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Rw2Xf9

洪荒:鸿钧小徒在线阅读第2节

作者:邵华道人 来源:飞卢小说网

江炽跟程砚白,要说能挂上钩的词,勉勉强强可以为青梅竹马?

但江炽定是不承认的。

两人打架打的比较凶。

小的时候两家一起搬到了一个小巷子里,刚好还是隔壁邻居。

江炽岁数还小,性子却皮得很,知道隔壁搬来一家人之后便调皮好奇的想要去看看对面传闻长得好看的小哥哥是什么样子的,趁着某天月黑风高的时候……至于为什么月飞风高,他当时沉迷冷酷无情的杀手小说,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牛逼的大侠。

绕着绿色花藤的墙壁旁边,有个小梯子,他爬上去之后,直接进了别人家,但那家却没人,关着灯,好奇心驱使他就进去了,谁曾想,刚进去就看见捏着微弱的蜡烛程砚白站在那,脸色苍白,眸子漆黑的盯着他。

他瞬间,吓得整个人都僵住了。

打着嗝儿没敢哭出声。

这个场景至今他都忘不了,之后越看隔壁的男孩越不顺眼,两人除了因为一点点小事就会扭打在一块的“亲密”关系,再无交集。

这种诡异的死对头关联,一直持续到了程砚白高一转到国外,才被封存了起来。

人这时候回来?

江炽点了点头,应该就跟群里这几个正在聊着的一样,因为学籍。

学籍的事情太难搞了,他学习好,高考后再出国也不是不可能,凭借他的势力,国外大把的高校愿意预定争抢他。

虽然江炽不想承认这人很优秀,但也是事实。

程砚白,从小就比他分数高,高一分,高两分,每次都压在他上面,久而久之他就成了万年老二。

视线落在班里的匿名群里

史珍香:“话说明天月考哎!你们猜测江哥跟程哥谁更厉害?”

头掉了:“我觉得不一定,不过程哥也太帅了吧!流口水,我今天去查看了,特别是鼻尖一个红痣,简直!惊为天人好吗?”

我不行:“口说无凭,上照片!”

达摩:“楼下附议!”

湘湘真人:“/图片”

我不行:“对不起我觉得我行了。”

想日日:“dbq江哥,我暂时出轨几天。”

熊甜甜:“嗤你们这些墙头草!我坚持江哥不动摇!”

江炽不屑冷嘲了一声,程砚白帅?哪帅了?

这些人把程砚白跟他比什么?看着最近添加的企鹅号,江炽毫不犹豫的点了拒绝。

看爹理他吗?

荀栋一来便迅速走向江炽面前:“江哥,江哥你作业写没?”

江炽咬着一个包子,跨过程砚白的凳子坐在里面,白衬衫挨着冰凉的墙壁,把书包仍在桌洞里才把手里的包子给捏在手里,微微挑眉看着粉毛的男孩

“什么作业?今天不是考试吗?还写作业?”

虽然江炽整天睡觉上课没怎么听过,但一般作业还是自己写的。

每次布置作业都是新内容,班里人听课都写不懂,这人眉头都不皱一下刷刷的写完了。

之后便是造福全人类,一份作业全班抄。

荀栋指了指前面讲台已经放了一沓的作业本了。

“就是抄单词,昨天学的那个,英语老师让在群里通知了,不应该啊,班长不是说跟你说了吗……”

昨晚班主任在群里艾特了全体,就江炽没达到。

估计就是江炽把班群屏蔽了没看,荀栋正想私信他,就看见程砚白在群里说跟他说过了。

江炽微微眯起眼睛:“班长?我们班……有班长了?”

之前也就只有一个学委在,因为班里的自觉性向来好,所以班长形同虚设,也就没有设立的必要。

荀栋点了点头:“哦,对就是……程……”

话还没说完,程砚白从旁边走了过来。

今天倒是穿着一身白白净净的校服,白色的拉链紧紧的拉在最上面,凌乱的发丝下眼神漆黑,语气淡淡带着骨子慵懒:“借过。”

荀栋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他能感觉,靠近这位学神的一瞬间,他心脏都要窒停一秒了。

“程,班长早上好。”

程砚白坐在之后仰靠在后面桌子上,微微抬眸,语气还是淡淡的:“早上好,荀栋?”

