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通天符道在线阅读第6节

作者:凡间烟火 来源:纵横中文网

1

“嘿嘿~”

“花花,你看看你给我捅的篓子,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不能在街上明目张胆的绑架一个无辜人,用氰化物让他中毒,然后不顾危险地将他解剖,分尸,把他的眼珠放进奶茶,把他的骨头当做画笔,把他的牙齿作为装饰,把他的人皮做成画布,让他的肠子从三楼拖到一楼,这样太不检点了,你知道我有洁癖的!拜托下次杀人的时候能不能找个妥当的地方然后他妈的给我把现场收拾干净?!你妈的,这人有脚气!”

……

2

房间就是随处可见的普通书房,不过现在的这里,一本书都没有,前任主人一定是在搬家时把这些书拿走了。

小房间里相比外面,有种湿冷的感觉,在这里待了那么一会好像我的皮肤都沾上了水滴,吸附在了肉体上。

很快,那两个人站好了自己的位置,就开始继续了。

“现在,可以说你的计划了吧。”

“当然。”A肯定到,“如今,我帮助那个地方所研制的机器,已经归我使用了。”

“什么?你是怎么做到的?”

“无动于衷是最大的魔鬼,如果光是想着【我不行】就放弃掉的话,那么我们的复仇将永远只是口说而已。”

“继续,你占有了他们的机器,你打算做什么?”

“那就是我的事了,我旗帜鲜明,我们偏题了先生。事实上,那群家伙只是猖獗一时,我相信,只要我们继续努力,就一定能让他们四分五裂,走得个自取灭亡的下场,但是,现在的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那就是,某个人提出的【人肉扫荡计划】”

“什么?这是个什么计划?我的孩子们不会有危险吧?”

“问题就出在这,这就是你需要解决的事了,而我的计划,可以帮助你的孩子们。”

“快说!”

“很简单,说翻了,这个计划就是送死罢了,而你的孩子们,就是送死队伍里的一员。要想帮助他们,就必须加入那个计划,不过,不是在他们的手上利用,而是在我,我这个掌握最高权限的人手上利用。”

“我懂你的意思了。”

“你或许还会为自己能不能救出他们而感到忧愁,毕竟,这计划风险太大了,所以,我会给你一个权限。”

“什么权限?”

“听起来有那么点恶心,但是,我可以给你活下去的,力量。”两个人消失了。

只有我一个人还站在那里,空气湿湿的,我的胳膊也湿湿的。

所以,比起他们说的,我还是比较关心这两个人是哪来的?真的是,幽灵吗?怎么可能会凭空就出现在那里。

全息投影技术吗?还是说有人搞鬼?我非得把真相揪出来不可。

再说起他们的事,我是更加摸不着头脑,两个人的谈话是在谈些什么?笑里藏刀的阴谋吗?不过B看起来只是一位普通的父亲,而A嘛,虽然以貌取人不太好,他也并不是长得太挫,而是……怎么说呢,我看着他就觉得有一种很危险的感觉,似乎这个人一直在聊天之际瞥见着我。

那是一种死神盯紧猎物的眼神,装满了渴望和需求。

那也是惹人不快的眼神,像是?像是在观察着我,总有种像是被磁铁吸引的感觉,那多变的双眸,里面装满了如同调色盘的东西,红黑紫的切换,那红,是血,那黑,是夜,那紫,是潜藏的悲哀。

猛然,墙上的一张画(装在画框里)突然飞出,我灵敏地闪开,画框撞在了另一面墙上,它像是身后被人踢了一脚于是才飞了出来,我被吓了一跳,在画框的骚动结束后便拍拍自己的胸口安慰着自己。

我走上去,发现墙上并没有机关,我又检查了画框背面贴着的一张纸,上面只写着四个字,但却惹起一阵阵恶寒:

