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凤凰重生之心机boy舒兆轩

作者:鬼屋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云亭别墅封闭式小区里只有两座高层公寓,剩下的都是联排别墅或者独栋别墅。

走在梧桐树下,穿过漂亮的小区,舒元远远就听到幼儿园里来自孩子们的欢声笑语。

幼儿园坐底面积不小,单教学楼就有2栋,更多的是四周的几块儿主题游乐场、活动区和操场。

门口的门卫已经认识了漂亮的年轻妈妈舒元,他看见她过来,便先开了门,笑呵呵的问:“今天怎么来接的这么早?”

“小家伙闯祸了。”舒元说罢,瘪了瘪嘴,逗的门卫大爷哈哈笑。

穿过操场,左边正有一个班级在作协作**。

待走进教学楼,听到的更多是孩子们咿咿呀呀念字学知识的声音。

老师办公室里则是完全的安静,舒元站在门口,敲了敲门。

坐在办公室里的教师从书案上抬头,见是舒元,忙微笑着站起身,招手道:“兆轩妈妈快进来吧。”

舒元走进办公室,就看到两个小朋友在办公室靠墙位置。

陌生的小男孩儿坐在小板凳上,捂着头上已经贴好ok绷的伤,低着头委屈的踢着腿。

长的高一些的小兆轩则站在板凳边上,靠着墙,背脊挺的笔直,甚至抿着唇沉着脸,高昂着头,以强调自己没有错。

她先是有些生气,可瞧着儿子小小一只,却又倔倔的模样,又忍不住心疼。

转念想到上一世儿子长歪,她强忍了心软想过去抱抱儿子的冲动,同样抿着唇转开眼神,硬不去看他。

小兆轩见到妈妈,本来要撒娇哭委屈的表情,在妈妈转头不看他后,慢慢消失。

他咬住下唇,眼眶开始发红,又微微仰头瞪大眼睛,强忍着。

“兆轩妈妈坐,强强妈妈还没来,我先跟你说吧。”刘老师给舒元拉了张椅子。

舒元点了点头,“老师您说。”

“事情是这样的,小兆轩的爸爸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刘老师有些疑惑的看着舒元,语气有些迟疑。

“我是单亲妈妈。”舒元只说了这句,更多的她不想透漏。

刘老师点了点头,也知趣的没有再问。

她看着眼前这位过于年轻的妈妈,她觉得,这位年轻妈妈甚至可能还没到法定能结婚的年龄。

她组织了下语言,才有些语重心长道:

“小兆轩从入学开始,就不允许别人在他面前,提到‘爸爸’‘爹地’这个词汇。谁要是敢提,他就凶谁。这个……搞的我们小2班的孩子们,都跟单亲只有妈妈一样,嘴里从来不提爸爸。”

“……”舒元嘴角抖了抖,尴尬的伸手指揉了揉眉角。

这孩子……亏他这么有想象力,干的出这样的事儿……

这也太熊了。

“你看,今天强强不知道说了什么,被小兆轩打破了头。”刘老师有些无奈:

“这都快一个小时了,我问为什么,小兆轩也不开口。强强就单方面说小兆轩打他。你看,你要不要问问?”

“谢谢刘老师,真抱歉给您添麻烦了。”舒元不好意思的朝着刘老师行礼。

刘老师忙伸手扶住舒元,有些不忍心的道:“没事没事,小男孩儿打架也挺常见的,我就是怕小兆轩心事重,孩子还是要无忧无虑的比较好,我这边多照顾照顾他,您这边也多跟他谈谈心。”

“好的,我会跟他好好谈谈。”舒元叹口气道。

“您可别打他,单亲小朋友一般都比较敏感。”刘老师见舒元一副不高兴模样,有些小心翼翼的道。

舒元被刘老师的样子暖到,噗嗤笑道:“不会不会,老师您放心吧。”

刘老师这才点了点头,朝兆轩招手道:“兆轩,过来到老师这边来。”

