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Rw2Xf9

(八贤王 少年包青天)有匪君子在线阅读第6章

作者:十三澄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小丫头执意不要送,盛沣自己走到停车处。

一开车门,倒先愣住了,“你怎么在这儿?小吴呢?”

小吴是他的司机,来时就是小吴开的车。

而现在驾驶位上这个,是周成朗,他的一个兄弟。

他的朋友大半都是同行,周成朗却不是做煤炭生意的。他在南北之间倒卖些紧俏的货物,就是人们常说的“倒爷”。

一见盛沣,周成朗嘿嘿一笑,露出满口白牙,“我让小吴回去了,今儿我亲自给你当司机。”

既然是他开车,盛沣坐上副驾,斜睨他一眼,“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儿刚下飞机,打听着你的行程找过来的。”周成朗调侃他,“行啊哥,还捐资助学,当起大善人来了。”

“盛大善人”哼笑一声,“少他妈拿我开涮。”又问他,“你喝酒没有?”

周成朗扯着嗓子说:“那哪儿能啊?我要喝了酒,还敢开车拉你?你的命现在多金贵!”

“滚你娘的蛋!”

盛沣一拳捶在他肩上,两个人都笑了。

车子启动,周成朗问他去哪儿,盛沣说回家。

路上,周成朗说了些自己的近况,无非是又认识了什么朋友、又睡了几个女人。说完了,又问盛沣:“哥,你呢?现在什么情况?”

盛沣口气淡淡的,“还能怎么样?守着闺女,瞎过呗。”

“就没打算成个家?”

盛沣皱眉看他,“你一个大老爷们,还他妈管起这闲事来了?你自己不也是光棍一条,还有闲心问我。”

周成朗嘿嘿笑了,“那不一样,我是没玩够呢,你又不爱玩。”偏头看他一眼,问得有些郑重,“哥,你是不是还想着汤殷呢?”

汤殷就是盛依依的亲生妈妈。

盛沣和她分开了十四年,刚开始,的确为她伤心过好几年,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现在时过境迁,已经少有人在他跟前提起这个名字了。

周成朗突然一问,他想起为汤殷颓废的那些年,自嘲地笑了一声,摇头说:“和汤殷没关系,是我没找着合适的。”

周成朗目光略带研判,向他一扫,“真的?”

盛沣哼笑,“骗你干什么?”

其实从前,他和周成朗关系一般,点头之交而已。

后来,汤殷结婚照寄来的那一两年,盛沣天天借酒消愁,嘴上还要硬,咬牙说着不在乎。他那帮兄弟当中,胡搞乱搞的人很多,不拿男女感情当回事儿。他那点经历,他们说起来和玩儿似的,他说不在乎,他们就真的信了。

只有周成朗不信。

是周成朗天天陪他喝酒吹牛,一起熬过了最扎心的那段日子。他们也算患难之交,所以到现在亲如兄弟。

听他这么说,周成朗难得正经,“放下也好……”口气莫名有些恍惚,旋即话锋一转,又是嘿嘿坏笑,“哎,哥,那会儿在楼外楼门口,和你黏黏糊糊说了半天的姑娘是谁?看着也挺水灵,不想试试?”

盛沣愣一下,反应过来他说的是程晓星,当即啐了一口:“胡扯什么?那是我今天捐助的一个孩子,高中刚毕业。”

“孩子?”周成朗像听了什么笑话一样,“高中毕业也小二十了,可不是什么孩子。你也不想想,你这年纪的时候,都把依依种到汤殷的肚子里了,这也是孩子能干出来的事儿?”

自己年少浪荡,还留下盛依依这么个老大的活证据,想赖都赖不掉。

盛沣被他堵得讪讪的,却还是说:“那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其实没什么不一样。

只是人太健忘。

一旦时过境迁,人们就再也不记得当初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子。所以老年人对中年人、中年人对青年人、青年人对少年人、少年人对孩子……明明都是过来人,却永远无法做到将心比心。

不然的话,父母子女之间,哪里来的那么多代沟呢?

就好像此刻,三十三岁的盛沣,再也无法回到十七八岁的心境,他执拗地把程晓星当成孩子,哼笑说:“反正是不一样。”又骂周成朗,“你把心思给我放正点儿!我再怎么禽兽,也不至于向个小女孩下手,你少在那里胡嚼。”

周成朗不以为然,“这有什么禽兽的?哎,不是我说你,哥,你别老憋在这小县城里,有功夫多出去看看。人家外头那些有钱人,早不流行出门玩女人了,都喜欢家养的。养什么样的呢?就养这些水灵灵的学生妹!”

