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Rw2Xf9

和校草交换身体以后第5章在线阅读

作者:岚月夜 来源:晋江文学城

杨拂晓等在门口,等着顾青城开车过来,一边的宋天骄嘱咐道:“不会说话就不要乱说话,闭紧嘴巴就可以了。”

“嗯。”

私家车缓缓驶出,停在路边,杨拂晓走过去,手覆上副驾车门,深呼一口气,开了车门坐进去。

看着车影远去,宋天骄有些担心,“希望这一次杨拂晓别坏了事儿。”

但是,杨栋梁的关注点却是在另外一方面:“我总觉得好像顾青城和拂晓认识……”

宋天骄倒抽了一口冷气。

杨栋梁摆了摆手,转身向家里走去,“就是一种感觉,先回去吧。”

…………

车内,杨拂晓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脊背紧绷着,恨不得连呼吸都停止了。

“大四实习,你跟的是哪个经理?”

顾青城双手稳稳地扶着方向盘,不经意间问出来。

“客房部的周向东周经理。”

如此,便没有更多的话了。

私家车停在亚寰酒店门口,杨拂晓道了一声“谢谢”,解了安全带刚刚想要下车,然而车门却落锁了。

她不解地转过来,只见顾青城单手撑着下巴,转脸看着她,“杨小姐,不如我们聊聊天?”

杨拂晓:“……”

看顾青城的表情,根本就不像是在开玩笑,杨拂晓正色道:“我这人很无趣,不太会聊天。”

“是么?”顾青城忽然踩下油门,“那就陪着我兜兜风。”

杨拂晓看着车窗外飞快闪过的建筑物,手机铃声又不要命地响了起来,还是从酒店打来的。

她刚刚接通电话,听筒内传来同事孟曦杀猪一般的叫声:“杨拂晓!到底还要多长时间?”

杨拂晓深呼吸,“三分钟。”

挂断电话,杨拂晓看向一边开车开的悠然的顾青城,“顾先生,我今天晚上值夜班,我要迟到了。”

还没有等到顾青城的回答,顾青城已经猛然拐弯,把车停在了路边,直接熄火下车。

杨拂晓看向车窗外,顾青城跟另外一个男人好像说了些什么,这个人就开了车门坐进来。

董哲说:“老大让我送你回去。”

“哦,谢谢。”

杨拂晓起初看这人有些凶神恶煞,不过仔细看,除了眉骨上被削掉了一半留的疤痕比较骇人,这个人面相还是比较和善的,拨了一下头发,顺口问:“你什么时候跟着你们老大的?”

董哲说:“三年前。”

三年前!

就是在三年前,她死里逃生,而慕珩出了意外……

杨拂晓眼睛忽然亮了起来,问:“那你认不认识许慕珩?”

“不认识,”车子停下,董哲说,“酒店到了。”

杨拂晓手机铃声大作,她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索,直接开了车门跳下车,向酒店大门飞快的跑过去。

从洗手间换了酒店制服,出来正好遇上孟曦第三次过来叫她。

“你真是我亲姐姐,你说的十分钟啊,足足拖了有半个小时!我等的黄花菜都凉了,你不知道,我是怎么……”

杨拂晓听着孟曦的唠叨,翻了个白眼:“说重点。”

“大胖发现了,叫你去经理室,”孟曦一副听天由命的语气,“我已经尽力了。”

杨拂晓比了一个OK的手势,“我知道了,你先去值班室,我稍后过去找你。”

她向经理室走过去,经过一个洗手间,刚好看见里面有两个女人走出来,脖子上挂着有相机。

“又白等了两个小时。”

“刚才酒店门口明明都看见顾青城的车了,又开走的,特么的真该冲上去拦车。”

“没拿到新闻,回去肯定又被主编骂。”

杨拂晓听着这话,脚步顿了顿。

这么说,刚才在酒店门口顾青城不让她下车而迅速的开车驶离,是发现有记者在跟?

想着,杨拂晓已经敲响了经理室的门。

“请进。”

延伸阅读

管道清洗疏通加盟  http://www.bunnytrade.com/x11k.shtml
暂无相关详细信息,请直接留言咨询项目官方!暂无相关详细信息,请直接留言咨询项目官方!

大立教育加盟  http://www.bunnytrade.com/6dbd.shtml
大立教育以“一切为了学员,为了学员的一切”为办学遵旨,狠抓教学质量、注重服务、严格管

挤破门加盟  http://www.bunnytrade.com/68rn.shtml
公司介绍北京雅思世纪科技有限公司由一群年轻时尚的专业人士创立,拥有雄厚的资本和多年的

纳泰加盟  http://www.bunnytrade.com/x58g.shtml
纳泰床上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乳胶床垫、乳胶枕头、乳胶片材、乳胶卷材、儿童乳胶床垫、乳胶

怡客便利店加盟  http://www.bunnytrade.com/5v3.shtml
高品质便利店需要的经营费用也不是很多,创业者可以放开了手脚经营的。怡客便利店代理店的

果品王水果超市加盟  http://www.bunnytrade.com/gw0.shtml
小投资大回报是所有加盟商所期望的,但是却很难遇到这样的好机遇,不过果品王水果超市品牌

鑫瑞达加盟  http://www.bunnytrade.com/aoau.shtml
鑫瑞达机械轴承是国内早期专注机械行业的企业之一,从事原装进口轴承的经营与服务。公司从

