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在横滨搞基建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在线阅读第三章

作者:樱花饼 来源:晋江文学城

也是虞褰棠不知道的缘故,这样的朝中大事,诚国公夫妻是从来不曾和女儿说起的。

再者当年太子遇刺,太子的叔父皇帝,也有心要遮饰,朝中知道的人除了位高权重的几位,便再没人知晓了。

所以贱女的记忆中并无渣男遇刺事件,也就在情理当中了。

可惜虞褰棠并不知道,还在百般猜测缘故,一时觉得是自己这个外来因素的出现,改变了历史;一时又觉得那渣男是不是也跟着重生了?!

自己把自己给唬得不轻,心里更是一团乱麻。

然,不待虞褰棠理出个头绪来,就又听见说虞召南不但把容王府良医所的太医请了来,连容王府的王妃也来了。

容王府的王妃不是别人,正是诚国公夫人的同胞姊妹——贱女和虞召南的亲姨母。

也是因为容王妃身子羸弱,这些年千方百计地求子,却还是不见一儿半女的,因此对诚国公夫人所出的四个孩子,都疼宠有嘉,其中以贱女最甚。

是故,听虞召南说虞褰棠重病,容王妃便也跟了来,非要亲眼看视过了,才能安心。

容王妃虽是诚国公府的常造之客,但诚国公夫妻从不曾有过半分的轻慢。

所以在容王妃仪驾临门之时,诚国公府早大开了中门,诚国公率府中的兄弟子侄,在中门外跪迎。

容王妃的版舆在诚国公府中门外略停,但容王妃并未下轿,只传话让诚国公兄弟子侄几个平身,便又起轿进了中门。

中门内,诚国公夫人领着妯娌几个,接迎深福道吉祥。

容王妃这才从舆中走出。

出舆,容王妃扶起诚国公夫人,才又叫起妹妹的几位妯娌。

完了,容王妃也不去正院吃茶,轻车熟路奔着菀樟园就去。

一路上,容王妃就问:“前些时日,裳儿到王府去请安,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不好了?”

说起女儿,诚国公夫人不由得又红了眼,说道:“不说前些时日,就是今早都还是好好的,用过了朝食回去,就突然不好了。”

容王妃一听,面上就是一凛,还扫看了眼跟在身后伺候的公府几个妯娌,说道:“用过了朝食就发病,别是吃食上被人算计了吧。”

容王妃虽没明白说出来,但她的意思,几个妯娌倒是都听明白了。

妯娌中有人气不过,就要分辩,却被孀居的长嫂示意,住了口。

那位寡嫂还看了诚国公夫人一眼。

诚国公夫人也示意几位妯娌稍安勿躁,这才对容王妃说道:“今日的吃食正是妾备下的,绝不会有那样的事。且吃食不单囡囡用了,国公爷和妾也用了,再没只是裳儿着了道,国公爷和妾却都无碍的。”

容王妃一听也觉是道理,这才没再追究。

菀樟园上房里,虞褰棠任未睁眼,脸色虽比先时好多了,但还是能见脸色欠佳。

容王妃一见便心疼坏了,一叠连声地让传太医给虞褰棠诊视。

太医领命给虞褰棠请脉,可也是凭他如何切脉,都不见有何不妥。

只是王府的太医是略比惠民药局的医官知道说话的,只见他对帘幔内的容王妃和诚国公夫人等,躬身揖道:“回禀王妃,以小姐的脉息所断,不过是略有风邪所至的首风罢了。”

容王妃问道:“你只说可怕不可怕?”

太医又回道:“依下官所见,还无妨,连药都不必吃的。”

容王妃又问道:“那该如何医治?”