说起这些,他来了兴致,滔滔不绝地继续:“这些小妞们,啧啧,**又嫩水儿又多,年轻眼皮子浅,打发叫花子的一点钱,就能把她们哄得高高兴兴的。玩腻了一转手,还能他妈的赚一笔。真的,养一个玩玩,别提多合算!”

等他说完,盛沣已经彻底黑了脸。

也许是因为他有个日渐长成的女儿,也许是因为骨子里那点儿天然的正义感,他对社会上的这些事十分看不惯。

只是他能力到底有限,旁人他管不得,只能教训周成朗:“你在外头见识得多,吃喝玩乐我不管你,缺钱了我给你贴。但是朗子,你他妈给我记住,咱们都是苦出身,别有了几个钱就忘本,干些伤天害理的事。”

他口气严肃,周成朗忙把腰背一挺,也认真地说:“这你放心,我就说说,这事儿真让我干,我他妈也干不出来。有钱玩什么不好,非要欺负小丫头,啧啧,一群老畜生。”

说着说着,盛沣家已经到了。

临下车的时候,盛沣突然问:“要多少?”

周成朗一愣,“什么?”

盛沣:“少他妈装!这么殷勤,亲自给我当司机,还不是来借钱的?”

被点破了心思,周成朗臊么唧地一笑,“那个……有个好单子,从南方拉一批空调过来,上家下家都联系好了,我中间转趟手,入账就有二成的利。就是现在么……手头儿有点紧……”

盛沣不耐烦听他啰嗦:“你就说,要多少?”

他伸出一个大巴掌。

“五十万?”

他“啧啧”两声,“这年头,五十万还够干什么的。”

那就是五百万了。

盛沣又问:“你自己有多少?差出来的数,我给你补上。”

周成朗又伸出一个巴掌。

“就五十万?”

周成朗笑得更怂气了,“我要是有五十万,我就不来蹭你车了……”

操!

他妈的,这厮是来蹭车,不是来当司机的!

而且,手头就五万块钱,还敢接五百万的单子!这是算准了他给他兜底子?

气得鼻孔里冒出两股粗气,盛沣没脾气地问:“账号没变吧?!回头让我矿上的财务给你打。”

周成朗忙点头,“没变没变,特意为了你,一直没敢换。”

“……”

操,是特意为了和他借钱吧?

周成朗没谱,总爱借钱,但信用倒不错,每次都会准时还。

其实他就算不还,盛沣也不计较。不熟的人,他从来不借,能借出去的都是兄弟,那感情不是钱能衡量的。

终于到了家门口,盛沣下车,周成朗却坐着没动。

盛沣定定地看着他,他又是那种赖了吧唧的笑,“那什么……哥,你这车不错,也借我开几天呗?我这几天得留在晋山,连个四轱辘的家伙事儿都没有。”

盛沣:“……”

顿了一下,才粗声吼:“这是老子新车!”

男人们有个说法,车和老婆不能借人。

周成朗看着他,软软喊一声:“哥……”

盛沣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手里钥匙炮弹似的朝他一轰,见他伸手接住了,还在疼得甩爪子,这才说:“给老子悠着点开,刮破一点漆,我扒你的皮。”

周成朗连声答应着,一溜烟儿把车开走了。

盛沣无奈骂了两声,摇头往家里走。

在小区门口的水果店,他买了榴莲和西瓜,回家给女儿吃。

其实他顶讨厌榴莲的味道,臭得熏人,但盛依依爱吃,所以他每次都会买。只是拎着的时候,活像拎着一颗炸弹,胳膊支老高,不敢让榴莲袋子碰着自己半点儿。

到了家门口,知道女儿懒得动,他也不敲门,水果袋子叼在嘴上,用很不方便的姿势拿钥匙将门打开。

刚一进门,盛依依清脆的声音立刻传来:“老盛同志,舍得回来了?”

他一边换鞋,一边沉声说着:“教训你多少回了,别整天没大没小。什么老盛?我是你爸爸!”

盛依依理都不理他,穿着拖鞋颠颠儿跑过来,接过水果就往厨房跑。

他换好了鞋站起来,笑骂一声:“一个两个的,就没一个有良心的。”

今天真是倒霉。

先是那个姓程的小丫头,他看她可怜,上赶着对她好,她却躲躲闪闪不领情;再是碰上周成朗,莫名其妙就被坑了一笔;现在回到家……闺女欺负他早欺负惯了,他除了无奈地笑,什么也做不了。

切好了西瓜,盛依依端出来,和他一起吃。边吃边问,“哎,老盛,今天你捐助的贫困生们都什么样啊?”

