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境仙温泉之夜

作者:武川雨添 来源:纵横中文网

此行,他们唯一的斩获是这片烂叶子。

树下除了从悬首处滴落的血迹外,别无他物,显然文三小姐不是殒命在此,而是死后,被人用布裹了头颅,特意悬挂到此处来。

据文三小姐女侍所说,三小姐在正式退婚两日前闹了第三次上吊,醒来后得知父母应允了退婚一事,大喜过望,说总算放下一块大石,要好好用柚叶洗个温泉,去一去晦气,过两日还要去祠堂还愿,下山消遣解闷。

因此,女侍发现她自闺房消失时,才会以为她是等不及去玩耍了。

封如故听得点头不迭,仿佛被那三小姐弃若敝履、哭着喊着誓死不嫁的人不是他一般。

……脸皮厚如城墙拐弯。

好在还有这片叶子,为几人指了下一步的路。

待文始门门人将一众人引至下榻别馆、拜别离去时,头痛了一路的罗浮春才道:“师父,你就算做戏,好歹在人家家人面前,也做出些悲痛的模样吧。”

封如故慢吞吞道:“若说哭吧,我与文三小姐也只见过一面,真要扮出伤心模样,也太假了。况且,她还砸了我一套茶具……”

罗浮春忍不住了:“师父!莫提你那茶具了!人都死了——”

封如故嘀咕:“……落久买的。”

罗浮春:“……”

桑落久打圆场:“算啦算啦。师父喜欢,我们再去买了便是。”

罗浮春痛心疾首:“落久!住口!你看不出来吗,这人分明是在诈你!”

封如故大笑。

如一懒得与封如故多话,带着海净去了别馆偏殿,封如故便自然毫不客气地占了主殿。

与封如故这一日相处下来,海净啧啧称奇:“这么看来,云中君果真不负‘道邪’之名了。”

如一重复了一遍海净的话,若有所思:“……‘道邪’。”

他走踏人间世,两耳从不清净,自是听闻过许多道门轶事,封如故“道邪”一名,他听说过,却不知来源。

“道家三门现任君长里,他是唯一手里头真正沾过人命的呢。”海净以为如一是感兴趣,便详细解释道,“……据说还是常人的性命。我听人说,若不是他师父把他捡回来,他就算修了魔道也不稀奇……”

直到他注意到如一眼中的冷光,才发现自己这是在造作口业,忙闭了嘴。

纵使如一并不喜欢封如故,但背后议论他人,更令他厌恶。

如一望着他:“再犯一次,便叫你去修闭口禅。”

海净噤若寒蝉。

偏殿之外,披上浴衣、来问他们要不要一同去汤泉沐浴的封如故,手指轻抵在门扉上,呆愣片刻,无声一笑。

除了落久、师父和师兄之外,从未有人替他说话。

这感觉还真是新鲜。

他独身一个去了别馆后的汤泉。

汤泉四周栽满松树,夜间万籁俱寂,唯闻松涛声声。

松香满衣,星河浮槎。

封如故单手浸入池中,指背拂碎了池中朦胧弯月,想到白日里发生的种种事情,出了神。

他自言自语道:“……伯仁吗。”

一刻钟后,文家大公子文忱亲自端着几样素斋到了几人下榻的别馆。

他身上有些药香,如一嗅得出来,那是温补的静心安神的药物。

如一询问:“文夫人如何了?”

“家母只是精神不济,一切安好。谢如一居士关怀。”

相比于娇蛮的三妹、撒野的二弟,文忱倒是个性格沉稳的,敛着袖子,轻皱着眉头,似乎总有着无限心事。

“今日之事,我也听说了。此事完全是我那二弟太过莽撞,与云中君无尤。我再劝他一夜,明日便押他来与云中君致歉。”

说着,文忱眉心的川字又深重了几分:“因着当年之事,云中君在魔道之中结仇甚多。家父家母擅作主张,要与风陵结定缘分,却只瞧到了好处,瞧不见危险,如今倒把罪责都推在云中君身上,唉……”

一听到文忱提起当年之事,罗浮春不由挺起了脊背。

但文忱却无意再讲下去:“云中君这些年身体如何?这些年他隐居‘静水流深’,闭门谢客,我数次想登山拜谢,却不得其门而入,实在是……”

罗浮春又失望了,不抱希望地随口问道:“师父当年是如何在伤重濒死之时,还能救得众人的呢。”

文忱肩膀猛然一抖,似是回忆起锥心往事,脸色也转了白,起身一揖,狼狈告辞,竟是避而不答。

文忱此等怪异表现,倒是更勾起了在场之人的好奇。

海净才被如一训斥过,自是不敢开口多问,只把一对耳朵竖得老高,巴巴地瞧着罗浮春与桑落久二人。

桑落久望着略沮丧的罗浮春:“我记得,师兄的兄长也是从‘遗世’里出来的幸存道友之一,怎么还对当年之事这般好奇?”

