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Rw2Xf9

我快死了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车厘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爷爷去苏州后,父亲接手了爷爷在村上米房的活计,也当起了村上的电工。

夏天的风不大,但却让柳絮在空中到处飘摇,想雪花一样白,像棉花一样轻,散落在草地上,散落在人们头顶。打开窗,雾很浓,房顶的烟囱上,冒出缕缕青烟,消散在雾里,门口生锈的水管,懒惰的滴着水珠,溅起的水花浸湿了一大片土地。何挽被一阵急促的机车声吵醒,打开门后,院子中已经停满了十几辆摩托车,见门开了,其中一人问道:“这是何家吗,你爷爷在不在?”何挽蹑手蹑脚的走出了门说:“我们是何家,我爷爷出门了!”

“你家大人在吗,我们找他有事。”那人继续说。

“也不在家,他们在地里干活。”

“在地里干活?那你去叫一下,把门锁上,我们在这等着。”

“对了,告诉你爸,如果他不回来,我们就一直在这等。”另外一个坐在摩托车上的人说。何挽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照那人的吩咐,锁了门,去地里叫人。

几分钟后,父亲跟随何挽回来了,在路上的时候,父亲一脸踌躇,嘱咐母亲说回家后赶快做饭,也让何挽去和对岸的商店买烟和酒。刚到院子门口,父亲还没说话,领头的那人邪恶的笑着说:“在家呀!还以为你躲着我们呢!”

“怎么会呢?怎么能躲着你们呢?刚刚在地里除草”并陪笑着走到了那人身边。父亲从兜里掏出烟刚准备发,那人也拿出烟递给了父亲,并压下了父亲的拿烟的手,另一只手拍着父亲的肩膀说:“知道我们来的意思吧?我们是张强请来要钱的。”

“知道知道,不过也不用搞这么大的阵势啊!钱会给你们的。”父亲一边说着,一边拉着那人往屋里走“走走走,进去说。”

“会给,什么时候给啊?不是说三个月吗?这都大半年了,一分钱没给,刚开始给你爸打电话还接,现在电话都不接了,你门想干啥啊!欺负人吗?”这时,旁边的人也跟了过来。

“我们不是社会人,今天来的这些人,其中有好几家都是当初借给你们钱的人,我们过来要个说法,要是不给,你们家彩电等什么值钱的东西,我们就拉走先押着。”

“彩电值几个钱啊!不是不给你们,是他们没有给家寄钱,我也没有办法啊!”父亲在解释着,并到处找椅子,请那些人坐下。“何挽回来了吗?快,先给人把茶水倒上。”何挽还没回来,母亲提着水壶过来了,拿出一次性杯子,挨个给人到好茶,便转身离去,没有说一句话。

“你家媳妇还懂事。”那人瞅了一眼父亲说道。

“妇道人家,知道什么,你们别见怪。”父亲端起一杯茶先喝了一口,“真不是不给你们钱,那边工程出现了点问题,暂时也没有钱,你们给宽限几天。”父亲继续解释道。

“出了问题?那我们不管,你们当初是答应给高出银行三倍的利息,我们才借给你们的,不然谁闲的没事把钱借给你们啊!我们现在只要钱。”

“是是是,我们一会先吃饭,等吃完饭,我再给那边在打个电话,问问看能不能再想想办法。”父亲说。这时候何挽回来了,父亲示意他把烟拆开给大家发,众人上下打量何挽了一番,这才接过手,父亲赶忙掏出打火机给众人点上。

饭桌上,父亲依旧接受这那帮人的调侃,还不时的让何挽过来给人倒酒。饭后父亲给爷爷打电话,那帮人虽然没有进屋,却一直站在门口看着,生怕漏掉什么关键信息。父亲挂了电话后,那伙人迫切的迎了上去,其中一个继续拍着父亲的肩膀说:“这事就靠你了,反正你们家在这儿,也跑不掉,我们就再给你一个期限,到时候期限到了,可别怪我们翻脸不认人。”说完便扬长而去。

