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强植魔师第6章在线阅读

作者:金龙鱼调和油 来源:飞卢小说网

在追楚云非的路上,萧喻遭到了三人的围杀,从他们的装束看得出来,他们出自千机阁。

三人身手不凡,各有所长,一人擅剑,一人使刀,另一人用暗器。

饶是武功再高强,被三个高手围攻,萧喻应付起来也显得吃力。对方下手快、准、狠,势要置萧喻于死地。

一番激烈的缠斗,双方都负伤。萧喻改变战术,决定逐一击破。利用黑夜和树林的优势,佯装逃脱。他轻功不凡,在树林里借着夜色的掩饰,迅速在树上穿梭躲避,首先对付用暗器的。他躲在茂密的树冠处,摸出身上的匕首,伺机而动,在对方转移阵地时,灌注内力扔出匕首,却被对方堪堪避过致命处。匕首深深**对方的肩膀处,那人立刻捂住肩膀,身形不稳从树上滑落跌跪在地上。

这一出手,势必引来其余二人的注意。

萧喻趁此机会,立刻飞身落到受伤之人身边,拔出匕首转身匿入旁边的灌木丛中,闭住呼吸从灌木丛的旁边走出。两人各守一方,正好将萧喻夹在中间,只是暂时没有确认他的方位。

两人不敢放松警惕,站立在树枝上,仔细收搜萧喻的位置,等待时机,将萧喻一击毙命。

三人僵持着,忽有一队人马从树林中疾驰而来,马蹄声越来越近,三人仍旧不轻易妄动。

萧喻在等机会,等马队靠近的机会。

没一会儿,马队逼近萧喻所处的位置,杂乱的声音成功的掩盖了萧喻的气息,只是一瞬间,萧喻飞身而上,在二人还未来得及反应时,萧喻的匕首已经朝一人扔去。

那人举剑去挡,奈何匕首来势太猛,一时不慎,反遭逼回八成内力,重伤自己。

剩下一人,萧喻便无所顾虑。对方虽然武功不凡,却不是对手。

两人过招几百回合,那人终是落于下风,死在剑下。

萧喻也在三人围攻的时候受了些轻伤,顾不得处理伤口,便唤来马儿,继续追着楚云非而去。

对于千机阁的刺杀,一点眉目也没有。行走江湖多年,总有几个仇家,但是,所遇之人皆是正大光明的挑战。若是请千机阁的人来刺杀,不外乎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买自己命的非江湖中人。第二种可能:想要自己死的人,不方便亲自动手。

千机阁,江湖中人尽皆知的存在,这是做买卖人命的生意。阁内高手如云,各有所长。刺杀的成功率十之八九,酬劳根据被杀之人而定。但是,千机阁为何人所创,无人知晓,更无从查证。

客栈内,楚云非正泡着药浴,隔着一道屏风,看着祁少衣的模糊身影,懒懒的说道:“查得如何?”

“司空明当年的确拿到了独一,但是他又临摹了几本,分给了其他人。”

楚云非闭着眼睛,药浴舒适的缓解了身体的疲劳,司空明死了,还不够,那些贼人还没死干净。“司空明的内力并不深厚,他的独一练得也不好,只有其形并无其势。白白糟蹋了这本秘籍。”

“他的内力路数和你家的大体相似,即便如此,也不适合修炼独一。他却勉力为之,到头来死在独一的招式下,也算死得其所。”祁少衣嗤笑道。

“拿到拓本独一的门派,一个都不能活下去。”楚云非睁开双眼,嘴角含笑,复仇开始,接下来就是送他们下去给楚家庄的人谢罪。

“那些门派得到独一后,由于各种原因没办法修炼,或者修炼不成功,一一放弃。只是得益于当年围剿楚家庄的壮举,历经十年,门派发展得都不小。且不说武功如何,规模上,你一个人应付得过来吗?”

“这是小瞧我?”

“少主。”

“何事?”