盛沣三两下啃完一块西瓜,随口说:“有个小姑娘,高三那年爹死娘改嫁,一年里头歇了半年,照样考出全校最高分。”说着,斜睨女儿一眼,“看看人家,再看看你,你给我学着点儿!”

盛依依把瓜皮扔进垃圾桶,撇撇嘴说:“我爹又没死,我怎么跟人家学啊?”

盛沣脸色一沉,“胡扯什么?!”

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盛依依一吐舌头,忙又找补,过来晃着他肩膀说:“哎呀,人家随口一说呗!你看我整天饿死了、烦死了、困死了……一天死八百回,不照样活得好好的吗?”

“你呀!”盛沣在她脑门上戳一下,问道,“作业写得怎么样了?拿过来给我看看。”

盛依依撇嘴,“拿过来你也看不懂啊!”

他嘴角一沉,“看不懂……那至少我能看看你写没写完!”

盛依依不屑极了,“切!写没写完有什么关系?我要是题目都不看,为了凑数瞎写一气,你也看不出来呀。反正你就只能看出空白地方有没有字儿,这根本没意义。”

盛沣:“……”

妈的,一个个的,真是全反了天。

他沉着脸,被女儿堵得说不出话,盛依依却又说:“哎,对了,你以后也别给我发信息了!”

“发信息怎么了?”

他知道年轻小孩喜欢发信息,好容易才学会的。

盛依依却嫌弃地说:“就你那错别字,实在太洗脑了!之前我在学校的时候,明明会写的字,看你错过一遍,立刻就跟着你一样地错。我们老师骂我,说这么简单的字你怎么还错!你说,你这让我怎么解释?”

“你怎么解释的?”

死丫头煞有介事地一摊手,叹气说:“我和老师说,这都是和我爸学的,是我们家祖传的错别字儿!啧啧,可老师非但不谅解我,还罚我站了一节课。”

盛沣:“……”

这都是什么熊孩子!

换了他,何止罚站一节课,不揍她才怪!

延伸阅读

孔府麦精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dvd0.shtml
孔府麦精座落在孔子的故乡、历史文化名城---曲阜市,是由山东裕隆矿业集团投资组建的现

绚辉工艺品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p3uk.shtml
绚辉工艺品由经验丰富的设计师精心设计,工艺精干的能工巧匠精雕细刻,不但具有很强的使用

大自然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pzkd.shtml
大自然床上用品总部是被套、套件、被子、棉胎、枕芯、酒店布草、羽绒被、蚕丝被、蚊帐、电

缘与美珠宝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68mx.shtml
做为专业的珠宝设计制造商,秉承优秀的传统工艺、专精细致的管理,运用现代科技制造不断创

宝乐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y07i.shtml
宝乐童车总部经销批发的儿童三轮车、儿童玩具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水蜜桃罐头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yi50.shtml
中国北方中型出口加工企业,坐落在绿叶扶疏的果园内,产品全部出口日本和欧美,获HACC

神悟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y1ml.shtml
神悟情侣装是深圳市龙岗区神悟服装厂经销批发品牌服饰,总部经销的男装、运动装销量节节高

弘百图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ax0l.shtml
弘百图手机壳总部是电脑数码产品周边、手机保护套、浮雕手机壳、礼品U盘,移电电源、个性

金钥匙自动洗车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sqro.shtml
强大的汽车美容技术,高效率,高成果,确保每位车主都满意,“金钥匙”,凭借出众的汽车美

紫云化妆品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a33n.shtml
紫云化妆品是一家集化妆品研制开发,生产制造,市场销售,技术服务,OEM/ODM品牌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黑化从好歌曲开始之狗行千里也吃肉

    陈一这会已经好似心里养了九只猫一样好奇难耐,脑子里的疑问一个接一个的浮现。坐下稳了稳神,打开了第一盘录音带……这一听就是将近十个小时,中间除了换录音带,陈一一直坐在原地,纹丝未动。直到最后一盘录音带戛然而止,耳朵里面开始嗡嗡作响,肚子也开始咕咕叫的时候,陈一才发现,原来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陈一就不

