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一炁种长生天谷洞白狐妖

作者:秋溟子 来源:纵横中文网

巨大的声响,震的天地动摇,这一幕也看傻了张辅汉,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这突然而来的情况,白千柔的头发散乱,仰天长啸,凄凉的声音撕裂整个长空,衣衫和长长的黑发在狂风中乱舞,眼角的泪水被风吹的粉碎,剧烈的痛让她极为狂躁。她举起双手,那十指指甲漆黑,有近一尺长,在空中乱抓,闪烁的电光让她显得狰狞,一股气流从她身上向四处散去,气流所及之处,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不论石块、草木、泥土震的漫天皆是。

白千柔的身后,顿时露出九条白色狐狸尾巴,随着白千柔的嘶吼,扭曲的表情,在她身后扭动着,由于挣扎,那白色尾巴向周围的树木绕去,瞬间那碗大的树,连根拔起拦腰折断,场面恐怖。随即又是一道天雷落下,闪电比刚才的那道,又粗了好几倍,猛的向白千柔的头部击去,顿时白千柔结起白色光盾,那闪电击在光盾上,发出极为刺眼的光芒,随即天地动摇,数丈的烟尘将白千柔湮没。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张辅汉身后响起孙夫人询问声,张辅汉目视眼前的场景,呆呆的回道:“白,白姑娘,原来是白狐妖。”

孙夫人狂吼道:“白狐妖又怎样,她可是救了无数人性命,天理何在,天理何在呀。”

孙夫人哭着跪在地上,直至尘埃落定,起身奔向躺在地上白千柔。白千柔此刻十分虚弱,气息微弱的仅有一丝,她躺在一个巨大的泥坑里,浑身是血。孙夫人将她抱在怀里,失声的叫着白千柔的名字,白千柔眉头微紧,一口鲜血从口吐出,喷洒一地。

“千柔,千柔,你没事吧,我就这带你离开。”

白千柔根本说不出话,微弱的气息说出完全听不清的三个字:“对不起……”

待白千柔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了床上,望着醒来的白千柔,孙夫人高兴的擦去眼角的泪水,然后说道:“千柔,你终于醒了,你吓坏嫂子了,你知道吗?”

看着一直守在自己身边的孙夫人,白千柔很感动,此刻她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微笑着对孙夫人道:“嫂子,对不起,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们我的身份,我,我是……”

孙夫人没有让白千柔往下说,用手轻轻的按在她的嘴唇上,对白千柔道:“不重要,你是什么都不重要,你的善良那苍天看不见,可是我和你张大哥看得见,要怨就怨这苍天无眼,怎么会给你降下这九天雷劫。”

白千柔情绪低落,心底一丝悲凉,喃喃的说道:“不怨苍天,是因为我杀了千年首乌精,用其炼药才除去这场瘟疫,这首乌精本是瑶池王母培养的药仙,是我违背天意,才有此天劫。”

“千柔,委屈你了。”

孙夫人没有想到白千柔的雷劫是因为救这数千生命才有此难,打心底更是感动,整理了白千柔额头有些凌乱的头发,心里各种酸楚。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回头一看,原来是弟子赵升站在门口,孙夫人擦掉泪痕,走过去问道:“是有什么事吗?”

赵升听到孙夫人的询问,恭敬行礼,回答说道:“师娘,师父说千柔姑娘要是醒了,就麻烦夫人去客堂一趟,有急事。”

孙夫人心里略有明白,转身面向白千柔,紧紧握住她的手,让白千柔感到特别温暖,孙夫人对她说道:“你这刚刚才醒来,需要好好的休息,我一会儿叫人给你送些吃的来,你安心的好好养着,知道吗?”

白千柔微微点头,对孙夫人道:“夫人有事就先忙吧,我没事的。”

孙夫人和赵升一起来到客堂,张辅汉脸色不好的坐在那里,孙夫人忙问道:“辅汉,这是有什么事情了吗?”

“白千柔是狐妖的事情,现在到处都传遍了,说这场瘟疫是白千柔这邪祟搞的,这些人要求我们交出人,不然……”

孙夫人一听,怒道:“这些人怎么如此忘恩,要不是千柔,他们早全死了,不但不报答恩情,现在还这样污蔑,这良心何在?”