薇爱加盟  http://www.bunnytrade.com/a94a.shtml
薇爱饰品总部以可靠的质量、合理的价格,准确的交货期赢得众多客商的青睐,产品远销大陆、

艺欧加盟  http://www.bunnytrade.com/a7mq.shtml
艺欧女鞋主营的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公司始终本着诚挚

优加防辐射服加盟  http://www.bunnytrade.com/6pai.shtml
优加防辐射服是一家专注于防辐射、防静电纤维面料研发的高科技公司,也是国内防辐射服加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高能治愈:虏获傲娇总裁好欢喜在线阅读第一章

    TM的头好痛啊,这是哪里?我明明记得我在家里正在打侠岚手游打到boos的时候就快爆出装备的时候电脑就爆了!我为什么会没死?叮,恭喜宿主开启最强侠岚装逼辅助系统,现在开始发布新手礼包。是否领取?什么?系统?我穿越了?应该是场梦,既然是场梦,那就领取吧。叮,恭喜宿主获得五行元炁。叮,恭喜宿主获得饕餮,混

  • 看了又看之我是裴贞子大显身手!(求花、收藏、评论)

    “打鬼子时,你还和鬼子说你招式太yin狠吗?”说完,杨少杰又使了招扣眼珠,又把魏和尚逼退。“杨少杰看起来没有套路,但招招致命,确实都是实用的本事啊。”一旁的赵刚说。李云龙也说:“怕是和尚这回要吃亏,和尚,给我使劲儿打啊!”李云龙大叫。现在的魏和尚却是有苦说不出,他的少林功夫属于传统武术。而杨少杰的功

  • 总裁夫人崩人设在线阅读第六节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外公叫叶震不假,而叶家只是在蜀省从商而已。”叶飞很认真地答道:“你要是不信可以去查,再说我从小就聪慧过人,读书一级棒,本来他们想让我接手叶家的商业帝国,可惜我更爱考古,所以他们早就放弃我了。”叶飞说的是实话,自从他填报**第一学府考古系叶家就放弃他了,叶家上下对他失望至极,除了

  • [综漫]我做老大好多年在线阅读第八章

    是了,叶春是个很善良的人,一直都是,所以其实赫连小梦说的也不算谎,只不过她怎么也不想让小蓝小云知道,叶春之前对自己那样的举动,那么的温柔,可是有点过头了,就不得不让人怀疑了。恩情和其它的赫连小梦可以很清楚的分开,可以说,赫连小梦感谢叶春,从心里感谢是真的,但是反感也是真的,这是俩种情绪,并且很难融合

  • 我始乱终弃了元始天尊 [获奖作品]在线阅读第六节

    而刚刚的夏寒自然不是在闭眼等死,因为夏寒很清楚,在能见度如此低的情况下,想靠双眼,自然是不太可能找到正确的逃跑方向,所以只有靠听,听周围的嘶嘶声,以此来辨别迷雾中各个方向的幽冥蛇数量,不过幸好,最终,他找到了,迷雾中,夏寒神情紧绷,看着能见度不足一尺的四周,催动着经络内蕴含的元气疯狂的飞奔着,此时的

  • 会撩的牧医生在线阅读第一节

    “姑奶奶,脚下留情,你踩到我的充电线了!”吴平躺在床上,有气无力,一副生无可恋、0-27-3的可怜模样。吴平,23岁,未婚,单身,南海道大学毕业,无父无母,银行卡余额:0.0,学生牌社会人,人族公历2313年,出生在银河系致远星人类联邦的一个名为樱花国的现代化国家中,简直就是某位导演心目中最完美的男

  • 我打翻了孟婆汤在线阅读第8章

    人在江湖上,只需一把剑!剑也是一种道,有三大意境剑人,剑魔,剑狂,何为剑?何为剑道?剑是器,更是人只有真正与剑合为一体,方为悟剑,如若不然,便是剑奴!这剑道果然很深奥!天辰在心里想着,他方才认识到自己对道的领悟,不过是大海中的一滴水罢了!想要变得更强,只有不断的领悟和增强。人剑合一是为剑人,我只是勉

  • 清理人间在线阅读第四章

    “这样吧!我唱你来帮我弹。”不知什么时候,林宇的手也放开了,背着手在月光下来回踱步。唱一首什么好呢,一定要来一首不仅动听,而且可以装逼的好歌。“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怀着冷却了的心窝飘远方风雨里追赶雾里分不清影踪天空海阔你与我可会变多少次迎着冷眼与嘲笑从没有放弃过心中的理想一刹那恍惚若有所失的感觉不知

  • 网游之独自一人第10章在线阅读

    -10-主公大人敬启关于之前跟您谈到过的,妖怪三日月池的事情,我认为过去有关她的一些看法与评价有必要进行修改。我收回之前所下的“轻蔑生命”、“冷漠高傲”等看法,她的言行并不是一种伪装,而是实在的真性情。根据两个月以来的观察,我推测她在曾经的生活中被保护的很好,加之炼狱大人曾提到的“混血”、“妖怪都消

  • 丰岛前传沦为俘虏

    阴森潮湿的囚牢,尽是难闻的霉臭。刑架上,绝艳少女被粗大的铁链死死地禁锢着,长发湿润凌乱,容颜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凄迷的血液顺着指尖一滴滴滑下,紧闭着双目,生机微弱。“她就是雪倾城?”狱卒毕恭毕敬地垂首:“回长公主,是。”海棠高贵的宫装女子不善地打量着陷入昏迷的少女,眼眸深处是浓浓的怨毒。那张冷丽绝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