罗浮春懊恼道:“兄长方入了‘遗世’,就被魔气袭身,受了不轻的伤,后期伤疲不已,昏睡许久,醒来时,便已出来了。”

瞧出了对面小和尚渴望至极的眼神,罗浮春出声解释道:“三十九年前发生的魔道之乱,你知道吗?”

海净不敢开口,抿紧嘴巴,鸡啄米似的点头。

如一见状,静静起身,端了自己的那份素果:“戌时整,回来做功课。”

说罢,他便出了门去,回了偏殿。

海净顿时大松了一大口气:“我知道的,知道的。”

三十九年前,魔道之主九枝灯,趁当时的道门中空式微,反攻正道,将当时的道家四门,尤其是清凉谷尽数屠灭。

凡反抗者,都被流放蛮荒。

神州之地,鬼哭直干九霄。

九枝灯谋了正道之位,统治道门一十三载,以怀柔之策,压制残杀无辜的血宗,试图扶魔道为正统。

然而,魔道得了正统,只想恣兴而为,不打算恪守规矩,道中不服之声甚高。

十三年间,他这魔道之主的位置,坐得并不舒坦。

二十六年前,随着冲破蛮荒桎梏的正统修士回归,九枝灯横死,魔道随之分崩瓦解。

本来到这里为止,一切还没什么问题。

后来,问题就大了。

建制尚属完整的三门,在诛灭首恶、杀除作乱魔道后,便一心一意休养生息。

而魔道被压制得抬不起头来的小道门,抓住了这个难得的发展机会。

不论是修魔道道法的,还是只有魔道血统的,不管有无作恶,一旦发现,统统杀之,夺取他们的道书、经典、银钱,以及修炼用的珍物,光明正大地留待己用。

可以说,现如今排得上名号的几个道门,都是踩踏着魔道的尸身和鲜血起来的。

仅剩的三门之君见势不对,全部出来阻止,但他们本就受创最重,出来替敌人说话,不仅毫无立场,还被人反指,说魔道之主九枝灯,原出身风陵山,是风陵弟子之一,风陵该当为这十三年的战乱负起责来。

说这话的,虽然马上就被风陵山逍遥君的道侣暴打一顿,但事实如此,亦无可辩驳。

罗浮春讲起当年事情,绘声绘色:“……后来,魔道被追杀得疯了,躲入了一处叫做‘遗世’的空间里藏身。”

“‘遗世’大门,三月一开,开门的地点不定。那些魔道就如阴沟老鼠似的,趁这三月的开门之期,出来找些灵石,自行修炼。但他们心中愤懑,要筹划一场大报复,大阴谋。”

“十年前,东皇祭礼重启……哦,东皇祭礼,说得浅显点儿,就是三大道门的试练,要年轻修士们前往规则中要求的地点,战凶兽,斗恶灵,挑出好的弟子,收入内门。”

“当时,众道门中的优秀弟子,谁不想拜上三门?因此,一时间,报名者众。”

“资质上佳的分为一组,资质稍差的,再分一组,就这样一层层分下去,免得资质稍差的,涉入能力范围所不及的危机,受了伤,事情就不美了。”

“三门各派出出色的内门弟子,充当秩序官。我师父带的那一组,恰是各道门资质最好、天赋最高的,在且末山集合……”

罗浮春说到此处,举起茶杯,品了一口香茗。

这就是在等一句“然后呢”,好捧一捧场。

海净果然配合,眼巴巴道:“然后呢?”

罗浮春猛然一拍桌子,把海净吓了一跳:“谁能想到,‘遗世’大门,就这么在且末山山巅开了,把我师父和一众人,全部吸了进去!”

桑落久笑着在旁摇了摇头,手里还拿着皂角,揉搓着封如故今日上山调查时弄污的衣裳和鞋子。

海净咕咚一声,吞了口口水:“然,然后呢?”

罗浮春往后一靠,气道:“……若是知道后来‘遗世’里发生了什么,我何须这么意难平?”