“我们当然清楚白姑娘是无辜,可是这些愚民,是听了那乌神教的蛊惑,非说是狐妖作乱,现在他们聚集千人,要我们交出人,不然就要放火烧了这草庐。”

孙夫人猛的起身道:“所以呢,所以我们就要把人交出去?张辅汉别忘记我现在肚里孩子是怎么来的,别忘记你的腿伤是怎么好的。”

张辅汉没有多做解释,而是陷入沉默,一旁的王长解释道:“师娘别急,师父没有要交出白姑娘的意思,只是眼前的形式,我们必须要想出个办法,师父近日都在为此事周旋,夜不能寐极为烦心。”

孙夫人这才消了气,回坐到椅子上,说道:“最好是这样,总之一点,我不许任何人伤害千柔。”

这时候跑来一个弟子,气喘吁吁的说道:“不好了,桥对面聚集了好多人,吵嚷着要我们交出狐妖,还说我们是和白狐妖是一伙的,故意弄出这场瘟疫,就为了骗收弟子,扩大势力。”

“乌神教这帮龟孙子,为了将我张辅汉赶出蜀中,此等妖言也说的出,我张辅汉就不信了,他们能闹出哪样。”

张辅汉说着一拍椅子扶手,猛的起身向迎仙桥走去,一出门就远远的听见,那些人齐声喊着:“狐妖作祟,降下瘟疫,烈火焚烧,还其安宁。”

那些人看见张辅汉,呼声更是高涨,无论张辅汉和孙夫人如何解释,这些人都听不见进去,只听各种说词从人群传来:

“天下哪有狐妖会救人,你们就是一伙的!”

“身为道人,不降妖除魔,我看就是假道士,骗我们加入他们门派的!”

“我说怎么谁都医治不了,偏偏她有药方,原来是狐妖啊!”

“一日不交出狐妖,我们就一日不走,必须交出狐妖,以烈火焚烧!”

看着这一幕幕愚痴的样子,张辅汉愤怒的拔剑,孙夫人知道张辅汉性子急,赶紧制止,小声道:“不要激动,随意犯杀戒,你还想白日飞升吗,龙虎丹白炼了?”

张辅汉忍住怒火,转身向草庐走去,这时候白千柔已经站在门外,单薄的样子,看着让人极为怜惜,无神的双目,看见气匆匆走来的张辅汉,和远处吵嚷的喧哗声,她早已明白怎么回事。

看见白千柔,张辅汉不知道如何给白千柔解释,气氛显得几分尴尬,有点结巴的问道:“白姑娘,你怎么……”

张辅汉还未问出口,孙夫人就从张辅汉身后走到前面,挡住了张辅汉未让他继续说,走到白千柔身边,握着白千柔的手安慰道:“你别听外面的人胡说八道,他们是受到乌神教蛊惑,我和你张大哥会想到办法的。”

白千柔微微一笑,这笑容却充满了悲伤、疲倦与失望,对着孙夫人回道:“嫂子的心意我明白,可是今日我若不出去,那么这里将会不复存在,您和张大哥的努力不能因为我,而化为泡影,我现在已经是这样子,万念俱灭,修道,道,似乎已经成为笑话。”

张辅汉道:“白姑娘,你可不能有此念头,你的善良,我们是深知的,肯定有办法的。”

这时候王长在一旁说道:“我觉得我们现在,不该在这里不可久留,我们人走了,他们也不能怎样,应该带着白姑娘找一个地方好好养好伤势再说。”

赵升在一旁略带迟疑的说道:“我倒是有个提议,要是白姑娘不介意,我们可以一起到姑娘洞府,在那深山之中,他们肯定是找不到我们的,等过了风头我们再回来,到了夜晚,我们就从后面的送仙桥出去。”

孙夫人听了后,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便对白千柔道:“千柔,这是一个好办法,只是你信任我们吗?”

白千柔此刻其实已不在意这些,她的身心已经被击垮,她看了看张辅汉他们寥寥几人,估计在这里势单力薄,和外面的人周旋那是绝无可能,便点头答应了。到了夜晚时分,白千柔就带着张辅汉孙夫人他们,以及为数不多的几个弟子,一起从送仙桥出发,往老鹳顶处“天谷洞”赶去,“天谷洞”在大坪山老鹳顶西侧,洞口极为隐蔽无人能知。

就这样,他们在洞内住了数月之久,白千柔受伤过重,已经无法恢复到当初,山下的那些愚民却一直死抓不放,甚至集群的人还越来越多,更有的往山中寻来,这让张辅汉很是头疼,外加上孙夫人的肚子也一天天慢慢大起来,总不能让自己夫人在这山洞中产子,张辅汉心里也是进退两难。

“张大哥,您有心事吗?”

张辅汉回头一看原来是白千柔,关心的说道:“你身体还没有痊愈,不易于多走动,你赶紧的回去休息吧。”

白千柔就地坐下,双手抱膝,在洞口望着远方,默默的说道:“张大哥,您说究竟何为道,这道究竟是什么?”