小兆轩这才抿着唇,垂着眼睛背着手,迈着小短腿,慢慢腾腾的走了过来。

舒元跟刘老师点了点头,在刘老师的指引下,带着兆轩走到隔壁教室。

现在,房间里只剩下他们母子两个人了。

舒元关上教室门,再走回站在椅子边的兆轩身边,她看了看椅子,想了想,没有坐下,而是蹲在儿子面前,与儿子平视。

“告诉妈妈,你为什么跟强强打架呀?”舒元柔声问道。

“不西我跟他打架,西我打他。”小兆轩抬起头,认真纠正妈妈。

言外之意:对方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好嘛!

“……”舒元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

他们男人都是什么脑回路,这是重点吗?

“那你为什么要打强强呀?”舒元顺着儿子的意思问道。

“他说我是石头里蹦出来的,说我是没有爸爸要的孩子。”小男孩儿一张圆嘟嘟的可爱脸,愣是在他愤怒的表情里,逼出几分凶巴巴来。

小宝宝线条清晰的剑眉,难得显得有些锋利。

舒元对上儿子的表情,愣了下,她揉揉宝宝的头,轻轻抱住他,柔软的手在儿子软乎乎的背上拍抚。

她几次张口,却又犹豫不决该说什么。

心里有些委屈,更多的是觉得对不起儿子。

这三年她太多精力在学习照顾好他和两个人的家庭,剩下的时间和心力又都用在了追逐画漫画的梦想,和赚钱上。

的确没有专心去给他找爸爸。

正捉摸着回头要好好规划下,如何开始寻找小兆轩爸爸的事,腋下突然传来温暖的力量。

是儿子笨拙的伸手在回抱她。

心一下暖的要化掉,她抿着唇,让自己尽量笑的软和一些,才松开宝宝。

小家伙太敏感,对她的情绪感受力太强,她不能在他面前软弱,更不能让他觉得是爸爸不要他。

“小哥哥,你还记得妈妈给你讲的西游记的故事吗?”舒元看着儿子的眼睛,嘴角带笑。

兆轩点了点头。

“你不是最喜欢孙悟空了吗?他不就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吗?这么酷的人,都是石头里蹦出来的,这有什么不好,哪里值得你生气啦?”舒元一本正经的道。

“……”兆轩眨巴着眼睛,似乎在疑惑:道理真是这样的吗?

舒元见儿子傻乎乎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而且,你才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你是妈妈好努力才生出来的。”她起身坐在椅子上,又拉着他坐在自己对面。

“可是别人都有爸爸。”兆轩有些委屈。

“别人还没有舅舅呢,你不是就有舅舅嘛。”舒元笑道:“我们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小超人,干嘛要跟别人比较哇?”

“……”兆轩又眨巴起眼睛来,对舒元的话表示疑惑。

“兆轩是有爸爸的,有一个世界上最好的爸爸。不过,爸爸在你出生前就迷路啦,妈妈还没找到他。小兆轩不要欺负小朋友,也不要打小朋友,耐心的等妈妈慢慢寻找爸爸,好不好?”

舒元拉着儿子的小手,压软了声音,也学着儿子的腔调,奶声奶气的道。

“爸爸怎么辣么笨?我都不迷路啦,我才3岁。”兆轩认真的伸出三根手指。

“不许说爸爸笨,他肯定有他的理由啦,等找到他的时候,我们再问问他吧。”舒元朝着儿子用力点头。

“好吧。”兆轩勉强答应。

舒元见儿子在自己面前乖的像个小天使,忍不住心道:

舒兆轩你真是个心机boy!在老娘面前就装的又讲道理又听话,在小朋友们面前就又凶又熊。

而且,舒兆轩你们男人真是太笨啦!

你说你,不许别人提‘爸爸’两个字,最后搞的同学们都知道你这个弱点啦。

怎么都不知道掩饰一下哒?