太医又回道:“只需按方捡些散风止寒的药熬了,每日栉沐后浸泡即可。”

容王妃点点头,说道:“既如此,你去开方吧。”

这些话,虞褰棠也都听见了,但没去应对,只因她还没理清心里的乱麻。

得知虞褰棠并无大碍,容王妃安抚了妹妹诚国公夫人一回,便也回王府去了。

碍于容王妃的脸面,诚国公夫人不好说,只得回头又与诚国公说道:“国公爷是没亲眼所见囡囡病发,我总觉得囡囡这病,并没太医说的那般容易。”

诚国公忖度了须臾,说道:“如今也别无他法,便暂且用一用太医的方子吧。”

罢,诚国公又说道:“前番鼐儿和鼎儿书信中提及,在南边游历时,阴差阳错识得神医华杏林。若囡囡有何不妥,到时还可请神医相救。”

诚国公所说的鼐儿和鼎儿,正是贱女的双胞胎哥哥——虞召鼐和虞召鼎,家中大排行称三郎和四郎。

双胞胎无心仕途,奉行“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因此前年起,一年中多半年都在外游历见识。

诚国公夫人听了掂量片刻,说道:“既如此,也还要书信鼐儿和鼎儿知道,不然华神医行踪不定的,临到头不知道哪里去请他。”

诚国公道:“我也有此意,方才也已写好了书信。”

诚国公夫人一听,这才稍稍安了心。

完了,夫妻二人又往菀樟园去看虞褰棠。

彼时虞褰棠已睡去了,并无可说的余地,倒是诚国公那位孀居的长嫂——虞关氏,有些故事可提。

虞关氏随诚国公夫人恭送了容王妃,便回了她与女儿的小院。

虞关氏的丈夫和诚国公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只是命不好,英年早逝,只给虞关氏留下一个女儿,叫虞褰樱。

这两日虞褰樱的身上也不好,这才没去看望虞褰棠。

所以虞关氏一回来,她便问道:“二妹妹如何了?可要紧?”

虞关氏伸手试了试女儿的额头,才说道:“依太医说,倒不是什么大症候。”

虞褰樱便说道:“既这么着,一会子我也看看二妹妹去吧。”

虞关氏则劝道:“你自己也是三灾八难的,没得去了让二丫头还要挂心你。”

虞褰樱微微苦笑道:“母亲说的极是。”

见女儿话至此不再多言,便当她是乏了,虞关氏便要打发她去歇息。

没想却听虞褰樱又说道:“太子纳妃聘选就在眼前了吧,若二妹妹不能大痊,岂不是耽误了?”

自打丈夫去了,虞关氏对于这些事便再不上心,一时也没听出女儿话中的异样来。

所以虞关氏也只是说道:“那也自有你叔父他们应对,与咱们娘俩不相干。也这半日了,吃了二和药,你也该歇午了。”

虞褰樱答应着回了西厢房。

看着狭小的西厢房,虞褰樱在书案前坐下,取过前番她所画的窗前景。

图中除了一棵光秃秃的雪中老梅,便别无他物了。

虞褰樱父亲去时,虞褰樱是早已经记事了的。

那时候,虞褰樱父亲还是世子,她母亲是宗妇,独掌府中中馈。

可知她也是被千娇百宠着过来的。

虞褰樱还记得,曾经她的窗前也是鸟雀啼鸣,百花争鲜,仕女扑蝶之景。

可父亲的突然病逝,这些都不复存在了,只剩下这棵老梅。

母亲心灰意冷,不理庶务,她也只能收拾起所有的骄傲,陪着母亲偏居一隅。

虞褰樱正想得出神,贴身伺候的丫鬟来回说,虞关氏在上房歪着歇息了。

得了准信,虞褰樱让丫鬟取来她才窨藏好的兰花茶,随她去菀樟园。

彼时,虞褰棠倒是睡醒了,诚国公夫人正喂她吃草丛上汤伊面。

虞褰棠虽觉得饿了,但还是故作迟钝。

吃一口伊面,虞褰棠品了半日,才说道:“原来是我爱吃的草丛上汤伊面。”

闻言,诚国公夫人就觉鼻内发酸,还要哄虞褰棠说道:“没错,囡囡多吃点。”

正吃着,虞褰樱来了。

诚国公夫人赶紧拿袖子压了压眼角,才让人请虞褰樱进来,还对虞褰棠说道:“大姑娘身上才见了好便来瞧你了,可见她的心。”

虞褰棠抬头想了半日,问道:“大姑娘是谁?”

