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Rw2Xf9

娶定将军未婚妻在线阅读第五章

作者:海底小二 来源:红袖添香

李放有个同班同学,叫高勇。

高勇和李放都是附中的学生,同在一个班。两人关系非常好。

桃小引经常见他们在街区的篮球场打球。

“李老师。”桃小引走过去,打招呼道。

李老师好像没听到,垂着脑袋继续往火盆里丢纸钱。

高勇抬头看见她,叫了声:“桃姐姐。”

桃小引是通过李放认识的高勇,和他不是太熟。高勇给桃小引叫桃姐姐。李放比较亲密些,喊她小引姐姐。

桃小引冲高勇点点头,跟着在火盆前蹲下来:“你们这是——”

李老师终于注意到她,解释道:“我昨晚梦见李放了,他托梦告诉我,他想吃鸡爪了。他最喜欢吃姜婆婆店里腌制的泡椒鸡爪,我刚去买了些回来,怕他不认识回来的路,在这里烧点纸钱给他引引路。”

桃小引这才看到火盆旁放了一碟泡椒鸡爪。

李放在世的时候,李老师是个坚定的科学唯物主义者,从不信鬼神之说,自从李放去世后,她就有些迷信。与其说是迷信,不如说她极其渴望有鬼神之类的这种东西存在。

可怜天下父母心。

如果真的有鬼神存在,比如现在,李放可能就在这里,边听他们聊天边啃着鸡爪吃。

桃小引看着这碟鸡爪,突地想起李放的梦。

梦里,李放最后一眼,看见另外一个自己手里抱着鸡,脑袋上长出了鸡冠。

怎么都和鸡有关?

李老师梦见李放说他想吃鸡爪,应该是因为她昨晚刚看了李放的梦日记,里面多次出现鸡,李放平时又喜欢吃鸡爪。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但如果是周迟来解梦呢?

桃小引咬到舌尖,完了完了完了下意识就想到周迟这个臭脾气和尚。

她默默伸手拿篮子里的纸钱去往火盆里放,和李老师的手碰到一起。桃小引眼角一跳,看到李老师手里的东西——

李放的作文本。

“李老师,你要烧什么?!”顾不得其他,桃小引劈手夺过李老师手里的作文本。

作文本的边沿已经烧了起来,桃小引赶紧扑灭。

打开一看,果然是记有李放梦日记的那个作文本。

李老师疑惑地看着她:“小引,怎么了?”

高勇跟着道:“桃姐姐,你能不能帮我劝劝阿姨,不要再烧李放的东西了。”

听他话里的意思,李老师经常烧李放的遗物。

“你们不懂这些。”李老师叹息,神神叨叨地重复着,“你们不懂这些。”

火苗映在她眼球上,眼睛里面像是藏了一座活火山。

桃小引翻开作文本,翻到梦日记那页,还好只烧掉了一个角,没烧到字。

“李老师。”桃小引把缺角的灰烬弹掉,忍不住问道,“李放和谁一起去的凤凰山?”

“和我。”高勇愧疚地垂下脑袋,“还有大壮二黑他们几个人。”

这几个人都住在时光里街区,平时和李放在一起打篮球,同属街区篮球队里的队员。他们年龄相仿,有的和李放高勇一样都在附中读书,有的在试验学校。

“都怪我,真的都怪我。”高勇的眼泪一颗颗砸在纸钱上,“几乎一路上我都和李放在一起,爬到山顶的时候,我很口渴,就去小卖部买水去了。我当时还问了李放想喝什么,他说想喝盐汽水,于是我丢下他一个人去了小卖部,早知道我就……我终于在货架上找到一瓶盐汽水,拿着去结账的时候,听见外面喊有人坠崖了……”

李老师拍他的背,哽咽道:“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好一会儿,高勇才控制住情绪。

桃小引想象着当时的情景,问:“爬山的时候有谁和李放吵架了没?或者说你们几个人中有没有谁表现异常?”

高勇拧眉沉思了片刻:“没有吧。我们篮球队里的人关系都挺好。”

桃小引讪讪:“哦。”

思路不知不觉就被臭和尚带偏,在李老师面前重提旧事,使李老师再次心伤。再者,当时负责这件事的警察肯定早就问过这些问题。

看着李老师和高勇一起掉泪,桃小引非常自责:“李老师,对不起,我先回家了。”

刚走出去大概十米远,听到身后有人喊:“小引,等一等,作文本。”

桃小引站定。

李老师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作文本。”

桃小引这才意识到手里还拿着李放的作文本,抱歉地递给她:“不好意思,我忘了。”

李老师接过作文本,盯着桃小引的眼睛,突然问:“你刚才问李放去凤凰山那天有没有和谁吵架,是什么意思?”