  • 从今天开始当欧皇第八章在线阅读

    慕浅皱眉,揉揉自己的头坐了起来,自己先去洗漱,然后梳好了头发,就准备去办理出院手续。正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浅浅……”慕浅转头,立时笑了。“景年哥哥……”慕浅笑着上前,“景年哥哥,你怎么来了?”“早上才知道你住院了,怎么这么不小心?”江景年说着,伸手揉揉她的头发。“我没事啊……就是淋了雨,一点点

  • 重生之乱世孤岛之迟到的炎龙侠(新书求收藏,求鲜花)(2)

    ................................................可惜,也就是想想而已。这个世界对她来说是黑暗的,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眼睛又看不见,所以现在22岁了也没谈个对象什么的。在街头卖唱的这段时间里,经常会遭到别人的骚扰。还好都有惊无险的化解了,对于主动亲近自己

  • 网游之浪客序之邹家的谢礼

    两人坐在一起,邹梦柔一直低着头,秦凡抓耳挠腮,显得不知所措,很不自然。良久,还是邹梦柔率先开口,打破尴尬的气氛,将手中提袋递给秦凡,道:“这是给你的,省得以后被人笑话,哼……”秦凡一愣,接过后打开一开,竟是一款全新的爱疯7!当即把包装盒推过去,连连摇头道:“不行,这……太贵重了!我真不能要。”一款爱

  • 未来系统之朱默默种田记之分裂

    奈良鹿丸惊讶地看着埋头处理公文的漩涡鸣人,手中的慰问品拉面不知道该放到哪里。鸣人一抬头,深蓝色的眼里闪过困倦而暴戾的神色,他瞪着鹿丸,手中的钢笔却还在不停地动啊动。“所以你这是……干了个通宵吗?”鹿丸把拉面放到一边,看着桌子上高低有序的分类,略一咂摸,拿起一份文件夹仔细看了起来。果然,和之前无序堆积

  • 梦幻奇缘:萝莉当道第8章在线阅读

    玛丽乔亚此时到处都是火光,周围响着无数的呐喊,场面变得一片混乱起来。叶铭这时也来到了关押奴隶的牢房附近。与此同时泰格,趁着叶铭弄出的动静,悄悄的来到了地牢门口,但是很可惜的是,就算是叶铭给他创造了如此好的机会,他还是没有把握住。很快就被发现了!但是泰格还是有些聪明的,他也不强行硬拼,而是选择摆脱那些

  • 重生黄金年代第十章在线阅读

    谢毓的腿没两天就好全了。宫中的秘药果然不容小觑,三天涂下来,膝盖上的青紫全都消失不见,甚至比原来还要娇嫩白皙。谢毓略松了一口气。她虽说不很在意自己的外貌,但也怕伤着根子,以后耽误了做事,可就麻烦了。三天过去,白芷不好再拦她,谢毓便像往常一样赶着日头去小厨房上工。白芷不愿再提前几日的事情,像是怕吓着她

  • 火影:开局夺舍了鸣人第六章

    审讯室内,从地板上分开的两人各占一隅,一股诡谲的气氛蔓延开来,令莫强嘴角的苦涩笑容变得越发的深了。“额......美女警官,我......我不是故意的......”莫强见王曼青脸色难看,苦笑开口道。“你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拿针缝了你的嘴!”王曼青俏脸蕴红,也不知道是因为愤怒亦或是娇羞。莫强紧抿着嘴唇,

  • 霸道成魔之其名:叶伏命!(1)

    正文开始在塔罗市周围的村子里,有一个名为百特村的村庄,村子内洋溢着欢快的气氛,不过这种气氛仅仅局限于年轻人,因为再过一天,满十五岁的人就可以进行基因觉醒了。“嘿嘿,真不知道我能不能觉醒出基因锁,好期待啊”一个一脸憨厚的小子用胳膊搭在叶伏命的身上,(李乐)脸上满是对明天美好的憧憬。“行了,这是你今天第

  • 后来我母仪天下在线阅读第5章

    碧睛赤鳞蛟大口略张,嘴边的空气被带起星点的火花,其身下的潭水也沸腾了起来,不断地冒出气泡,在水面爆开。忽然,碧睛赤鳞蛟昂起它硕大的头颅,口中火光大放。它猛地一张口,一颗比光罩还要大上几分的火球擦着水面,向小皮鲁和雷朔飞来。火球排开水面,两边掀起了层层巨浪,所过之处,升起了浓浓的水雾。小皮鲁见了,长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