诚国公夫人说道:“你怎么连她都记不得了?她就是你大伯母的姑娘。”

虞褰棠还是一副没想起来的样子。

直到虞褰樱进来见礼,虞褰棠才恍然想起,说道:“原来是长姐。”

这一下的恍然,虞褰棠可是真心实意。

只因虞褰棠从贱女的记忆知道,虞褰樱的将来,可不得了了。

虞褰樱的生母正是虞关氏,当年虞关氏的才干就是太后亦多是称许,只可惜她也不是个长寿的。

常言“情深不寿”,说的就是虞关氏这样的人。

虞褰棠心内算算日子,虞关氏应该是明年冬便撒手人寰了的,如今也应该有了些许征兆才对。

在虞关氏也没了后,虞褰樱这样失了怙恃的女孩儿,凭你有多得势的叔父,不说皇室宗亲,就是与诚国公府门第相当的人家,也是看不上的。

但这姐们儿是不甘下嫁,矮了家里姊妹一等的,她受得住委屈,沉得住气,眼光独到又魄力十足,末了还真让她飞上了枝头成了凤凰。

这里头的关节,还要从渣男的父亲——当今皇帝的兄长说起。

在当今皇帝迫于局势,把那位被蛮夷俘虏扣押,又名义上被尊为太上皇的兄长接回来时,虞褰樱毅然进宫为小小良人,伺候这位被幽禁在西宁苑的太上皇。

虽说是太上皇,可被幽禁之人是与监下囚无异,其中的艰难是能想象的。

虞褰樱却还能任劳任怨,整整伺候太上皇十年,并育得三子。

其中最要紧的是,与太上皇结下了患难之时的情义。

十年后,渣男和太上皇里应外合,趁当今皇帝病弱,发动政变夺回了帝位。

太上皇得回帝位的头一件事,就是册封虞褰樱为皇贵妃。

之后,太上皇身边再无宠妃。

而虞褰樱把三个儿子也教得很好,几年后还险些把渣男从太子之位拉下马来。

虽然虞褰樱的结局也不太好,诚国公府的衰败也和她不无关系,但并不妨碍虞褰棠对这位姐们儿的欣赏。

所以见到虞褰樱过来亲近她,虞褰棠的笑也真心了几分。

虞褰樱笑说道:“二妹妹这是才认出来我了,不然怎么说出方才那样的话来了?”

诚国公夫人拿帕子给虞褰棠揩拭了嘴,又哄劝了虞褰棠两句,让她多用些面食,才拉着虞褰樱到一旁说话。

诚国公夫人轻声对虞褰樱说道:“你妹妹如今是病糊涂了,见谁都半天才认出来。”

虞褰樱诧异道:“可太医不是说妹妹并无大碍了的,怎的还会这样?”

诚国公夫人摇头道:“囡囡这症候怕是十分偏僻的,寻常医者都不知道,这才说什么的都有。”

虞褰樱十分合时宜地安抚诚国公夫人说道:“别的医者的确如此,宫里的御医却未必。叔父和婶母何不进宫求恩典?”