他不太能记得名字,但这一头粉毛,太过扎眼,老邱也没说教?

当然,记住人名字的主要原因还是跟江炽关系好。

江炽看了旁边从书包里掏出自己英语单词作业本的少年,气的咬牙。

草。

所以昨晚是说作业的?

你妈的。

江炽看着人悠悠然的去把作业给交了,似笑非笑的环着胸看着人。

“好同学啊同桌。”

程砚白继续收拾着自己的书,谦虚道:“谢谢夸奖。”

顿了一秒之后,艰难的开口:“你……也不错。”

江炽:“……”

他想打人。

咬着牙想着昨晚他妈妈叮嘱的话,江炽忍了。

清脆的铃声在安静的校园悠然响起,各个班级瞬间混乱起来,开始收拾自己课桌上的书本和杂物准备高三第一次重量级月考。

此次月考,不仅对这一个月学习的测验,更是对于高考做一次分数衡量。

使在校的所有同学对自己做一个基本的测量和认知,并在之后更加努力,勇猛冲向高考之门。

江炽的书不多,没几分钟就搬到了外面过道里,看着拥挤的人,他站在靠着蓝色油漆涂抹的栏杆旁。

他不太喜欢买一些杂七杂八的资料,最多也就看看学校发的课本,不过他家里有很大难度极高的竞赛试卷,他平常无聊的时候便会拿出来晒晒。

“哎班长,要我帮你搬嘛?我已经搬完了。”一个小Omega眼含笑意的看着程砚白。

程砚白偏头,修长白净的手指把白色衬衫的袖子往上折了折:“谢谢,不用。”

男孩失望的走开了,旁边女孩看笑话:“看吧,我就说,他会需要你帮忙搬?”

“哎哎,说真的,他声音好好听啊哇哇哇,完全满足我这么极度声控!”

因为程砚白刚来,很多新书还没有到手,满打满算也就一个纸箱的书,轻轻一提放在了外面地上,靠着旁边江炽的箱子。

因为下过雨,天气还没有完全放晴,外面的天气潮湿又阴暗。

江炽胳膊顶着冰凉的护栏,无聊的等着别的班全部收拾完毕之后去自己的考场。

视线往外看了看,远处有几只鸟,一会儿栖息在一棵树上,一会儿又换了一棵树。

“你涂香水了?”

心情稍微变好一点的江炽听到旁边的声音,瞬间降了下来。

“什么玩意?”

涂香水?你鼻子是瞎了吗?

“你身上有香水味儿。”程砚白似有所指。

江炽突然就想到了今早买包子时被蹭上的女人,微皱了皱眉。

他问这个干什么?

“关你什么事?”江炽冷嗤了一声,屁事真多。

旁边旁观的女孩对视的一眼,缓缓的转移了阵地。

这时候没看出硝烟气息,就真的是她俩没长眼了。

程砚白勾着自己的黑色随笔,考试专用款。

漫不经心的道:“熏到我了。”

说完,片叶不沾身的离开,走向了楼上考场。

江炽手里的书直接又狠又准的砸了过去。

荀栋迅速的跑过去接住抱在怀里:“江江哥……江哥我们去……考场吧,别气别气,还考试呢。”

江炽暗骂了一声,粗暴的抽走自己中性笔,往自己考场走去。

考场是按照成绩排的位置,江炽稳稳的第一名,就是第一考场一号位。

而程砚白因为上学期不在,没有分数和排名,就在最后一个教室,第十三考场五十四号位。

到了考场之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江炽盯着面前的试卷,恨不得直接塞进程砚白嘴里。

草,越想越气,江炽深呼了一口气,压着戾气写着试卷。

时间滴滴答答的过去,前面的指针转了一圈又一圈之后,停在了整点的位置。

才过了二十分钟?