桃小引本来不想告诉她周迟的解梦,但看着李老师红肿浑浊的眼睛,终还是道:“李放作文本上的梦,我昨晚看过了。”

“我认识一个咳咳咳。”桃小引胳膊遮口鼻咳嗽了几声掩饰过去,改口道,“我上网查了周公解梦,说这是个预知凶梦,做梦之人要小心身边人。”

李老师极度震惊,紧攥着作文本久久说不出话。

“我哥哥今天不在家,我先回家做饭去了。”桃小引再次和李老师道别,不经意间回头,看见火盆前蹲着的高勇正盯着她看。

那个眼神——

桃小引形容不出来,但她一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一阵风吹过,桃小引拢了拢外套,继续往小区方向走。街上的嬉闹声很快驱散她心里的不适,却挡不住她心中的一个念头——

小心身边人,高勇不就是身边人?

“李放不在,没人和你竞争篮球队长,大壮你心里就美吧。”二黑勾着大壮的肩膀,边吃着烤串边从桃小引身边走过去。

大壮掐他的脖子,嘿然一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撬走了李放的小女朋友。”

二黑:“你胡说什么,张芸不是我女朋友,她也不是李放的女朋友,我们之间的关系很纯洁。大壮你思想太脏了。”

大壮:“我脏?这都是三胖子告诉我的,三胖子说你们三个啧啧啧。”

“操,三胖子这个孬货,怪不得李放看他不爽……”

大壮二黑三胖子他们全是街区篮球队的队员。

桃小引看着他们两个的背影,心底蹿上来一股寒意——他们全是李放的身边人,甚至可以说,时光里街区的所有人全都是身边人。

觉得看谁都可疑。

疑神疑鬼的直接后果就是,她夜里好像听到门口有脚步声在徘徊,透过猫眼看过去,走廊里空空荡荡,不见有人影。

*

第二天上午,正气街。

李老师一路打听街道办的位置,她手里拎了一个包,包里放着李放的作文本。

昨晚她一夜没睡,把李放的梦日记看了一遍又一遍,脑子里想着桃小引的话,上网搜周公解梦,并没有搜出来相对应的解释,更没有查到这是预知凶梦要小心身边人之类的话。

不清楚桃小引是怎么在网上搜的,李老师甚至当即在网上订了本周公解梦。

一夜没阖眼,今早起床去学校上班,惦念着解梦,总是心神不宁,请了假后直奔正气街。

电话里说不清,她要亲自来找桃小引问问清楚。

打听到街道办的位置,李老师走过去,经过街角的时候,她被一个光头吸引住目光。

一个眉清目秀的和尚,双手抄在僧袍里,正坐在门槛前晒太阳。

她心里稍稍诧异了下,脚步不停往前走,眼角瞥到一个招牌【解梦事务所】。

李老师:?

顿住脚步,目光再次回落到和尚身上。

半分钟后,她迟疑地走上前:“这里有人解梦吗?”

周迟微微睁开眼:“收费很贵。”

李老师:“没关系,解得准就行。”

周迟:“不准也贵。”

李老师:“……”

半个小时后。

李老师双眼通红,踉跄着跑出去,冲到街口拦了辆出租车:“去警察局。”

*

【据小道消息,周迟今天二进宫。拾起我的瓜.jpg】

【抓了又放?放了又抓?在线表演仰卧起坐。】

【盲猜这次还会再放出来,微笑.jpg】

【上次被放出来是没有确切证据,这次被抓肯定是因为警察掌握了确切的证据。】

【看来是被周家人彻底放弃了。】

【……】

网上沸沸腾腾,警局内肃穆安静。

“周迟,警告你放老实点。”张稳厉声道,“这里是警局,少给我来解梦这一套!”

张稳三十多岁,身着警服,剑眉冷目,眼神似鹰,仿若能刺透人心,没多少个嫌疑人能在他的连番审讯下稳住心神不慌,但对面这个人是为数不多的例外。

上次金老之死是这样,这次李放的梦更是如此,轻飘飘一句解梦就搪塞了过去。

解梦定人生死?