诚国公夫人知道不好说皇太子遇刺之事,便虚应了一句“你叔父也是这主意。”就又说起虞褰樱明年的及笄礼来。

待到虞褰棠用过吃食,诚国公夫人便留下小姊妹两说话,她处置庶务去了。

虞褰樱这才拿出兰花茶来给虞褰棠说道:“这是你去岁吃了说好的,所以今年我又熏制了一罐。除了我娘处,余下的就都给你送来了。”

虞褰棠答谢,又让丫鬟捡几盒新的胭脂铅粉等当回礼,“都是内造的,比外头买的强些,长姐且拿回去用。”

虞褰樱见了自然是喜欢的,但嘴上却说道:“内造的自然是比外头的好,只是你还该留着自己用,也好参加太子纳妃的聘选。”

虞褰棠说道:“就算如此,我也用不了那么些。”

虞褰樱敛了敛眸中的光芒,又说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只是妹妹这样待我好,我有一句话不说,也实在是良心难安了。”

虞褰棠问道:“什么话?长姐只管说。”

虞褰樱却四顾了下屋里伺候的人。

虞褰棠也想知道虞褰樱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便把屋里侍立的人都打发了出去,又说道:“到底是什么话,长姐安心说了吧。”

延伸阅读

最强懒人重逢  http://www.friv30.cn/nduy.shtml
新年伊始。萧望杉清点好年货后,关掉了家里的暖气,取下衣架上的围巾和大衣,草草地套上。

灿烂的七十年代之诡异山洞  http://www.friv30.cn/aonq.shtml
叶星内心暗叹,那些性情大变的人也未曾觉得自己变了!不过洛兄情况稍好,只是言行歪了一点

当年就不该风流之温暖的你  http://www.friv30.cn/pk7g.shtml
捡回去的小狼崽后面几天心情持续低迷。为了让它恢复精神,陈落珩用一个空瓶子陪它玩。小狼

DOTA2之电竞之王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friv30.cn/pj5c.shtml
“啧啧,早听说霸无情重如熊,听说他那第十七房小妾就是被他活生生压死的……”“哎哟,那

医女有毒:世子病娇宠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friv30.cn/uimf.shtml
在群山环绕的一片山花烂漫的草地上,百兽族的妍妃开心的在花丛中舞动着,享受着这漫天的野

逆羽化荒之我走错片场了?  http://www.friv30.cn/ujja.shtml
楚昊苦着脸,语气幽幽道:“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了才后

嘘,别说话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friv30.cn/yu00.shtml
“你丫的去死吧,敢伤本大人的脸!”从另一个世界突然而来的君越睁开眼眸,看到的便是让她

捉妖张鸣风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friv30.cn/ynbr.shtml
慕容薇冷冷看了老嬷嬷一眼,坐直了身子,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衣裳,顺了顺垂落的发丝,这才懒

柯南之明星检察长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friv30.cn/nxwn.shtml
胤祥等着沐星辰的下文,却发现沐星辰半天没有说话,“刚才宫主说是还人情,只是这人情太大

武路仙道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friv30.cn/ad8q.shtml
“傻孩子,又说这些做什么呢。”苏歌怡说着,从自己身上摸出一块手帕,给郑梦菱擦了一下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HP』塞德里克不可能这么萌在线阅读第四章

    等赵晨醒来的的时候,他已经离开帝都星一天了,而原身等赵晨醒来后,便下定决心想要将生米煮成熟饭,所以他注射了使发情期提前到来的药剂,致使他的发情期提前到来。只是原身怎么也没有想到,赵晨醒来后突然性情大变,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温和,看自己就像看着不共戴天的仇人,更可怕的是,赵晨居然一点也没有受到信息素的影响

  • 从今天开始养众神在线阅读第四节

    宁州易注册有限公司是宁州市一家大规模的公司注册代理机构,经营的业务包括代理注册公司、代理记账、企业营销策划、发布广告、网页设计制作等,拥有专业的注册团队和大量的人脉,能够帮助顾客在最短的时间内注册到公司。而林豪来到这里就是要他们代理注册一家公司,毕竟要成为世界首富,把系统的黑科技变现出来,就必须要创