江炽看着自己已经写满的卷子上,手指转着笔。

细细的听着旁边笔在粗糙的纸张上摩挲的声音,大概又过了五分钟左右,江炽坐不住了。

刚站起身,余光中看到一道颀长的身影,捏着卷子的手指一顿。

老师看到有人站起来,还以为又什么事情,轻声问道:“这位同学,有什么问题吗?不能站起身。”

“老师,写完了,交卷。”江炽懒懒道。

老师愣了一秒,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时间,骤然瞪大的眼睛。

接着不敢相信的走过去捏着人的试卷看,选择题跟他刚才做出来的一模一样!

后面大题他草草看了一眼,过程思路差不多都是正确的。

老师收了卷子之后,整个人都幻灭了……

江炽出去之后,在楼下转悠了一圈,教室现在不能进,在他们班考试的考生还没结束。

他转弯走向了教学楼后面一个看起来挺荒芜的地方,旁边有很多小水坑,江炽凭着大长腿慢慢悠悠的走过去。

旁边是一片杂草环绕着,江炽揣着兜,目光落在前面一个满是铁锈的破门上,还上了锁。

不过锁是坏的,高一的时候就被他打开了。

刚准备走过去,身后穿来一阵脚步声。

“呦呵,好久不见啊江哥?”几个人看起来凶神恶煞的样子。

江炽转身,目光落在三个男人身上,都是Alpha,攻击力似乎不太强。

“怎么,手痒了找爹挨打?”江炽咧唇笑,手指轻轻掰动,发出骨骼咔啪的声音,清脆响亮,落在对面男生耳里是满满的威胁。

为头的男孩看了他一眼,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就你牛逼?江炽,你敢惹了我们北校老大,就记得有人能天天搞死你!”

话音落,手指里敲打着一个棍棒,直接闷了过来。

江炽勾唇,手指瞬间便接住了凶狠猛烈而来的木棒,手腕往人的肩膀处狠狠一抵,膝盖撞向人的肚子处,钳着他肩膀的手指一用力,把他整个人翻了过去,在地面上扬起一片灰尘,连旁边水洼里的水都被弹了出来。

紧接着视线轻佻着看向后面怂的往后退的两个男孩。

“去告诉李亚言,你弄不死我,估计会先把自己玩死。”说完冷笑了一声,转身掰开了旁边破旧的锁,走了出去。

杀马特男孩站起身,揉着膝盖回头骂着两个人:“你们两个他妈是来看戏的?”

两个男孩互对视了一眼,低着头没敢说话。

拐角靠着墙壁的程砚白咬着泡泡糖,轻轻一吹气,粉色的泡泡在嘴里破了。

看了一眼手指里的崭新的烟,直接扔在了草丛里,伸了伸懒腰离开了。

看了一出戏,没白来。

第二天一早,各科的成绩便被一一公开。

班里几个人笑着谈论着昨天两位大佬的神迹,笑到肚子疼。

“卧槽卧槽!哈哈哈我他么笑死了,今天我们考场的老师你知道?外学校来的,然后看见江哥二十分钟做完了数学卷都懵逼了!哈哈哈哈我死了,我艹我突然感觉自己很牛逼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长脸了!没这么爽过,这个逼装的我给一千分,多九百不怕江哥骄傲!”

“我们明明不是一个考场,但是,程哥跟江哥是同一个大佬!”

“啥都不说了,这都是些什么魔鬼,都是Alpha!还学习这么厉害!”

“哎哎楼下光荣榜贴出来了!我去看看去!!”

楼下正对教学楼,有一个方形的玻璃框,里面贴着金色的磨砂纸被打印着黑色楷体的名字,后面跟着各科成绩,总分和班级。

江炽吃完早饭刚巧路过,揣着兜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目光落在最上面的一个名字上。

程砚白,高三一班,总分737。

江炽,高三一班,总分736.5。

江炽:“……?”

不都是0.5进1的吗???

这是故意的?程砚白是不是有后台?

旁边围观群众江炽面无表情的样子,小声嘀咕。

“这次梁子大了。”

“嗯?为什么?”

“之前老邱给江哥定的就是,只有靠全校第一,才能不听课睡觉,这0.5可不是普通的0.5,那可是我们江哥的睡眠时间!”