张辅汉道:“师尊言,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白千柔沉默了一会儿,继续道:“这就是道吗?确实是‘玄之又玄’,为何几千年的修行,我却感觉不到半分,真的有道的存在吗。”

两人陷入沉默,彼此都没有再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张辅汉知道,白千柔此刻的情绪在最是低谷,此刻说什么都没有用,也许唯有时间来消化。其实白千柔对眼前的形式都看在眼里,她又怎会不知,她已无心道果,思来想去,既然如此,怎么能让自己一人,而连累了大家。

在夜深的时候,白千柔趁着大家熟睡,用妖术将所有人迷晕,然后将自己的三千年修为输给了张辅汉,然后自己一人独子走出“天谷洞”。老鹳顶的夜,很宁静,漫天的星辰,从未有过今夜这么美,一轮弯月,斜挂在天际,山风吹在她脸上微凉,但白千柔的心更凉,她的脸色在微弱的月光下白的吓人,衣裙在风中舞动,发丝随风而起,她望着远处细想自己这几千年来的信仰似乎都化成了泡影。

白千柔冷笑起来,泪水冰凉的从眼角流下,她的悲伤犹如这无尽的黑夜,看不到尽头,自己的信念没有了,原来自己一直追寻的所谓的道,却是如此不堪一击,原以为只要自己一心向善积德,便会换回同等回报,可是这些亲自被自己救下的人,却因自己是妖,要将自己杀之而后快,所追求的天道,却不分青白对自己降下雷劫,那么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便纵身一跃跳下了悬崖,她的身体在空中落下,这种失重感此刻才让她感觉到沉重的身体有一丝轻盈。

张辅汉他们第二日醒来,四处都找不到白千柔,最后在悬崖下找到她的尸体,所有人围绕着,唯有哽咽代替了语言,不禁落下眼泪,一阵白光后,她显出白狐真身,在她身边的野花开的十分艳丽,在微风中轻轻摇曳,天空飘下细如发丝的雨,让草叶上似乎都挂满了泪珠,孙夫人上前,抱起小白狐,默念道:“千柔,别怕,有嫂子在,嫂子带你回去。”

张辅汉为了纪念白狐恩德,便立誓此生不杀狐族,并将白狐的尸体埋葬于天谷洞旁,自己也将当年白狐修炼的天谷洞,作为自己修炼的场所。

所以孙夫人道:“白衣狐仙,我们的确亏欠太多,而如今白衣狐仙已经恢复神籍,因为善举重新回到尊师身边成为清和玉女,这次再次临凡天谷洞中,传授你吐纳清和之法,所以缘分就是如此,成就了你的仙缘仙根。”

张辅汉听后若有所思,静静的喝茶到深夜。

延伸阅读

信工金点加盟  http://www.mybrokerbytes.com/gcfj.shtml
信工金点:主要以定制实木百叶窗、实木百叶门、室内门窗、衣柜、橱柜、书柜、酒柜、鞋柜、

鲨鱼甜心配饰加盟  http://www.mybrokerbytes.com/bg41.shtml
SHARKBABY鲨鱼甜心,是一个原创潮流配饰品牌,深圳莎贝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专注于精

BEBECO加盟  http://www.mybrokerbytes.com/nnm9.shtml
BEBECO护肤品是深圳市龙岗区南湾大成化妆品商行经销批发商品,商行经销的化妆品销量

乐歪歪童装加盟  http://www.mybrokerbytes.com/sht3.shtml
童装行业需求量正在向不断增长的趋势发展,这让许多投资者找到了创业方向。以韩版时尚童装

正宗陕西凉皮加盟  http://www.mybrokerbytes.com/nxve.shtml
陕西,大家都会像大一个小吃,那就是陕西凉皮,没错,今天小编为你带来的就是这个好吃的特

奥宝加盟  http://www.mybrokerbytes.com/ahf7.shtml
奥宝玩具总部是中国目前发展潜力的动漫文化产业企业之一,近年来总部大力发展及积很推动动

牛蛮吉牛腩饭加盟  http://www.mybrokerbytes.com/q7y.shtml
牛蛮吉牛腩饭是以广府牛腩饭为特色的餐饮品牌,配方来自五星级酒店、拥有30年经验的老师

曼星加盟  http://www.mybrokerbytes.com/abpi.shtml
曼星床上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蓝派加盟  http://www.mybrokerbytes.com/g1so.shtml
蓝派床上用品总部始建于1997年,立足于国内外家纺之都,是国内涉足家用纺织品行业较早

点点当加盟  http://www.mybrokerbytes.com/gcq3.shtml
如今已经成为行业标杆的点点当,已经获得事业成功的加盟商们,曾经他们也有着与你类似的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夫人她多娇媚(重生)之所谓的中间调合人

    国术就是这样儿,关键看架子摆的正不正,练的对不对路子。马彪子先是给我打活了腰眼,这是其一,其二,他教的时候,给我摆了架子。告诉了我,什么姿势对,什么姿势不对,自个儿的毛病在哪儿,怎么纠正。几句话,一下子就给点透,接下来,我照着练就是了。我开始变的低调起来。尽管同学们看我的眼神儿有些奇怪,但我不以为然