滑稽之谈,荒谬至极。

张稳心里清楚,这次根本不能给周迟定任何罪名。

“金老之死”警方虽然没有实质性证据,但周迟尚在嫌疑人范围内;“李放坠崖”事件就不一样了。

警局案底记录显示,李放于今年元宵节在凤凰山山顶意外失足坠崖。距今已过去两个月。周迟今天通过解梦告诉李放的母亲,李放不是意外失足,而是被人谋杀。

经调查,元宵节的时候,周迟还没下山,灵竹山所有的人都为他证明,元宵节这天,他在山顶打坐了一整天。

且,周迟与李家没有任何关系,理论上来说他参与两个月前的这场意外事件的概率非常小。

至于今天李放的母亲拿着一篇日记到警局报案,口口声声说李放是被人谋杀,恳求警局重新立案调查。周迟确实是这件事背后的“推手”,但并不能因此就认定他是凶手或者说他是在故意扰乱司法程序。

反过来,他们还要劝导李老师不要太过沉迷封建迷信。

周迟安安静静坐着,在张稳的步步逼问下,他表情自始至终没有任何变化。这种无动于衷不是恐怖|分子的冷血麻木,也不是挑衅警方的狂妄之徒,更不是玩世不恭的浪荡二世祖嘴脸。

他的姿态,更像是警方请来协助破案的顾问。

张稳拧眉,锋利的视线牢牢锁定周迟,直言:“你给我解一遍这个梦。”

他倒要看看周迟能说出个什么子丑寅卯来。

周迟睫毛静静垂着,一字一句开口:“梦日记的最后,李放写‘他脑袋上突然长了一个巨大的鸡冠’。梦里人脑袋上长鸡冠,暗示这个人是鸡变的。”

李老师拿着梦日记报案时,张稳就已经看过了这个梦。他记忆力超群,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对李放的梦更是记忆犹新。

他当然记得梦里频频出现的鸡。

李放在梦日记开头就说楼道里有只鸡,好像是在专门等他,一路跟着他到小区门口。

“这个人早就盯上了李放,熟知李家的位置,也了解李放的为人性格。他时常和李放在一起,相处时间久了后,和李放成为了朋友。”

“梦里李放把手里的肉包子掰碎扔给了鸡,鸡一边吃着肉包子一边跟着他,说明在现实生活中,李放和这个人不仅仅是朋友关系,更多的是在施恩。”

“他和李放长得一模一样,李放甚至觉得这就是另外一个自己,预示这个人想取代李放。”

最后,周迟道:“他一路把李放送上了灵车,而他则取代李放,过上了李放的生活。”

张稳眉心拧成一道沟壑:“为什么说是灵车?”

“因为李放说,他戳破车窗,看见小区门口的另外一个自己。”周迟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虚空轻轻戳了下,“纸才能一戳就破。”

李放上的是辆纸扎车。

延伸阅读

宝宝加分智能早教加盟  http://www.vapuna.com/sgj2.shtml
宝宝加分智能早教是国内首家面向0-18岁儿童、儿童家长和幼教工作者,普及先进家庭服务

清宏塑料吹瓶机加盟  http://www.vapuna.com/xn2j.shtml
清宏塑料吹瓶机是一家从事吹瓶机,吹塑机,塑料模具研究、开发和生产的重点企业。工厂凭借

清大阶梯网校加盟  http://www.vapuna.com/slid.shtml
上网校现如今是一个热门的课件了,面对教育行业这些年的推广下,清大阶梯网校抓住了消费者

苏丝家纺加盟  http://www.vapuna.com/ulmk.shtml
江苏苏丝丝绸股份有限公司前身为上海中孚绢纺厂,始建于1923年,1960年由上海迁至

威漫都加盟  http://www.vapuna.com/a18y.shtml
威漫都床上用品是南通夏商纺织品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是夏凉被、床上用品、被子、四件套

飞乐国际加盟  http://www.vapuna.com/xd7.shtml
行业大势所趋,比网购更快捷,比保健品门店更隐私。是及时需求,有需求就想马上买到,所以

乐嘉壁纸加盟  http://www.vapuna.com/s4wb.shtml
乐嘉壁纸几年来,一直致力于壁纸业的发展,是一个专职经营壁纸的公司。本公司经营的进口壁

玉之魂玉器加盟  http://www.vapuna.com/6zng.shtml
镇平县玉之魂珠宝玉器有限公司是中国玉雕之乡玉文化产业的具影响力企业、中国十大具影响力

忋硕加盟  http://www.vapuna.com/ydhq.shtml
忋硕小饰品总部是项链、合金配件、亚克力、耳环、吊坠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

OUSU欧素首饰加盟  http://www.vapuna.com/sxzc.shtml
广州蒂法妮商贸有限公司旗下拥有欧素(OUSU)、蒂法妮(TFN)两个时尚品牌,本公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破案:兵王无敌在线阅读第3章

    日记三:【他说过,一人有千面。】————————————————“大胆!公主的轿子你也敢拦!”侍卫大喝一声,尖亮的矛头对准了那被推倒在地的娇小人儿。“啊,啊啊……”娇小人儿张嘴发出粗噶的声音,双手惊惶地在空中摸索着,眼看着手就要摸到橙亮的毛尖。侍卫微微偏了偏手中的长矛。“竟然是个哑巴啊!还瞎了眼,真