离开这里。

正当我冥思苦想时,下个瞬间,有人猛撞着我来时的门,他一定听到了房间有声响,不过他不是撞着小房间的门,而是外面那扇我来厨房的大门。

——一个灵魂正试图进入。

“诶?有,有活人!”我不由自主的笑起来,立刻忘掉了之前的事,抚着桌子猛跑过去,大喊道:“喂,我是人类,活人,抱歉在你的别墅里打扰了。”我没跑到一半的路程,猛地,门被撞开了,我赶紧像是勒马一样刹住脚步,差点“扑通”一声被吓晕。全身哆嗦着。

我敢发誓,这是我见过最猎奇的“活人”了,眼前一个穿着蜂农装的大汉,身高足足5、6米,皮肤是那种像是死猪肉般的颜色。更寒心的是,他头上戴着一个包裹着他全部脑袋的蜂窝,蜂窝的一个个小房间密密麻麻的分布着。

艹……

“欧”我感觉想吐,赶紧刹住自己的脚步,他左手拿着短镰刀,朝我愤怒的跺脚,貌似大地也随着颤抖起来,“跑”我大喊,自怪鱼和修女的事件后,我显得比以前还要冷静,我就该知道,这地方没有正常人!

“啊——”我扯着嗓音大喊,想把这种压力当做自己的动力,蜂农也开始跑起来,这家伙虽然块头大,但奔跑速度分外起劲,他打碎了旁边的桌子,誓要毁灭一切阻挡物。我发疯的不断跑着,之间的距离慢慢拉近,这样不是办法,我一边闪躲着各种桌子一边找出出路。突然的拉锯战一触即发!俶地,我看见转角处的一间棕褐色的小门就这样不起眼的刻在墙上,“找到了,后门后门后门。”我卯足了这几年未用的猛劲向前冲去,来到门前,还别说什么用手开门,这种情况下谁有这种闲心?“恶”我侧着身子用肩膀撞开门,他咆哮着,不甘心猎物就这样溜之大吉,“哗哗哗”他用镰刀把周围流动的空气砍得四分五裂——他的眼中只有毁灭与杀戮!

泥泞的小道,腐烂的枯叶在空中丧着哭脸转圈。此时已经跑出了别墅,来到了后花园,映入眼帘的是摆放在两旁的尖锐的荆棘丛以及荆棘丛未涉及的中间的一个通道,我不敢停歇的往前跑着,根本来不及回头查看,这场景貌似也发生在以前的怪鱼事件中。猛地,蜂农猛地用镰刀向自己挥来,要是被那玩意砍中,想也知道会发生什么!没办法,我灵敏的往前滚去,进入荆棘丛背后的地方。

然而麻烦的事一个接一个地来!

“我去——”眼前满布着足足6台大机器,这玩意已经可以和蜂农一样大块头了,六台机器整齐的两边三台放置在靠墙的地方,乳白色的机器,大约每台机器中间都有2分米的洞口,并且都被铁丝网不牢固的密封住,透过横横竖竖的铁黑钢丝可以看见,里面有很多只蜜蜂,它们愤怒的密集在一起撞着铁丝网,看样子它们想出来,每一台机器都养着许多蜜蜂,并且这些异界蜜蜂,看起来脾气并不是很顺,仿佛可以感觉它们在狠狠盯着你,想用它们的尖针强有力的刺穿自己的皮肤,哪怕是冒着可能会把自己内脏扯出来的风险。

可以解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蜜蜂飞来飞去了,看起来蜂农把它们关起来是为了制造蜂蜜,不过他的手怕是不灵巧,连铁丝网都扎不牢,如果他真的放弃追我去吃蜂蜜该多好。

他更加暴跳如雷,冰冷的镰刀迫不及待的想要沾上新鲜的血液,于是他开始加速,飞奔,猛撞,他似一颗流星,没有【愿望和浪漫】的素裹,只有【火焰和速度】的威慑力。

“妈的我就来拜访一下,不至于吧!”