“你已经泡够一盏茶时间了。”

“知道了。”楚云非起身,拿出布巾擦干身体,穿了里衣走出来。白术立刻为他披上外衣,又恭敬的站在一旁。

白术一板一眼的谦卑模样,倒让祁少衣很感兴趣。他面若冰霜,总是说着恭敬的话,一举一动自有分寸,让人挑不出错处。且,只为楚云非做事,别人可没本事使唤他。见楚云非坐到身旁,祁少衣立刻为楚云非倒了一杯热茶,楚云非接过,闻了闻茶香,喝了半杯。

“白术对你可真上心,特意从花芜客栈买了一包好茶,随身揣着,就为泡给你喝。”

楚云非笑笑,不置可否。

白术抱剑立于一旁,不苟言笑。

“白术,坐下吧,一起喝茶。难为你有心了。”

“是,少主。”

这么听话的属下,实在难得,祁少衣一时起了逗弄的心思,“云非,把白术借我用几天吧。”

听到这话,白术连眼皮都没有抬,端起一杯茶慢慢喝着。

“你那么多得力下属,找我讨白术有何用意?”楚云非含笑的眼眸淡淡扫过祁少衣。

“你就说肯还是不肯?”

“你得问白术。”

“白术。”祁少衣带着讨好的笑意,刻意柔声道。

白术不语,甚至看都不看祁少衣,这让祁少衣很受打击。

楚云非也不管二人,若白术答应祁少衣的请求才奇怪。

“少主,我去守夜。”

“不必,你去休息吧。我给你要了间上房。”

“谢少主。”

对于白术的无视,祁少衣很是无奈,“你的白术,太刻板了,一点也不好玩。”

“好了,谈正事吧。”

在楚家庄的覆灭中,参与围剿的每一个门派都从中获得了利益。两本被誉为武林绝学至宝的独一和历心册被带头的其中两人拿到。司空明已经死去,但是独一还没收回来。另一本是历心册,对修习内功心法有独到之处。这本秘籍本就是楚家人结合自身内功心法和武功路数创出来的。不知被谁,又是怎么传到了江湖中,夸大其作用,竟变成了适用于**,能短时间内大大提高人内力的荒谬说辞。

多少人因为这个谎言对历心册趋之若鹜,又有多少人怀着龌龊的心思,打着为武林除害的幌子,血洗楚家庄,抢空庄内所有的武功秘籍,以及金银珠宝。就连他们身上佩戴的稍微值钱的配饰都被搜刮干净。这番行为,与强盗有何分别。

名门望派自然抢下了独一和历心册并占为己有。但是又怕其他人心生不满,事后在江湖中捅出篓子。于是需要给他们一些好处,例如两本秘笈的拓本,例如言语婉转的怂恿他们成为了强盗,例如不知廉耻的行那苟且之事。

私心作祟,拿到的拓本必然被动了手脚,若是人人的内力都能短时间内大幅度提升,他们在江湖中就丧失了优势。

况且,武林**修行内力的方式不同,也不一定都适合修行历心册。即便可以修炼,也必须配合药物和施针。这也是历心册的秘密,并没有记载在内,而是由家主口口传授,记于脑海。少了这两样,是没办法发挥历心册真正的作用。

楚天朔在楚云非很小的时候,就将这两本秘笈传给他了。那个时候,他身子羸弱,只是记住了内容,修行起来还是很困难的。

楚家庄灭门之后,他才强迫自己修习。

祁少衣拿出了一张名单,里面全是当年参加围剿楚家庄的门派以及参与的带头人。

密密麻麻的写了有二十多个,大多数是小门小派,也有已经去世的,剩下的发展壮大的只有六个门派。

盯着名单,楚云非眸色一暗。随着深入调查,竟然查出来这么多名不见经传的门派,至今仍苟延残喘的存活着。若是他们知道当初得到的那些东西,会让他们在十年后用命来偿还,不知道会不会后悔得双腿打颤。

不,他们不会后悔,那种可以为了一己私欲,枉顾人命的恶贼,怎么会想到报应二字。

“这个姓宋的比较麻烦。”祁少衣蹙眉道。

“有什么麻烦?”楚云非奇道,“论武功,毒术,暗器,他哪一样强过我?”

“不是这个问题,而是,他现在的身份地位与往昔不能比拟。动了他,江湖就不太平了。”

“关我何事?”楚云非收好名单,微微一笑,眉眼透着股狠戾,“我只管报仇,至于江湖,本不在我考虑范围内。”

“苏玦呢?”