那帮人刚走,母亲便和父亲吵了起来,虽然不是第一次当着何挽的面吵架,但这一次,双方却都显得那么躁动和无力,母亲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像是父亲再多说一句话就会掉下来。天气已经开始暖和了,两人却还围坐在火堆旁,都低着头,拿着棍子在地上胡乱的划着。其实,父亲原本也以为,爷爷奶奶过去待一阵子便会回家,但是现在已经过去六个月了,每次打电话,却也只能听见爷爷在争吵,说的也都是钱的事,奶奶的声音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了,她似乎已经被我们遗忘了。

上高中后,秦焱就很少放牛了,曾经还没何挽高的小牛犊,如今已经被父亲调教的可以耕地了。老秦头也不育秧苗了,曾经搭棚子的草地,早已经被旁边的竹林侵扰,变成了一块荒地,上面长着半米高的竹笋。老头也不怎么爱说话了,看见何挽也就一句:“放学回来了啊!”何挽“嗯”的一声答应着,再看老头,牙齿已经掉光,满脸的皱纹上,两只眼睛已经凹了进去,树枝做的拐杖,已经被磨得油亮发光。

母亲在稻田里捡着稻穗,前几天的了一场雨后,不少稻穗都被折断了,散落在田埂上,母亲捡好一把后,用稻草扎成一把,放在竹篼里。家里的稻谷还没晒干,堆成山的稻谷在何挽家门口的台子上摞着,马路上有人蹬着三轮来收谷子了,米贩子们用一根半空心的铁管在稻谷袋子上扎一个小洞,扔了几粒在那口满是黄牙的嘴里,嚼了嚼后,很不屑的说:“你这谷子没晒干啊,得比原价低5分,一块三毛五,卖不卖,不然我们不敢收,收回去我们还要花功夫晒”。

这些熟悉的话对农民来说已经习以为常,即使晒得再干的谷子,放在他们面前,他们也会这样说。已经到了收获的季节,农民一次性会卖上几千斤稻谷,几分钱已经不是小数了。母亲把父亲叫到一边:“不行就卖了吧,一旦等到大家都把粮食收了,这价格可能还会更低,这马上就要开学了,到处都要用钱。”

“我在跟他讲讲,看能不能再涨个2分,5分有点太低了。”父亲半笑着说。秦焱的父亲也走了过来,放下手上的锄头过来问价钱。想卖稻谷的人的越来越多,大家都围了上来,最同意终以一块三毛八收购。

商贩走后,母亲刚进屋子,又听到一阵急促的摩托车声,父亲让母亲赶快把钱藏起来。话音还没落,一个黑影便冲进了屋子,是上次来何挽家要钱的个人:“今年谷子怎么样啊?你们这是刚卖了谷子吗?”

“价格不行,没晒干。”父亲迎上去说,顺手拉来一把椅子递了过去。

“上次不是说这个月给信儿吗?也没见你们打电话来说,这孩子马上开学了,你能不能先把钱给还点儿,到时候你如果需要再借你。”那人很客气的说道,吊起一支烟点燃。

“这个........我们家孩子也要上学用啊,你看能不能等在等几天,田里还有些谷子没收,等那些谷子收了,卖了钱,再给你行吗?”母亲也走了过来,给人沏了一杯茶,放在桌子上,拉着父亲,走到旁边的屋子说:“你可不能犯傻,这钱坚决不能给他,你把钱给了他,那孩子上学怎么办?再说,你把钱给了他一家,那别的人知道了,也会上门要债,那时候我看你怎么办!”

“这个我知道,不用你说,但是你看他那样,不给钱他根本就不会走”父亲挠着头发,本来就乱糟糟的头,现在活像一个乞丐一般。“我看要不这样吧,今天先给他1000,先把他打发走?”母亲瞪了父亲一眼,转生离去,父亲也跟着走了出来。

“钱可以给你一些,但是不要往外说,要是有别人问,你就说没给,不然剩下的钱我就不给了,你自己上苏州去要去。”父亲笑着对那人说。

“可以啊,我保证不说。”那人兴奋极了,放下手上的茶杯就站了起来。

最终,父亲还是把钱给了他。人还没走,母亲就和父亲吵了起来。母亲在灶膛前做着饭,看到父亲来了后,直接将锅盖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咣”的一声,锅盖直接被摔成了几瓣,嘴里在嘟囔着,抱怨着,“让你别给,你非给,你继续给呀!终有一天没饭吃了才好......我让你给.......”。

父亲两步并作一步走了过来,伸长着脖子,垫起了脚尖,恶狠狠的冲着母亲:“不给怎么办,终究有一天,你还是要给他们,锅盖惹你了吗?发这么大的火!”