  • 扒一扒那个修仙界的奇葩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十章他实在没想到,周霖的母亲竟然会是士族血脉,但这也让他感觉很麻烦,因为这个漩涡,实在是太大了。“小天,如果可以,我想听你说的详细一点,毕竟,这是关于我一家的命运。”周霖父亲愁眉苦展的开口说道。“是啊小天,我看你好像对这件事情懂的很多,你就跟阿姨好好说说,我家小梁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这样。”天绝听到

  • 影视小说同人文推荐第八章在线阅读

    晚上苏墨清打电话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唐明宛正洗漱完躺在床上接受完江晓芙蓉的关爱和怜悯,关爱和怜悯是美好的修饰说法,其实就是絮絮叨叨的不停忧虑。唐明宛叹口气,江晓芙这个朋友,在任何事情上,是真心对自己好,但她小心脏比较脆弱,神经呢比自己还大条,没心没肺,一根直肠子,时常好心办坏事,每当唐明宛遇到

  • 【洪荒神话】寻道之通天第一章在线阅读

    在一处虚空之上,九道身影屹立,如果有修仙之人所在,定会一眼认出这九人的不凡。因为他们九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便是他们的修为,已经站在了这片大陆的巅峰。九道身影!一人在左,八人在右。“哈哈哈,君临圣主,你还是降了吧,凭你自己一个圣境之人,如何抵抗我八大魔帝?”此时称为八大魔帝的阵营中,走出来了一名魔

  • [综]拒绝付丧神从我做起偶遇女子

    “也是啊!还是叫你朱老弟得了”方刚正气说道。“好也好这样吧这个都是小事,不过,你办的那事如何?”走进雅间小声说,怕孩子听见。“十五年不见,你还是那么年轻啊!你瞧瞧我,长胡子喽?”方刚随意说着,“啊!儿子也该十五岁了吧?”看到华荣年纪轻轻,想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感觉这孩子有种别有东西所在,却有发现不了

  • 那年的CP在线阅读第二节

    测仙资是个大事情。由皇帝起头,焚香沐浴更衣,早早的等在城中心的高楼上。高楼名为迎仙楼,面海而建,十分精致,楼前有一个十分广阔的场地,可容数万人。每十年一次的测仙资大阵都在这座楼里启动。同时,这座楼是供仙人休息的地方,听说启动大阵后将在此停留十天。天辰国皇城天辰历两百三十年四月九日清晨人头攒动,摩肩接

  • [综漫]干物女珈百璃恶战

    修罗带着燚炎在圣武城的街道随意逛了逛,边走边给他介绍沿途看到的东西。一路上,燚炎看到了人高马大的巨人,肤色火红的赤灵,凶神恶煞的猎夷,青面短喙、背生双翅的翼魔人,威风凛凛的月狼骑兵,还有翱翔在空中的火凤骑士。“老大,这白色的大狼是什么?”“月狼。”“那红皮肤怪物是什么?”燚炎刚说完,瞬间就感觉到了几

  • 洪荒:开局投影圣人天赋在线阅读初次战斗(下)

    叮叮当当的声音夹杂着屏障破碎的声音,在擂台上响起。“苍老头,那便是你选的人?嘿嘿,看样子要不行了哦!”一个苍老猥琐的声音在苍云耳旁响起。“哼!范通老鬼,你没事到这里来干什么,这次选拔貌似没你什么事吧!”苍云冷哼了一声,皱着眉看着自己旁边刚来的一位老道。“没什么,这不是听说你选中了一个‘天才’这才过来

  • 她来找我算账了初次见面

    “妈咪!你刚才说什么!嫁人?”一栋装修精美的别墅内,传来了一个女子的惊呼声。“什么什么,你又不是没听见,我说的很清楚。”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一个中年女子头也不回的说道。“我不要!开什么玩笑啦!我我我!我一个芳华正冒的女子,这么早就要嫁人?我不要!”坐在另一个沙发上的长相甜美的长卷发年轻女子瞪圆了眼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