“我会让他死得比我姐痛苦千万倍。”淡淡的一句话,令人不寒而栗。

“那是自然。”

关于楚云烟的死,即便将苏玦百般折磨至死,也没办法释怀。

“苏玦现在是萧喻的好友。”

楚云非抬眸看着祁少衣,“你想说什么?”

“你杀了他,萧喻会不会恨你。”祁少衣语气轻柔的说着,眼神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楚云非细微的表情。

这的确是个问题,萧喻现在还不知道云非的真实身份,若苏玦被杀,他一定会恨云非。也可能为苏玦报仇,与云非决一生死。况且,这短短时日,云非已经杀了不少人。在萧喻眼中,他一定是个不分青红皂白的恶人。祁少衣深知萧喻在云非心中的地位,也很不愿意看到他们敌对的局面。

一时沉默,楚云非眉眼柔和了些,又带着些许无奈和哀伤,拿出半块玉佩,温柔的凝视着,以指腹摩挲着,“我别无他选。”

“但愿真相大白的时候,他能理解你。”

楚云非不再言语,他若真能理解就好了,也许还能兑现小时候的诺言。

见楚云非沉默,祁少衣有点内疚,不该在这个时候戳他的伤心事,正想着怎么开口打破僵局,突然想起了重要的事,“云非,他一直以为你是姑娘。”

“我知道。你怕他接受不了我其实是男人的事实?”

“对于他来说,这个转变也太大了吧。”

“的确如此。一般人都接受不了。但是,他说过会娶我,还说这半块玉佩是定情信物。他最重承诺,不会食言的。”提及往事,楚云非眼中满是柔情。

“但是你也没告诉他你是男人呀。”

“他也没问过,算不得骗他。”

“说得也有道理。要是他接受不了你是男人怎么办?”

楚云非再次沉默,他的确没有考虑到这一层。一直坚定的认为,无论自己是何身份,性别,萧喻都会遵守他的诺言,带着另外半块玉佩来寻自己。倘若,他真的不能接受自己是个男人,又该如何?放弃?不,不想,在仇恨中自我折磨十年,只有萧喻是唯一的心灵栖息地。不放弃?死缠烂打?又有何意义。

况且,这世上对男子相恋尚有颇多恶言,遑论成亲了。

长长的叹了口气,楚云非将玉佩仔细的收好,“若真是如此,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祁少衣拍拍楚云非的肩膀,认真的问道:“你真的喜欢萧喻,想要和在一起?”

一想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句话,楚云非满心憧憬,雀跃的情绪称得脸庞更加俊美,“嗯,很喜欢他。”

“你只有小时候见过他,怎么会那么喜欢他?”

“每次你出门办事回来,总会给我讲他在江湖中的事迹。”

“啊?原来是这样呀。”祁少衣哭笑不得,竟是自己让楚云非对萧喻的感情茁壮成长的。一想到萧喻的正直,就有点头疼,虽然他钟情阿蝉,直到现在尚未婚配,让人佩服他的从一而终。若是,他能接受阿蝉就是楚云非这个事实就好了。

两人又谈了会,楚云非觉得有点饿了,便和祁少衣下楼,寻了位置,点了几盘小菜。

菜刚上齐,萧喻就跨入客栈,小二热情的上前招呼。熟悉的声音传来,楚云非偏头一看,就看到了萧喻略显狼狈的模样,发丝有点凌乱,衣服蹭上了泥土,还破了几道口子,隐隐渗着血。

心头一冽,是谁把他伤成这样?心疼和怒气纠缠上涌,杀意散开,祁少衣一把抓住他的手,无奈道:“云非。”

“我失态了。”楚云非回过神来,搁下筷子,向萧喻走去,想看看他是否还有别的伤处。

“对不起,客官,小店客满了。”

“也罢,你给我上几个菜,外加一壶酒。”

“不必了,萧大侠若不嫌弃,可愿与我们同食?”