“……完了。”

江炽漫不经心的走进班,看着正坐在自己位置上的程砚白,声音淡淡的:“让让。”

程砚白似乎感觉到了少年不一样的情绪,歪着头扫了一眼,却被旁边一个女孩叫住了他。

程砚白顺着声音看了过去,是个Omega学委,好像叫唐甜甜?

唐甜甜吐了吐舌尖,耳尖发红:“程同学,可以加一个企鹅吗?我们班有群,把你拉进去。”

半吐出口拒绝话语的程砚白顿了一秒,从刚拿出来的本子上写了一串数字递给了唐甜甜。

“喏。”

唐甜甜接过,微微一笑:“谢谢!”

说完蹦跳着回到自己座位上。

“我的妈,他笑起来也太好看了吧,美哭了!”

“见者有份有福同享啊啊啊,企鹅号给我抄一下!”

“我一会儿拉他进群,你自己加呗。”

旁边女孩郁闷:“怎么可能同意嘛,把这纸条给我吧!呜呜呜这手写数字该死的**!”

延伸阅读

嘉格丽诗化妆品加盟  http://www.buguangsheng.com/8du.shtml
化妆品,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创业选择,它的市场需求大,行业发展前景好,盈利空间大,赚钱容

莎雅斯加盟  http://www.buguangsheng.com/p7w8.shtml
莎雅斯女鞋项目介绍:莎雅斯女鞋总部专注女鞋单鞋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

易迈加盟  http://www.buguangsheng.com/xgzz.shtml
易迈金属材料主营进口和国产船舶板、铝板,铝棒,很宽很厚铝板、很硬铝,高精密度铝材、特

尚来加盟  http://www.buguangsheng.com/dl88.shtml
尚来小饰品经销批发的琥珀、蜜蜡、老蜜蜡、血珀、金珀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

友好水晶工艺品加盟  http://www.buguangsheng.com/aahq.shtml
友好水晶工艺品是一家生产销售高、中档水晶工艺礼品的私营企业。公司座落在以“书画之乡、

马克张加盟  http://www.buguangsheng.com/ndoc.shtml
时装尚大师(张肇达)推出定制系列服装品牌。马克张女装是以中国服装设计师张肇达之英文名

婷美创意家居加盟  http://www.buguangsheng.com/n2s1.shtml
项目介绍“婷美·家”创意家居是婷美集团旗下创意家居品牌,在2010年经过对中国创意家

绿度产后修复加盟  http://www.buguangsheng.com/6o2j.shtml
绿度产后修复是隶属于江苏绿度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绿度致力于产后复元的

恒旭加盟  http://www.buguangsheng.com/d0vw.shtml
恒旭装饰装修,挑战无锡装饰装潢行业格创业内格,让装修行业不在肥利,欢迎同类装饰装潢公

格菲兰家纺加盟  http://www.buguangsheng.com/gx0z.shtml
品牌介绍:GEPHRAN(格·菲兰)品牌创立于2006年,是上海东隆纺织品有限公司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漫威之科技大师第7章在线阅读

    扬州·外江头飞花入幽梦,柳梢明月碎客心,独行闹市无人问,青灯剑影响素琴。初夏的一天,一辆马车,驶进百花巷,进入了国教学院。傍晚时分,伴着玫瑰红的暮色,那辆马车驶出国教学院,驶出百花巷,顺着京都城的街道,来到了天道院,进入了那座墨玉石门。落落掀起车窗一帘,望向道路两旁,看着那些建筑与亭台楼榭,眼睛睁的

  • 大明:少年天子在线阅读第九章

    杀掉了夜无归后,夜枫仿佛没有什么感觉一样,继续的向着他要修炼用的瀑布走去,同时冷冷的喝道:“我要修炼了,你们立刻给我离开这里!”夜紫脸色有些复杂的看着夜枫,良久才道:“夜无归这件事我们要禀报家族的,你…..”“那就快去啊!别在这里烦我!”夜枫不耐的打断道;“你”夜紫不禁有些气结,“好,我们走,你自己

  • [火影忍者][赤砂之蝎]他的傀儡在线阅读第七章

    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令行禁止,是现代化军队应有的素质。当接到传令兵所传递的战斗命令后,那不勒斯守备团的官兵,表现出来了军人应有的水平。在海军的守备团的编制内,1个炮兵班只负责1门火炮。但班组人数并不是固定不变的,视火炮口径的大小,安排相应的人手。至于操作102mm速射炮的人员则是由如下职位组成。

  • 五陵少年唯刘询猎人?猎物?