“啧——”我掏出了手枪立刻上膛。“爷爷的别跟我玩啊。”我眯着眼睛,手打着颤,这家伙体型大十分容易命中,于是我堵上了自己全部子弹,在忍着枪支后坐力的痛苦下——“砰砰砰!”迅猛的子弹从枪口喷射出——全部命中!“yes”自己开心的捏紧拳头,蜂农招架不住了,他闷吼一声倒地,满是不甘心。

“噗哈哈哈死了总算死了,实在紧张死我了。”我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安慰自己屡次受惊的心脏,这已经是我第二次杀人了,但内心就是没有愧疚感(有愧疚感才叫奇怪吧)。我恨不得要上去踹两脚才过瘾。

登时,蜂农的身体发生变化,应该用【超乎常理】来形容吗?只见他全身皮肤开始抖动起来,貌似有什么东西想从他身体里钻出来,于是体内的神秘生物开始猛撞蜂农的身体,“啪”的一声蜂农的身体渐渐变成了无数只蜜蜂,这简直不科学,皮肤,内脏,甚至刚刚还流出了一点血液,居然一瞬间全部变成一堆在空中乱窜的蜜蜂,它们聚集在一起,互相抱成一团,更加可怕的一幕发生了,蜂农的身体随着蜜蜂的聚集又渐渐成形,刚才还在地上躺着的他,如今又毫发无伤的站了起来,这个【别墅守护神】重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镰刀,准备发动第二轮进攻。

“你逗我……?”

我看不穿他的心情,因为他的脸被整个蜂窝罩住,他的表情,我无法预测,这更是一种,人类最害怕的——未知的恐惧!

2

手枪里已子弹全无,唯一能够让自己活下来的筹码消失了,现在也没有机会把账户拿出来,再说:

面对这种等级的敌人没有武器的我根本做不了什么,即使杀了他,恐怕他也会无限复活。

蜂农高举镰刀,只需要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便可以了结这一切,时间突然暂停了起来,死亡的白光在我的四周泛起。

【该死啊,果然到这就已经坚持不下去了吗,我突然又重新无言起来,在自己去地府之前突然又感觉到一种宁静,必死前的宁静。嘛,算了,我想着,总而言之,自己已经努力过了,自己……还是到这了嘛,也是啊,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活下去啊,一开始抱着希望果然还是没什么用处,如果……以前的自己就这样算了的话,那么自己要么在鱼怪肚子里,要么在修女的刀下。】

但愿死后还能回到现实世界,我是说,即便以谁也看不见的灵魂的方式回到那里,我也想,我也要,哪怕谁都注意不了我,哪怕我就此人间蒸发,我也想回到那里,想站在大桥上,望着四周空旷的江流,看着絮絮飘下的雪花,静静的落在江面上融化,神不知鬼不觉的,好像世界都已躺在摇篮中沉沉睡下……而我也疲倦了。

蜂农隔着蜂窝咆哮着,他的声音如同撕扯的黑暗,他宣判着我的死亡。抱歉,我活不下去了……我于是轻轻合上眼睛,就这样等待着,生命的终结。

安息吧,但愿处理我的灵柩能够好一点,但愿在举行葬礼时人们对我说的话能多些。

“砰!”莫名而来的枪声,貌似从自己的右上方打来,这一惊鸿一响,震碎了短暂的美梦——在这分外寂静的地方着实把我又吓了一跳。蜂农应声大叫,颤巍巍的倒下,自己忙睁开眼,发现一颗来历不明的子弹打中了蜂农的脑袋,鲜血从蜂窝头那里流下,血流如注,蜂农的身体又开始变化——仿佛什么办法都硬是拆不散他的身。

我罔知所措的往右上方看了看,那是一位端着狙击枪的人,大概15来岁的样子,他黑发中掺着微微的金发,眼珠专注着看向狙击镜,狙击镜正放大着面前的战况,似乎心中的某种渴望也随之放射出去,延伸到触不可及的远方。

这位少年就这样趴在宽厚的别墅的小仓库的屋顶上。因为中间隔着很多台机器,再加上屋顶足足3、4米的缘故,所以我并没有选择爬上那个屋顶。

那位狙击手看见蜂农身体开始变化,或许这让他感到不妥,他忙抬起头来对我大喊:“平民,快,你快离开,别呆在这,这家伙身体有点不对。”虽然听到平民这个称呼感觉有点气,但还是连忙站起身子,保命重要!便赶紧从装睡的蜂农身边绕开,到底还是这样,蜂农的身体又变成了蜜蜂,在天空上混乱的飞舞,它们像是受到统一讯号,然后慢慢地开始重新组建身体,狙击手看呆了,怔在了那里,不过我并不能就这样继续战斗,赶快,必须得趁这个空隙赶快离开!