舒元一边抚顺儿子的头发,一边腹诽自家宝贝。

这时,隔壁教师办公室传来交谈声,她才突然想起,隔壁还有个被揍的可怜孩子……

自己还没跟儿子好好说一下‘打人’这件事呢。

“兆轩,妈妈是不是跟你说过,打人,欺负人都是不对的?”舒元再次恢复一本正经的模样。

儿子摇了摇头,“妈妈没说过。”

“怎么可能?妈妈肯定说过。”舒元瞪眼睛。

“妈妈只说不许欺胡舅舅,不许打舅舅。”兆轩认真道。

“……”舒元额头三条黑线。

怪儿子太小,还不懂举一反三。

“那现在妈妈要告诉你,不可以打人,不可以欺负小朋友。”舒元盯着儿子道,“听到了吗?”

兆轩眨巴眼睛,慢条斯理道:“听到啦。”

“那记住了吗?以后怎么做?”

“记住呐,以后不打人,不欺胡人。”

“那现在该怎么办呢?”舒元指了指隔壁教室。

“……”兆轩噘嘴。

舒元挑眉歪头,等待儿子的答案。

“要说dei不起。”兆轩不情不愿的嘟嘴。

“孺子可教。”舒元捏了下儿子的脸蛋,亲了他一口。

“走,我们去跟强强道个歉。”舒元弯腰准备抱起儿子。

兆轩却摆了摆手,“篮子汉不能浪旅人抱。”

舒元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儿子说的是‘男子汉不能让女人抱’,她忍俊不禁,行吧。

于是,牵着儿子的手,走出了教室。

隔壁教师里一位年轻男人正抱着强强坐在刘老师身边,他低头跟强强说着什么,戴着眼镜,一副很斯文的样子。

“啊,兆轩妈妈你们聊完了?”刘老师看见舒元,笑着道。

那年轻爸爸也抬起头,原本有些不高兴的脸,在看见舒元后,慢慢变化,最后停留在欣赏和略微腼腆的表情上。

舒元见了强强爸爸的模样,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样子不是那种骄纵孩子,不讲道理的家长。

她跟刘老师和强强爸爸说了兆轩叙述的事情经过,强强爸爸又问过了儿子,确定事情属实后,两位家长于是拉着两个宝宝,你先道歉,我再道歉。

道歉完了,还要拉拉小手,抱一抱,奶声奶气的说几句‘以后我们是好朋友’‘以后我们再也不打架’‘明天我给你带我的饼干’这样的话。

两个小朋友刚开始还别别扭扭的,但互相道过歉拉过手后,居然就瞬间神奇的和好了。

甚至还站在一边,凑头聊起‘今天中午吃的xx好吃,x不好吃,你说的不对它明明很好吃,我才没有说错它就是不好吃’……

调节过男子汉之间的恶性斗殴事件,也到了幼儿园放学时间。

舒元跟刘老师和强强爸爸道过别,便牵着儿子的手往家里走。

她有些疲惫,又觉得有点好笑。

在儿子坚决拒绝的叨叨声中,她大笑着一把抱起小兆轩,一边跑,一边唱“飞呀飞呀我的骄傲放纵~”

小兆轩很快也忘记了什么‘男子汉不能让女人抱’这种男权言论,弯着眼睛跟着哈哈笑起来,快到家门口时,他甚至展开手臂,笑的眼睛直接成了两条月牙线。

进电梯的时候,她才放下儿子,看着小奶娃已经忘记了什么‘爸爸’不‘爸爸’的,开心的无忧无虑,她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