    黑夜渐渐落下,阿里特斯经过白日里的喧闹也陷入了沉寂,夜空人静的世界中只有窗外的雪花依旧落下,时间仿佛在此刻静止。然而就是在这样宁静又祥和的夜晚,无数的黑影出现在阿里特斯的各个街道与深巷并且同时行动。如果此时有人身处于阿里特斯的上空便能清楚的看见这些黑影似乎在朝着某一个方向前进。黑影穿梭在城市的缝隙中

  • 将相本起澜在线阅读第6章

    龙凤十年,四月十五日。胡寡妇的儿媳妇生了一个孙女,让胡寡妇这亲奶奶给取名为胡妮儿。张李氏和白大娘在胡家一人得了一个鸡蛋,算得谢礼。至于红封嘛,就是用红纸包好的,白大娘是多少?张李氏不知道。张李氏是让胡家给封了二十四文钱,这白大娘是知道的。不肖一个时辰,凤凰村里的村民们人人都知道了,张启的亲娘,张家嫂

  • 龙珠之我是一拳超人镜中镜,梦中梦(一)

    第十章:镜中镜,梦中梦(一)杯已停,歌声尽。四野寂然无声,黑夜漫漫。沈问不知道这是在哪儿。没有方向,没有目标,周围尽是冰川雪原。但是却一点儿也不冷。沈问回忆了一会儿,记得自己应该是在看老头的棋盘才对啊?那有为何会在此地?他不禁扯了扯自己的手背,发现真的疼。他又握拳锤向冰石,还是疼。那便不应该是在梦中

  • 顾总裁和他的小娇妻在线阅读第三章

    王伯手里提溜着行李悠悠的走进了苏宿家,反正他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唯一的女儿也早已进入了内门,一年才能回来一次,还不如听苏月的直接搬来苏宿家。这边好吃好喝的,还能帮忙照看着一下苏月。罗天端着茶水,拍了拍身旁的椅子,说道:“王伯,过来和我说说这个世界现在是什么模样的。”王伯点点头,也提着自己的小茶壶坐到了

  • 异界:我的房客是大佬第一章在线阅读

    “血,新族长继任的典礼马上要开始了,再不赶紧过去要来不及啦。”动听的声音传来,表情严肃的宇智波血久违的露出一丝温柔,转瞬即逝。“嗯,你先去,我马上就来。”宇智波血轻声答道。“不许不来,我在广场上等你。”女孩冲着宇智波血摆手,转身离开。“知道了,治里。”宇智波血嘴角微微上扬,看着女孩的背影入神。重生到

  • 观音佛愿第一章

    栗花落栀子,一个被人类养大的夜兔。三观正常,脑洞清奇。才十五岁就偷偷溜上天人的商运飞船跑到了宇宙,说是要打败小怪兽征服星辰大海成为海贼王。带着这样的梦想,栀子很幸运的……遇到了黑洞然后凉了。梦想还没开始就被黑洞给吞了,眼睛一闭一睁,发现自己眼前一片漆黑。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的栀子还没来得及悲春伤秋,然后

  • 末日:人间恶魔神魔意志

    日落西山,黑暗如潮水般涌来,笼罩着大地,当最后一缕光明被黑暗吞噬之时,世间陷入一片静寂,这种静寂让人发指。玉盘般的月亮从树梢上挂起,冷清的挂在高空,月光有些诡异,竟是蓝色的,雾霭渐重,朦朦胧胧。依旧宁静,蓝色的雾霭如海水,无声无息将大地上的一个个村落淹没。夜里不起风,却让人感到冷冷的寒意。月亮很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