海净也被吊起了胃口,想了想,拉过罗浮春,咕咕哝哝了两句,似是在给他出什么主意。

罗浮春眼睛一亮:“可以啊,小和尚。”

海净嘿嘿笑了两声,抓了抓光脑壳。

……

小半盏茶后,别馆后的温泉处,水雾缭绕,漫若仙境。

此时,从石屏边缘,齐齐探出三颗脑袋来。

最下方的桑落久小小声道:“师兄,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大好。”

“嘘。”罗浮春用了传音之术,道,“小和尚说得不错,师父身上定然留有昔日伤疤,或许能从中窥出一二端倪呢。”

桑落久:“……是吗。”

罗浮春极力想证明自己的师父是盖世无双的英雄,而不是空长了一张好脸,分析的条理格外分明:“说不定,师父身上真有什么秘密……平日里,师父懒成那样,出浴时,为何不叫你我伺候?”

桑落久动了动嘴巴,觉得正常人出浴,也不会轻易叫人相陪。

既是师兄要求,他来也无妨。

只不过三人一同偷看师父洗澡,着实是变态了些。

温泉中的粼粼水光如银,封如故背对他们,长发披散在肩,更衬出肩颈修长,然而暖雾蒸腾仿若云海,他置身其中,实在看不清楚,只能隐约辨出,他左半边背后有蜿蜒交错的细脉,难以辨明是何物。

还是海净眼睛尖些:“似是纹身……”

话音未落,身后一声冷问,将三人魂魄差点唬出:“……你们在干什么?”

转头看清是如一的脸,海净吓得双肩发抖,连句囫囵话都没能说出,抬腿便溜。

罗桑两师兄弟也讪讪的,双双拜过,一个比一个跑得快。

如一微微拧眉,看着在夜色里消失的三人,再一转头,却与手扶石屏、身披松垮浴衣的封如故撞了个面对面。

封如故肩上发上还冒着茫茫水汽,愈加将他眉眼衬得湿润而俊秀:“居士,你佛可曾说过,偷看他人洗澡,是何罪名啊。”

如一:“……”

延伸阅读

兵颍加盟  http://www.retrocollectivevintage.com/yc8y.shtml
上海兵颍实业有限公司始创于2001年,初从事天然胶、合成胶、通用塑料及化工辅料的经营

优满艺加盟  http://www.retrocollectivevintage.com/x7ty.shtml
暂无

万千诱惑洗发用品加盟  http://www.retrocollectivevintage.com/smw9.shtml
万千诱惑洗发用品专卖店加盟_公司简介中国地区授权:北京铂洛德国际化妆品有限公司,总部

每树美品化妆品加盟  http://www.retrocollectivevintage.com/d2u.shtml
随着化妆品市场竞争的日益激烈,各大品牌使出了浑身解数,以此来吸引更多的消费者,然而有

飞神加盟  http://www.retrocollectivevintage.com/ac3k.shtml
我们事业部主要车模为主,航模为辅.投资捌千万.信誉,以客户满意为中心.以质量求生存.

常州康宝餐饮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retrocollectivevintage.com/g9yh.shtml
常州康宝蔬菜配送中心2008年在常州凌家塘农副产品批发市场设立了蔬菜配送中心,为客户

昂头加盟  http://www.retrocollectivevintage.com/yncs.shtml
昂头玩具主要销售产品有智能遥控机器人,遥控车、遥控飞机、及各式各样的智能玩具。我厂成

信恳加盟  http://www.retrocollectivevintage.com/nefz.shtml
主营印刷和益智类玩具。加工各类标签(日用,化妆品,医药标签),各类贴纸(如纹身,夜光

果乐汇水果加盟  http://www.retrocollectivevintage.com/bgxe.shtml
果乐汇水果隶属于上海汤圣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总部位于上海;服务覆盖全国城市;主流城市:

开普特加盟  http://www.retrocollectivevintage.com/6x8r.shtml
开普特健身器材加盟,耕耘国际市场15年,注重产品研发和高端客户维护,并保持高度的纯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娇姝在线阅读夜宿

    饭后,江容与提出要去她的学校看一看,顾染一口拒绝,要是校友看见她和江容与一起出现,不知道多少女友粉会黑她。可是江容与却完全不理会,顾染只好飞一样的跑到学校里,江容与也跟着她跑,即使顾染用了大力气跑,江容与也轻松追上。顾染很无奈,只好不看他,装作自己身边没有人的样子走在校园里。吃饭时没人认出来是运气,