母亲也不示弱,伸长了脖子对着父亲,说话的嗓门更大了,“给给给,你把家里的东西全都卖了,都给他们才好,孩子别上学了,你以后也别吃饭了,这个家也别过了。”母亲一边说,一边直接将手上拿着的铲子,扔进了锅里,起身准备往屋子外面走。父亲拉住了母亲,一只手扯住了母亲的头发,“让你在家一天天的胡说,一张嘴整天的不歇气。”母亲瞬间尖叫了起来,哭诉着,重复着刚才的话,两人都更加激动了,都在相互撕扯着对方,父亲没有松手,气急败坏的他直接将母亲按倒在了地上,一只手抓住母亲的发根,使劲的在地上磕碰着。何挽在屋里看着电视,听到响声后,他才跑了过来,对何挽来说,他们吵架已经习以为常了,只要两人在一起,几乎天天都在吵,谁说都不停,谁也都不让着谁。直到看到何挽站在那儿,父亲才停了手。两人的样子,活生生一副正在为抢食吃的乞讨者一般,头发散乱,衣襟散落。三目而视之下,父亲快步走了出去,母亲则原地蹲了下来。这个画面,永远的在何挽的脑海中停留了下来,原本没有对错,可他的心里早已不是滋味了。

几天后,何挽要去学校报名,父亲跟他去了,向老师说明了情况后,才先把学费欠着,直到家里剩下稻谷的收完,卖了之后,才把学费还上。

延伸阅读

森燚玩具加盟  http://www.popmsn.com/p9pw.shtml
森燚玩具厂是一家集设计研发、生产、销售各类遥控飞行玩具的现代企业,坐落于广东省汕头市

时时果蔬加盟  http://www.popmsn.com/gsop.shtml
时时果蔬生鲜超市,小本经营!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背景下,时时果蔬和政府强强联合推出

北家姓转转小火锅加盟  http://www.popmsn.com/slpn.shtml
北家姓转转小火锅精选上等鲜肉、四季海鲜和营养时蔬,配搭特色主食,装点成盘呈现给食客。

省士多加盟  http://www.popmsn.com/x14b.shtml
省士多便利店项目介绍:深圳成利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好商品销售连锁管理企业,公司旗下品

鑫桦加盟  http://www.popmsn.com/g46u.shtml
鑫桦装饰板材主要生产各种建筑模板包装板胶合板多层板等高中档出口板材。产品规格齐全,可

宝滋源加盟  http://www.popmsn.com/d4n9.shtml
宝滋源奶粉是一家从事生态婴幼儿营养食品、保健品的研发、生产、推广为一体的新型综合性企

卓锐加盟  http://www.popmsn.com/pw6x.shtml
卓锐餐具总部是日用陶瓷、礼品陶瓷、餐具套装、茶具套装、杯子、咖啡具套装、碗套装、陶瓷

景茶原麦茶饮加盟  http://www.popmsn.com/bdfs.shtml
景茶原麦是中山微草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精心打造并于2016年推出的一款原味中式茶饮,

江波加盟  http://www.popmsn.com/a4j4.shtml
江波渔具总部生产批发鱼竿、鱼线轮、渔饵、渔钩、钓鱼辅助用品、钓鱼配件、鱼线、钓鱼配套

艾美阁加盟  http://www.popmsn.com/a3k4.shtml
艾美阁裤子总部是羽绒服、棉衣外套、打底衫、连衣裙、针织衫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铠甲之我成了恶木在线阅读第九章

    百团大战,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同年,日本部队集结二十万大军,对山西,河北进行残酷的扫荡。烧光,杀光,抢光……日本鬼子罪恶累累。中国军民奋起反抗。战斗,战斗……战斗进入到最为惨烈,残酷的时候。“同志们,鬼子正在对山西进行残酷的大扫荡,我们是八路军最为精锐的突击部队,为了保卫我们的国家,保

  • 虫族之戮杀万界之攻占王庭

    单于心急如焚,左王答道:“他本来已快回到王庭,却突然遭到一名年轻汉将带兵追击,两军混战,呼图吾斯大败,向西退向居康方向了。”单于闻言,心智大乱,稍定了定神,才果断的说:“你马上让土金浑带一队人马去接应我哥哥,但叮嘱他,一定不要与汉军做正面接触。只要接到我哥哥就马上把他送回营地来。还有,再派一队人沿河