店小二为难的搓着手,不知道该离开还是继续留下等候吩咐。

见到楚云非,萧喻凝重的心情豁然开朗,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那么渴望见到他。最初只是因为他杀了人,想追来询问原因,现下,见到了,却早已忘了来的目的。只是看着他,就觉得眼中容不下别的东西了。

也许是因为那张和阿蝉相似的脸,让自己的心不自觉被他吸引。

“自然愿意。”

被忽视的店小二,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立刻转身再添了副碗筷。

“不知萧大侠为何如此狼狈?”祁少衣率先发问。

“说来惭愧,夜晚急行,遇上了几个小毛贼。”本想说遭到千机阁的追杀,话到嘴边,看到楚云非似乎含着担忧的眼神,又把真相吞回去了,故作轻松的笑说道。

萧喻喝了口酒,嘲笑自己被千机阁的几个人追得神志不清了,楚云非怎么会担忧自己,一定烛火太过明亮晃了眼,看错了。

“几个小毛贼有这么大本事?”

不在意祁少衣的揶揄,萧喻依旧好脾气的与他交谈。

楚云非实在看不得祁少衣对萧喻的逗弄,出声打断了他们。一边用眼神暗示祁少衣老实吃饭,一边感叹萧喻的脾气真好。被祁少衣阴阳怪气的调侃了半天,语气始终温和如一。真不愧大侠风范。

接下来,三人安静的吃饭,甚少聊天。

祁少衣偷偷打量着楚云非的脸色,淡淡的,外人看不出他的真实情感,祁少衣却能读懂其中含义。他在心疼萧喻受伤,也恼怒敢伤他之人。哎,孤家寡人所不懂的痛苦。为什么没人这么关心自己呢。白术的身影突然闯入心中,不如,待会去逗弄白术。

饭后,楚云非带着萧喻回房包扎伤口。

这期间,萧喻完全没有拒绝的机会,也不想拒绝。他总觉得楚云非身上有着熟悉的感觉,并且这种感觉越来越浓烈,似乎只有和他待在一起才能知道原因,解除疑惑。

萧喻的两处伤口都在手臂上,楚云非轻柔的撕开衣服,用布巾沾水将伤口周围的血渍擦干净后,涂上伤药,仔细的包扎起来。

每一个动作都温柔细致,生怕弄疼了萧喻。

烛火下,楚云非眉目如画,认真的表情更是蛊惑了萧喻的心神,不自觉沉沦在他的温柔之中,竟喃喃喊道:“阿蝉。”这一声呼唤很轻,害怕语气重了,眼前之人就会立刻消失不见,温柔不再。

缱绻婉转的呢喃,让楚云非一怔,睫毛颤了颤,晶亮的眸子望着萧喻,这人俊朗不凡,这人武功高强,这人性子随和,这人行侠仗义,这人哪里都是好的。好得让人惦记了十年,期盼着他兑现小时候的诺言。

佯装没听到,“嗯?”

“对不起。”萧喻恍然醒悟,为刚刚的失态窘迫,眼神四处游离不肯望向楚云非,一句对不起,再也支吾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心跳声很大,像掩饰紧张和羞愧,又怕欲盖弥彰徒增笑料。

“包好了。只是皮肉伤而已,不要紧,明日我再给你换药。”楚云非起身收好药瓶,又坐回来,抬起萧喻的手,看了看,确定包好了,又轻轻放下。

“谢谢楚公子。”萧喻拱手道。

“举手之劳,无需挂怀。”楚云非笑笑,“萧大侠,倘若阿蝉不再是你熟悉的那个人,你还会兑现当年的诺言吗?”

“阿蝉还活着,对吗?”萧喻激动的说道,就知道楚云非之前是骗自己的。

“你只管回答我的问题。”

“自然会。男子汉一言九鼎。”具有冲击性的消息炸得萧喻激荡澎湃,只要阿蝉还活着,只要她还活着,定要娶她为妻,护她一生一世。

“你也累了,早些休息。客房已满,若不嫌弃,就劳萧大侠在躺椅上委屈一晚。”

“多谢楚公子。”

楚云非除了外衣,放下床幔,侧身躺下,嘴角微微勾起。

这一夜,楚云非睡得安稳舒坦,萧喻则激动得辗转反侧,过了卯时才迷糊睡去。

第二日,楚云非几人继续赶路,萧喻也很自然的同行。

相处的时间增多,萧喻有了更多的机会了解楚云非。他是楚天朔的儿子,虽然此事还未得到证实。但他杀那些人都是为了报仇,并非滥杀无辜。看他的模样,并非大奸大恶之人,此行必不简单。