“砰!”很快,还没完全站起身的蜂农又被狙击枪打中,他又倒地了,不过没人比我更清楚,这个怪物是不可能杀死的!

我只敢在远处这样观战,我并不知道他的子弹到底有多少,可起码,从怪鱼事件一直到别墅,我一直念叨着的能保护我的人总算也是来了,完全不知道他的底细,可既然他这样帮助了我就一定能够帮我逃出这里。

我像个丧胆游魂的孤子,只能巴结着别人,寻求别人的帮助。

蜂农又复活了,与此同时,白色机器里关押的“囚犯”更加暴躁起来——网快被撞破了!蜜蜂们火冒三丈,比以前更加努力且快速的撞击着网,一些网已经快支撑不住飘向天空了。

“嚎————”蜂农重新站了起来,又开始发动第四轮进攻,多颗子弹连续重击,居然还是无济于事。“该死,难道就没什么办法把他彻底消灭掉吗?”狙击手也开始不耐烦了,同时他也注意到白色机器的异样,“砰!”第三枪,又是正中蜂农头部,他再次倒地,不过过一会就又是活生生的了。

“喂——你也快跑吧,别在这里浪费子弹,他打不死的。”我冲狙击手大喊。

“你跟我说什么!他杀了我的朋友!在我的眼前,在把他毁掉之前怎么能说跑就跑,倒是你,还在这里杵着干嘛?跑啊。”

“开玩笑,我一个手无寸铁的人往哪跑。如果你再不跑,机器里关押的蜜蜂就要跑出来了。”

“混账你当我不知道吗,算了,你想死就死,别妨碍我。”他愤愤地喝到。

“不识抬举。”

“嗡嗡嗡”漫天飞舞的黄蜂又开始搭建他们理想的身体了,理想的,能将一切毁灭的撒旦的身体。

蜂农再次站了起来,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他了,如果不把那些组装他身体的蜜蜂全杀死,那么这个魔鬼将无限复活,可是几发小子弹怎么打的死那么多只蜜蜂,冲上去徒手杀就跟不可能了。

“去你的。”狙击手边吼边瞄准,“砰!”再次一枪,可子弹居然只打中了地面,未命中的子弹只能悲哀的在土壤里转动,然后慢慢停止,变成一颗没有任何用处的废物。

“怎么会?”蜂农恐怕早就知道他会这样了,于是灵敏的闪过,子弹只是打中了泥土。

“shit”枪里没有子弹了,他发现了这一点。“糟了。”狙击手开始害怕起来了,这次真玩脱了,蜂农先是停止不动了几秒然后快速的跑去撞击小仓库,如果能看见他的表情,那么我打*他现在一定是在嗤嗤嗤的狂笑,脆弱的小仓库经不起这样折腾,摇摇摆摆,再这样就大概真要散架了。

狙击手愣住了,他站在屋顶上完全不敢动弹,他脚下的恶魔随时准备将它收拾掉。

——我可以就这样拍拍屁股走人。

“喂,畜生,有本事过来跟我较量一下。”我大喊着,心里已决定将蜂农引开,我不知道这是哪来的善心,明明之前害怕得要死要活。不过,如果硬要说的话,应该是,亲眼目睹了前几场死亡后,想用自己的手挽回败局吧——人人都想要自己的命!