给小青蛙找爸爸这项事业,不容耽搁了。

回到家,哄了宝宝睡觉后,她打开电脑,在本子上简单写了下脚本,勾勒了会儿草稿,开始画今日份的条漫《小青蛙慢慢长大》。

今天的主题是:小青蛙有两副面孔。

在妈妈面前乖的吐奶,在小朋友面前凶的头破血流。

流畅而熟稔的线条勾勒下,温暖又可爱的人物跃然纸上。

她身后,小团子睡成了个大字型。

夜晚有些宁静。

……

……

一公里外的医学院宿舍里,某人狡猾的从舒逸口中套出了舒元的住址。

他洗过澡,经过旅途奔波尽管很累,却还是歪在床上,捧着手机忙碌着。

一皮箱奶粉,正静静的躺在他书桌边。

他手里的四方屏幕上,显示的一会儿是‘链家’app页面,一会儿是‘58同城’页面,一会儿是‘闲鱼’的买房页面。

搜索栏倒是很统一:买房,云亭别墅……

延伸阅读

阴阳师爷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chaborenlei.cn/sciy.shtml
【第一章源初】#1990年冬。美利坚,哥谭市。无尽的沉默的污脏雪片纷纷扬扬被风裹挟而

网游之巅峰辉煌在线阅读荒古封印  http://www.chaborenlei.cn/x0ld.shtml
一百年前,原本,和谐发展的诸多帝国,发生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天地大异变,一处无从考证的荒

异界超神初遇  http://www.chaborenlei.cn/uwxm.shtml
寒假来临,放假回家的大学生们都推着行李箱挤在高铁站等待检票,蓝色的大屏幕时不时跳转一

时崎狂三的综漫之旅追到了大学  http://www.chaborenlei.cn/sgk5.shtml
然后,她接连打了两个喷嚏,准是有人在骂她。武吴坞:“一想二骂三感冒,快说,谁在骂你?

王妃是个交换生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chaborenlei.cn/wm6.shtml
“我只是隐约的感觉到这件事情并不简单。”青龙听后不禁皱起眉头“道祖,你说吧,怎么办,

绘色[探案]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chaborenlei.cn/a86d.shtml
风一山看到立在黑尊使者身旁的雅芙踮起脚来在她爹耳边轻轻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黑尊使者点

论武尊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chaborenlei.cn/u16q.shtml
大衍历二十五年,这是花想容重新开张的第九年,如今的花想容已是隐隐有了大衍第一楼的名号

万相浮生天才宝贝  http://www.chaborenlei.cn/b9c9.shtml
没有料到他竟然会说这种话,卓御凡整个人就呆愣在了那里,甚至忘了他做到一半的‘正事’。

破军令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chaborenlei.cn/nmdv.shtml
“小子,把这枚接骨丹吃了,刚才表现不错,那头妖兽奖励给你了。”“谢谢木前辈!”“师傅

穿越之老婆孩子热炕头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chaborenlei.cn/6w1r.shtml
鸡毛山的小山贼送桃花从另一处下山,此时她心情极为复杂,想到在那边等她的萧琰,及不愿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世高手的农家子生活在线阅读第8章

    听到步羽的话,江霞满头黑线,如果不是江天已经睁开了眼睛她绝对会狠狠的骂步羽的。爷爷,您终于醒了,您感觉自己怎么样了。江霞也不顾江天刚才吐的脏物,直接跪在了江天面前,明亮的眼睛已经湿润。江天的眼神还是有些迷离的,缓了好一会才清醒过来笑道:“我的乖乖孙女你怎么哭了”他本想抬手擦掉江霞眼边的泪,但是却发现

  • 乱世三国online之省亲(9)

    长流死过一次,对自己的脑袋较之前世更为感情深厚,招财这个炸药包是太后送来的,不好随便退货,因此她下定决心一定要见顾涛一面。顾涛每日必然要进宫应卯,但内廷和外廷虽只一墙之隔,于后宫女子来说无异于天堑难度。长流寻思了半天,要去找顾涛问个明白只有一个法子——蹭省亲。按祖制,妃位以上的嫔妃每年可回家省亲一次