当年楚家庄惨遭灭门,江湖中人心知肚明,只是为了霸占两本武林绝学,随意杜撰的借口罢了。父亲人轻言微,根本没资格为楚家庄说上一两句公道话,碍于门派生存,只得无奈放弃与之对抗,默默看着一切的发生而无能为力。为此,父亲一直自责。十年里,将凌霄山庄壮大,以便将来维护武林正义。

父亲每次对旧事的叹息,萧喻都觉得自己的责任重大,江湖的险恶数不胜数,只愿自己的微薄之力能维护些许公正。

面对楚云非的事,再扯出了楚家庄,萧喻怎么都没办法坐视不理。若是换做别人,萧喻一定会杀了他,为死去的人报仇,也为尚在人世的减少个强劲而残忍的敌人。

可是,这个人是楚云非,和阿蝉相似之人。他能轻易吸引自己全部视线,牵动自己的心跳和心情。

所以,没办法公私分明了。

三天的相处,萧喻因楚云非对菜色的喜好而惊讶,他竟然和阿蝉的喜好一样。这只是巧合吗?

接下来的几天,萧喻仔细观察着楚云非,暗自将他和阿蝉进行对比。渐渐的,心中隐约有个大胆的猜测,只待印证。

延伸阅读

梦想岛加盟  http://www.nflbldgcenter.com/av2p.shtml
梦想岛创意礼品是北京梦想岛有限公司下设的直营销售公司,负责公司的国内和国外销售工作。

香车之恋车饰创意馆加盟  http://www.nflbldgcenter.com/aayf.shtml
香车之恋是成都韩香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专属品牌。公司以“妆点生活”为已任,致力于家饰、

博古斋画廊加盟  http://www.nflbldgcenter.com/bh2s.shtml
上海博古斋拍卖有限公司组建于2006年12月8日,2007年4月被国家文物局正式批准

诺加留学加盟  http://www.nflbldgcenter.com/bp7w.shtml
诺加留学每个地区都会有好老师,老师还是当地招比较好,当地的老师熟悉本地的教育政策,考

爱家乡加盟  http://www.nflbldgcenter.com/ycnv.shtml
爱家乡饮料秉承“产品质量,消费者至上”的原则,严格按照对食品工业的管理规定,坚持高标

盛试制造加盟  http://www.nflbldgcenter.com/pj1x.shtml
高盛试验机制造有限公司位于中国济南袁柳工业园,主营冲击试验低温槽,冲击试验拉床,冲击

kanak加盟  http://www.nflbldgcenter.com/xf31.shtml
kanak工艺品总部是项链、手链、耳环、吊坠、发夹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

俏丽肤化妆品加盟  http://www.nflbldgcenter.com/b3ib.shtml
俏丽肤化妆品加盟详情深圳俏丽肤化妆品有限公司主营护肤品代理,品牌有菩古玛丽,自然之谜

丽族护肤品加盟  http://www.nflbldgcenter.com/dov8.shtml
丽族护肤品自1995年成立以来始终坚持以质量以技术、服务、信誉开拓为发展在广大新老客

泉笙道加盟  http://www.nflbldgcenter.com/ptns.shtml
泉笙道茶叶专营黑茶、茶具的国内销售和对外贸易。她与长沙蔚都实业共同研发了茶叶饮用史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宫女逆袭手册 [参赛作品]关于斋藤君的意外

    第二天一大早,近藤就带着几十名新选组队员出发了。和小依预料的差不多,他们到了一个地方又被人家赶到了另一个地方,一天下来,都已疲惫不堪了。好不容易到达九条河源,却又被士兵阻拦在外。“你们有没有搞错,逗我们很好玩吗?”小依一天走下来累得半死,现在脾气很火爆。“堂堂新选组居然还带女人,说出去可真是令人耻笑

  • 假面铠装第3章在线阅读

    第一是那两个粗壮仆妇一直守在门口虎视眈眈。第二是她没有钱。原主除了几套换洗的破衣裳以外连个首饰都没有,穷得一逼,根本没钱买药。凤紫想了无数办法,最后决定靠她前世的医术来挣药钱。因为白萝卜告诉她,这个世界的草药和大中华是一样的,她对自己的医术有信心。也许是老天爷心情好凤紫否极泰来,她这个治病赚钱的念头