  • 江心白杨在线阅读第五节

    急忙追出去,果然见到朱茜茜挨着墙壁慢慢向前走。赶紧拉住问:“你去哪里?”潘杰也跟出来站旁边。朱茜茜眼睛突然一红,栽进安谦语怀里哭起来:“我不想活啦,呜呜呜……”潘杰没想到几本破漫画能把朱茜茜心疼成这样:“不就几本漫画嘛,至于吗?”“至于吗?我多少年的心血你问我至于吗?每一件都是我的挚爱,全没了,呜呜

  • 原著剧情又崩了在线阅读第5节

    周围不可置信的抽气声汇聚在一起,个别村民手中的武器甚至随声而落,砰地砸了脚,差点也连带着闪了腰。朴素的枫之村村民们生平第一次见识到这种操作,他们这才发现,原来战斗,还能这么玩。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在他们面前打开了一条小缝,透出来乌漆嘛黑让人想拔腿就跑的光……半妖套路深,放他们回农村!日暮篱整个表情都僵

  • [魔道祖师+陈情令]殊途同归章:什么?!欲之蛋!

    第一章:什么?!欲之蛋!一幢楼房里,闹铃大作。“亚梦酱!起床啦!!!”四个甜心大喊。“哎呀,大周末的,你们发什么疯啊,让我多睡会儿。”亚梦眼都不睁一下,翻身接着睡。“亚梦,”戴雅落到亚梦枕边,“快起来,有急事。”“什么急事不能等等再说呀。算了,让你们折腾的睡不着了。”亚梦爬起来,嘟囔道。“我们发现了

  • 圣斗士星矢海皇异界篇之初见修行者大战

    小和尚正愁不知道怎么解决寒气,这就刚好送上来一个骷髅鬼修。“小和尚,你护住这小伙子,我去收拾骷髅鬼。”白衣身影说完,右手提起一根毛笔,没错,就是毛笔,只是相比正常的毛笔略要大几分。毛笔挥出,一道白色气刃便横切而上,目标直指前方骷髅鬼。在白色气刃挥出时,小寒子顿时感觉一股正气油然而生,这股正气给他一种

  • [主美队]平行世界第6章在线阅读

    “有人么?请开门。”兰特的箱子不止一箱,箱子里的油灯不止两盏。做生意这一行,决不能太死板,需灵活变通。比如现在,天黑路滑,一盏油灯的价钱可以三四十算计了。兰特敲响的这个门的阁间,是在车厢的首要位置,里面黑灯瞎火,估计又可以好好谈价钱了。里面没有响应,总不可能没人吧,他记得来的时候人都快挤破了。他的手

  • 六道归墟诀密室探险(2)

    程奕一本正经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进去出不来,那大概意味着三楼整个楼层就是一间大密室。“我们两个先上去吧,颜知害怕,让顾朗陪她在楼下吧。”我叹了口气,不知道自己做的决定对不对。程奕打量着看了我一眼,若有所思的对我浅笑了一下。“白了听,你好像一点也不害怕。”“都是假的,有什么好害怕的。”我的语气太过平

  • 被迫男扮女装嫁给冰冷蛇王第八章在线阅读

    看着低头不语的剑尘,长阳明月一双大眼睛眨了眨,接着走到剑尘的身边,说道:“四弟,你也不要太难过了,以后有人欺负你,你就告诉姐姐,姐姐替你狠狠的揍他一顿。”长阳明月以为剑尘是因为自己无法修炼圣力所以才感到难过。听了这话,剑尘的脸上不由的露出一丝笑容,抬起头目光看着长阳明月,说道:“放心吧,二姐,我并不

  • 傲雪凌霜之这是我应该做的!

    宋卉妍不满地瞅了一眼刘雯。到底不是贴心的自己人,用起来太不顺手了。“不不不,请总裁放心,我会安排好的。”眼见宋卉妍有些发火,刘雯连忙说道。……叶明成为总裁宋卉妍的专职司机的消息,在公司里不胫而走,所有人心头狂震。再联想到传闻中,他身负绝世武功的伟岸身姿,这让凡是认识叶明的人,都用着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 守护甜心之血色彼澄第7章在线阅读

    李如烟见武贤不说话,伤心的垂下眸子……“一见公子之时,便以倾心,此生!公子不嫁!”武贤一时间无话可说……自己可是圣僧的徒弟……入了佛门,怎可娶妻!李如烟见武贤不说话,趁着他不注意,往他的脸上啵唧一口!武贤愣愣的看着李如烟……不是说古代的女孩子都比较的含蓄,矜持嘛……怎么这丫的一点儿都不含蓄……矜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