  • 这辈子都不可能守寡(重生)第三章在线阅读

    ……H国著名商业大楼最顶楼--一个妖孽魅惑的男人靠在真皮沙发内,两手扶着扶手,眸光微眯的盯着面前大屏幕。“据可靠消息,国际影后温贝儿已打算退出欧美演艺圈,近日回国。温贝儿在北美发展势头强劲,这次回国,究竟是为了旧爱顾氏总裁,还是别有隐情?”属下恭敬地立在一旁,“BOSS,J已经和顾士爵断了关系,是不

  • 龙血领主在线阅读第十章

    今天,王府里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各苑里更是裙舞飞扬。府里的女人哪个不是在抓紧时间打扮,好在宴会上抓住鄍王的心,从而一步登天,飞上枝头当凤凰。洛兮怏怏然的走进热闹的会客厅里,一点参加宴会的心情都没有,她对这场宴会没兴趣,无奈的奴了奴小嘴,小小声的叹着气,“哎呦,这不是王妃姐姐吗?怎么姗姗来迟了,妹

  • 征服万界之倍增系统在线阅读第4章

    沿着从真新镇一直延伸驶入常磐森林的主道,小赤带着火稚鸡以每小时20公里的速度跑了一个小时,算上山路的原因加大了一点前进难度,这点运动量对于坚持锻炼身体超过五年的小赤而言根本算不了什么。这个世界不是有过一种假设的吗?人类在远古时代也是小精灵中的一种,只不过后来从精灵之中分离了出来,但纵然如此人类的身体

  • 都市之万界登录器第8章在线阅读

    已经有了这种胜券在握的能力,涂化现在也就不急着闯关了。他得先找到王博宇,然后去跟唐博白佳奇会和,交流一下这两个小时里发生的状况。约定会面的地点并没有见到人,涂化就直接去了最近的图书馆。图书馆的拥挤程度和教学楼不相上下,几乎每个阅览室都有任务,虽然大多数都是支线任务,但其他挑战者并不清楚具体情况,大家

  • 从今天开始无限重生在线阅读鸢肩豺目

    孟榛求学云游,多年在外,早就无甚择床不易安眠之症,在梁府,也算是一梦安稳,可习惯使然,仍是起了个大早。迷迷糊糊,方更衣,却听院内传来孟津阵阵赞叹之声,好不聒噪,一瞬愣神,忘了身在梁府,未曾梳洗,便不耐推开窗,意欲吼上孟津两句。推开窗,却见院中,鹅毛大雪,纷纷扬扬,梁尘飞一袭白衣,不知何时,手中多出把

  • 大家都重生了就我没有真是不好意思啊之第十章

    前面那婢女的脚步有些急,姜殊疑惑:“你脚步挺快,有些武功底子?”这好歹是谢王府的婢女,不就是谢之予想找她回去吗,怎么会如此匆忙。不想那婢女突然停了下来,她转身,屈了屈腿,扑通一声跪倒在姜殊面前:“姜姑娘恕罪,奴婢会些身手。奴婢是世子院子里的丫鬟,并非是世子找你,只是见柳二娘与四小姐去了世子的院子,奴

  • 好多美女倒追我之大事情

    田大花放下背上的柴,那么大一捆柴,石头抱了一下没抱动,小脸上便有些不服气,又憋足了劲儿弯腰用力。这孩子长得虎头虎脑,跟柴捆子较劲的样子十分可爱。福妞一边笑哈哈说他“逞能”,一边跑过跟他抬。田大花看着两个孩子抬着柴捆子进了家门,笑眯眯迈步跟在后头。石头和福妞年纪差不多,石头七岁,福妞八岁,俩小孩却是如

  • 大唐全能狠人在线阅读第三章

    谢绿雪一如往常的去荣春院给谢老爷,还有谢夫人请安。走到荣春院门口的时候,恰好碰上了许久未曾见到的大管家唐允正,风尘仆仆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刚刚外出回来。若是前世,谢绿雪顾忌着自己未出阁的姑娘的名声,早就避到一旁去了,连照面都不会与对方打一个。只是重活一世,许多事情她早就看透了,名声这东西,不过是别人

  • 全京城都在等王妃守寡第2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一早,尘文耀带着尘萧离开沁湘村,拎着貔貅袋往东南方向奔去,那是主城居墉城,距离沁湘村数百里。他现在已经达到了灵觉境,数百里也不过数个时辰,只不过带着尘萧,步伐慢了许多。有时候尘萧走不动了还耍赖皮,让尘文耀背着。大陆夜晚闹鬼,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尘文耀虽然已经的灵觉境,但还是不敢晚上在外停留,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