  • 猖狂女王之拆家魔宠

    最终,从三哈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的熟悉目光中,撒旦决定把这只三哈取名为“哈姆太郎”,不求这只三哈和哈姆太郎一样乐于助人的贴心,但求乖巧一点就好。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大魔王啊!哪怕是三哈也不可能无视他的威严吧?也许是魔王的“威严”起到了作用,哈姆太郎竟然真的意外地乖巧,这几天都在熟悉环境,从不随地乱解决生理

  • 女纨绔[穿书]在线阅读第十章

    大哥,这没有什么,不过是不希望二哥身陷情网,最终忘记自己是谁,否则我也不需要故意让食人花去攻击他的那位人类心上人,还故意因为救她被食人花伤成重伤,甚至受到生死伤害。三弟,你以后别在冒险做这种事情,稍有不慎你便会死掉!大哥你与二哥对我甚是好,更加是我的大哥与二哥,我不能够眼睁睁看着二哥因为一个人类女子

  • 讼师科举日常在线阅读第6节

    幻月森林,一颗树上,几个黑影在谈话。“今天居然下雨,害得我们在躲在树上,不然直接在山道上抢了那辆车,不知道今天的少女有多少,嘿嘿”一道猥琐的笑声从树上传出,说完这黑影的主人还舔了舔嘴唇。“安静点,把穆少交代的事情做好就行了,那车马上就过来了,在森林里也一样,而且这里更隐蔽”另一个声音也传了过来。“嗯

  • 综琼瑶之凤鸾第9章在线阅读

    今日下学早,三人去了街上。正走着,也不知是谁家的小狗窜了出来。魏婴一蹦离得老远,江澄挡在他身前为他驱赶。太长时间没见到过狗,寒亭都有些忘记了要帮魏婴克服对狗恐惧的事了。“刚才吓死了我了,多谢了。”魏婴勾着江澄脖子,笑着说道。“我说了帮你赶狗,就帮你赶狗,说话算话。”江澄拍了拍胸脯。…回去时候魏婴和江

  • 被迫和亲的世子在线阅读第九章

    “董事长怎么突然来了研发中心,是有什么事吗?”谢晋警惕地问。想到以前的种种事迹,他很怕对方在这当口上突然作死。楼清焰云淡风轻:“没什么事,就是来看看研发进度。你带我溜溜?”智能研发中心的所有项目都是围绕虚拟偶像进行的,佳辉也不是没有其他AI项目,但被归类到了软件研发中心。楼清焰最重视的一个组,叫做“

  • 凤小云传奇之突发事件(9)

    低下头一看,是绯月姐打来的电话。接通后,绯月姐傲人的身材投影在王楚面前,别误会,是穿着衣服的。“呔!何方妖孽。“还没等王楚开口,绯月就炸毛了起来。显然她是因为王楚现在的样子受惊了。王楚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后才说道:“绯月姐,是我。“听见声音,绯月才确定眼前的人型物体正是王楚,随后惊讶的说道:“弟弟,才一

  • 我有最美师尊在线阅读第8章

    早晨的医院里安逸得就像是与世隔绝一样.此时的空气中总是蕴藏着一种令人神清气爽的魔力,和煦的阳光从葱绿的树叶中穿过,在地上洒下斑驳的光斑,鸟雀在树上叽叽喳喳地欢歌,仿佛在欢送康复出院的人们.在秦宇枫送完早餐寒暄了几句准备离开时,由于凌倩的掺和,凌晴被要求送一下秦宇枫.从病房里出来后,敏感的凌晴发觉秦宇

  • tf快穿之重生我是大明星在线阅读中楚帝国

    苍天有问兮,漫漫中原;世人离乱兮,列国纷争。草木零落兮,旧土生春;浩瀚星辰兮,国出良才。北有大荒兮,枯骨重重;南有猛兽兮,坐视眈眈;西有奔马兮,原野萧萧;东有故海兮,滩涂漭漭。帝星临照兮,国之于楚;巍巍铁衣兮,佑我民于苍苍。——《楚歌·国运》有传说称中州大陆原本也是海的一部分,直到有一天海底巨变,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