  • 小城奇兵之海军集体懵逼!【求收藏!】(4)

    趁着副官身体一震,长剑失衡的一瞬间,苏牧瞳孔一缩,整个人潜力爆发,向着旁边侧身翻滚,躲过了这致命一击!但是,由于刀刃离得实在太近,他的左臂还是被寒芒划破了一道伤口,顿时,鲜血飞溅!随着这一道伤口的出现,整个海贼王世界,出现了巨大的变化!“刺啦——!”一时间,鲜血,染红了天空!一剑挥下,试图斩杀苏牧的

  • 网游之我是修真者之第一次独处(3)

    云海是H省的一个著名旅游景点,云海因其形状像天空里飘着的白云而命名为云海,湖面积为300平方公里,总容量为27亿立方米,全年湖面水温都是12-21℃,因此云海也是一个暖湖,云海沿岸的风景也是很多的,比如翠峰山、云山、云海坝子的、福寿塔、蜻蜓泉等。几人出来后,都被这云海的夜景给深深的吸引了,天空一轮弯

  • 天与地,有一根绳的距离在线阅读第八节

    上海的夜晚,还是这么热闹,马路上人来人往,路旁的百货公司橱窗通透明亮,照亮了整个路面,陈玉萍和金凤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宾馆,金凤打开房门,看到门下塞了一张便条,拿起来看到是宾馆前台留下的message,上面打印着:明晚有空吗?我请2位聚一聚。陈德明。:“老陈,请我们吃晚饭,明天晚上,去吗?”金凤问道

  • 红楼之斐玉之第七章

    第七章远方的信01“啊,你说是小煤屋啊,早就不住了。前些年,我妈和我爸的官司打赢了,法院判下来,爸爸每个月要支付我一笔抚养费。妈妈就在这里租了一套小房子,我们就搬进来了。”“姐姐好。你也住在这里啊,那我们以后是邻居了。”旁边的小政突然插嘴道。齐妙脸上浮现出惊喜的表情:“这是你弟弟么,真可爱。真的?你

  • 我在地球做师祖一家子

    妯娌俩回到家,把锄头靠在墙边,洗洗手去厨房帮忙。中途看见坐在厨房门口的徐珍珍,俩人一惊。“珍珍面色看着好多了,身体好些了?还难受吗?”这是李红红说得,声音温和舒缓,语调不紧不慢,配上沉稳的笑容,十分的大方得体。徐珍珍心里想,怪不得比起二嫂,她娘更喜欢大嫂。毕竟,这位大嫂一看就是个妥帖也拿的出手的儿媳

  • 守护天使第3章在线阅读

    冷情站在潘妈妈对面,浑身发抖与对方的淡定品茶形成强烈对比。潘妈妈垂眼吹着杯中茶:你可想好了?是继续受那皮肉之苦还是听话?冷情抬头,突然摘下头上的发簪对着自己的脸,大声叫喊却没有底气。冷情发抖:别逼我,不然我花了脸丢了命,你不仅一分钱赚不着,还得赔进去买我的钱,放我走,我一定会加倍还你钱。潘妈妈转瞬怒

  • 都市之恐怖大师在线阅读第8章

    众人首先映入眼帘是只巨大的白鹤,坐在上面的是位白发老人,这也是这位白发老者的称号的由来。这只白鹤可不是普通的白鹤,而是一只仙鹤,在这位归鹤道尊外出游历时发现的一只半死不活的白鹤,他并没有置之不管而是将这只白鹤带回了五毒山将它医好,把它放走时,这白鹤才告诉这归鹤道尊,它是只仙兽,因犯了天庭禁令被赶下仙

  • 杀白传在线阅读第二节

    王欢又往前面走了1个多小时,此时的天空已经有点暗了,如果自己今天走不出去的话,在森林里的晚上,是十分危险的,自己都走了快大半天了,又累又渴,眼睛里充满了茫然,木然的向前走着,再也没有之前的精神了.走着走着,突然王欢听到前面好像有人在说话,精神一振自己终于听到声音了,连忙向前面有声音的地方跑去,拨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