  • 未来快递船在线阅读第3章

    闻人归海漠然而立,双手自然下垂,白色的衣衫在夕阳的照射下竟显得有些粉嫩可爱,好像少女的衣裙。这是一个巨大的战台,战台中央是一个巨大的用血书写的“壹”字,战台四周并没有护栏,边缘是碧绿色的,但战台却是显眼的血红色,只有一些残存的碧绿依稀可辨,想来是多年的使用让它占满了鲜血,在夕阳的照射下显得妖艳万分。

  • 十年情劫在线阅读第四节

    下午一场小小的风波,晚餐时客厅里却十分热闹。裴之远是个混天混地的小魔王,是父母的独子,裴家的长孙,一向受尽了宠爱,在餐桌上也闹腾:“妈妈,给我剥虾!”丁玫一向疼爱儿子:“好好好,剥剥剥。”裴林茂摸了摸儿子的脑袋,一向阴沉的脸上也浮现笑意:“看你馋的,一个人都吃光了,爷爷都没吃上。”裴天成笑着说:“小

  • 三国重生之俞涉治病

    舒令这话传出,众人都感觉有点难以置信。不是为了治病,那舒令这些强势的表现都是为了什么?面对众人的疑惑,舒令当然有自己的原因。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虽然表面上院长已经认错,但人一旦进入手术室,那生命就在对方的掌控之中。要是真的出现意外的话,对凌青青的打击绝对不是一般大的!舒令不能允许有这种情况出现!

  • 嫁给当朝九千岁(重生)在线阅读婚旨

    虽然秦氏就这么急急忙忙地跑了,但好在她已经说了请郎中的话,所以苏悦儿虽然依旧被锁在了房中,但至少有人去给她请郎中了。残王?这是谁啊?怎么听起来秦氏在乎他比在乎皇上的还多?知道自己多少能得到救治,苏悦儿便下意识的去关心刚才听来的那个称谓。只是……可能原主太脱离这个府邸的中心圈,根本就很多事都不知道,所

  • 三国之天下霸业在线阅读第六章

    大雨如注。寂寞空庭,满园落花堆积。他还记得十年前的每个夏夜,他和定宽就喜欢躺在庭中青槐下的竹床里,眯着眼仰望夜空。彼时流萤点点,繁星闪烁,孤月悬空,草色无际。夜深人静之时,湖中轻涛起伏,远处猿声呜咽,山影憧憧,雾气流荡,奇峰与江流吞吐,水色与天光一线。他的祖父年轻时喜欢大兴草木,即使到了老年,一年之

  • [德云社秦霄贤]秦晋之好在线阅读第10章

    还是在张鹏那开会,沙泰萌这次不是第一个到的,昨天喝了整整一瓶,已经是她活这么大目前喝得最多的一次了。股东们这次还是比较准时的,可能是总公司运营了半年多了,大家期盼看到经营成果。企料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深啊,这也是沙泰萌后来才知道到的。王胜强还是一如既往干劲实足,说话铿锵有力,女强人的派头还是相当给

  • [老九门]雪从何来在线阅读第七章

    云瑶此前便认得陆璃,她是穆澈亲信,处理过不少那些陆璃想方设法递进王府的东西。毕竟伺候了穆澈十余载,看得出穆澈对陆璃的态度如何,那是无关痛痒,一丝一毫都不在意,甚至让她不必上报,遇到陆璃的事可自行处置。前几日听闻晋阳侯府被抄,心想这京中笑谈怕是彻底消停了。没了晋阳侯府做后盾,再沦为卑贱的奴仆,陆璃也就

  • 抱大腿的正确姿势第10章在线阅读

    自那日起,荷莞便不甚与王耀交谈了,几人除了礼节性的寒暄外,便再无话了。不知过了多少天,终于到了纽/约/港,及下船,几人便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华/盛/顿。“喂,王耀,你和她就住这吧!”阿尔弗雷德道,“之后你只需按时开会即可,其他的希望你不要插手。”“但听你安排。”王耀淡淡道。安顿下来后,两人无所事事。荷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