  • 异界最强反派系统在线阅读入学

    父亲骑二手摩多车送我去的明兰中学,一路上颠颠簸簸,有好几次我差点就从后座上直接栽倒下去,幸而车座两侧都捆绑了结实的行李,这才让我幸免于难。希望村,一个我从小生长的地方,一个贫穷落后,物资匮乏的村落。我开学离开的当天,正值九月,天气格外地凉爽,风儿格外地柔,我穿着自己最喜欢的那件黑色毛线针织衫,手里还

  • [斗罗]老子的魔法少女日记在线阅读第五节

    苏行枫在唐明军的带领下,来到一家私房菜馆。两个人要了一间小包间,点了好些菜,苏行枫让他少点点,可是这家伙就是说今天高兴要吃就吃好的,一会还有自己的老子也要来,说是要当面感谢他呢!苏行枫听到后吓了一跳,这个什么情况?不就是一些木料吗?不至于这么隆重吧!“我说明军啊!这会不会不太好啊?你老子也要来,这我

  • 人间酒馆之回神秘石榴(1)

    在山间的一块空地上,一片庞大,繁多的石榴林即将迎来一年中最快乐的时光,在浓密的树林中,一座庭院安静的做落在这篇树林里,那挺院就像是中欧合并式别墅,看起来这家的主人一定是一个有钱人,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大门打开了,走出一位颤颤巍巍的老者,见他面部憔悴,骨瘦如柴,看似90多岁,确神情鉴定有神,目光透出深远

  • 九步青云在线阅读第九节

    四楼教练坐不住了,起身有些焦急地在场边大喊:“一个个都愣在前场干嘛?下来两个帮忙掩护挡拆啊!”队员们如梦初醒,高个子8号和7号欧泽奇连忙回半场准备帮控球后卫掩护。彭柯见状,立即做出应对,冲正在回防的队友们大喊一声:“全场紧逼!”苏晴最先反应过来,立刻转身从后场跑向前场。四楼11号控卫在队友的帮助下终

  • 清末之文豪崛起绝世灵根

    缘法总是这样,不愿意多说一句,但是对待宏玄却又像对待儿子一般疼爱,宏玄看着眼前慈祥的老者,也是生不出一丝忤逆的心。老者的一举一动总是那么浑圆天成,仿佛是一位不世强者,但是外表看起来又是那么脆弱,像是一簇枯枝。宏玄这十五年中,做的最多的事情便是跟老者一起打坐,还莫名其妙的成为了菩提古寺的圣子,缘法美其

  • 伪装直男之初遇美人(一)

    3古里镇,是附近几座山跟村寨最近的一个镇子,这些年来,除了每半月一次的坐诊,萧清随跟桃夭基本上是不会出天云谷的,这次,却是在师公的带领下,一行三人浩浩荡荡的往镇上唯一一座茶馆走去,在桃夭的强烈要求下,一行三人准备去见萧清随的媒人,也是去见传说中的那个宜室宜家貌美如花的清如姑娘,本来男婚女嫁是父母之命

  • 绝地求生:从变成女神开始在线阅读第3章

    转过头,凌若语气平缓:“环儿,我刚才看到五小姐,她好像不太喜欢我……”环儿恨恨的道:“五小姐是嫉妒小姐长得比她好看,才学又好,连相爷都夸,她心里不平,所以素日里总喜欢找小姐的茬,就是刚才的事,若不是她急着走,小姐也不会……”看着环儿,凌若淡淡的道:“说下去。”环儿望着凌若容光逼人的明眸,嘀咕道:“环

  • 〈综〉女主总是英年早逝在线阅读第2节

    慕敬媛强忍着疼痛,手忙脚乱的套上衣衫。她眼底微红,有一丝泪意浮现上来,强忍着难受,夺门而出。守在门外的黑衣保镖见到后,异常吃惊,随后又看了眼门内的情形,面色霎时阴冷,“你……”慕敬媛身子微颤,心里的愤怒和指责,几乎要冲口而出,却见黑衣保镖面容冷峻,一把将门掩上,冷喝:“跟我下来。”慕敬媛揪紧衣襟,亦

  • 超神学院之刺客伍六七第六章在线阅读

    “两位,请住手。”白衣公子,将二人分开,立马劝道。完颜康向前走来说道“王道长,这位是西域白驼山少主人,欧阳克,欧阳公子。”欧阳克拱手向王处一与沙通天“失敬,失敬,在下有事缠身,来迟一步,请各位勿怪。”完颜康见众人到齐,提议道“难得众人相遇一场,小王先敬大家一杯,来人,备酒。”王处一拒道“不必了,我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