蜂农听到了,他转过头来,或许他才忙想起旁边还有一个没有料理的家伙,这笨拙的畜生举起镰刀向我冲来。你可欠我一个人情啊,我微微笑着。就这样吧,照原路离开别墅,我于是想从荆棘丛旁边的小道跑开,“这样,把他引出别墅后在小树林里把他绕开就可以了。”

“嗡嗡嗡。”最不祥的声音出现了,白色机器里的黄蜂猛地冲出了限制,就像脱缰的野马,疯狂的往天空崩腾。

“卧槽。”早知道真该先离开的,尼玛一定是末世文看多了才会产生谁都要救的蠢幻想了吧!第一台机器的蜜蜂先是呼吸尽了自由的空气然后箭一般向我冲来,我去!它们挡住了荆棘旁的小道,黄丫丫的一片,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就是一片黄色的特殊的云层。我迅速转弯,赶快往回跑,我横躺着划过追击的蜂农的身边。

“嗡嗡嗡”第二台机器,第五台机器的蜜蜂也全部“越狱”了,它们互相靠近在一起,形成黄色的旋风想截去我的后路,“死了死了这次逃不掉了。”我刹住脚步,不知该往哪边走,前有狼后有虎,也是插翅难逃了,一边是蜂农,一边是黄蜂,不管走到哪去都是死!要能在一些许时间内做出准确的反应,那无疑是最困难的地方。

忽然,我急中生智想到了什么,心中快速的揣磨着,“呵呵,就这样尝试一下吧。”我看了看前后方的畜生们,然后又转头往回跑,那股旋风也迅速向我冲来,蜂农和第一台机器的蜜蜂也向我冲来,它们全部随我保持在同一直线上,磁的一声我在他们近距离要靠近时向第五台空机器的方向划过去,“碰”挥舞着针头的蜜蜂们和蜂农撞在了一起,蜂农愤怒的不知所措的用镰刀慌忙的砍来砍去,受惊动的蜜蜂也相互纠缠在一起——真是大水淹了龙王庙。

【好样的赶紧跑!】我朝右上方看了看,之前的狙击手还是站在那,他呆滞的望着这打斗场面不为所动。

“你还在这里呆着干嘛?跑!”

他似乎突然醒悟了过来,跳下了屋顶

“走”我再次说道。我拉着他的手赶快跑到来时的入口,从后花园绕过去,就可以逃出别墅了!是的,总算可以离开这块是非之地了!

跌跌撞撞的跑到别墅大门前,生存的曙光就在眼前!“嗡嗡嗡”不祥的声音再次响起,自己身后,蜂农和无数只蜜蜂已经追上。

“快,离开。”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狙击手边说边护好自己的枪然后被我拉出门外。

蜂农眼看入侵者就这样在眼皮底下消失,他更加躁动不安,他慢慢地,从头到脚自己把自己慢慢拆散成黄蜂,这样他的速度将更快,无数只蜜蜂嗡嗡嗡的朝我们追来,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你还记得你怎么来这里的吗?”我气喘吁吁地说。

“等会再说。”

我们加快自己的脚步,快快快,到这也太倒霉了吧,刚被怪鱼追,现在又被蜜蜂追,我的行程如同一场马拉松,但与众不同的是这场比赛要是输了就是没命的事,我们踩碎了无数只掉落的枯树枝,突然刮起的旋风吹散了我们的头发,被狂风割得乱七八糟的树叶像子弹一样从我们脸上划过。我们各顾各的朝前冲去。

“等等,我记得前面有小溪流。”我突然想起来,我可就是从溪流沿路找到别墅的。

“这么说,跳到河里就没事了!”

果然,前面就有一条溪流,一望见底的溪流就这样静静的在这里流淌着,今天,这条溪流或许会成为我们的救星。

延伸阅读

暗岚之深渊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db588.cn/ppvm.shtml
当清晨灿烂的阳光,温暖的照射在了夏奕颖的脸上时,她那安静的垂在眼睑上的犹如蝴蝶羽翼的

共君一醉之第一章(1)  http://www.db588.cn/abqn.shtml
五一小长假的第一天,早上7点半,舒童被妈妈从被子里拉了起来......迷迷糊糊中,舒

抢了女主白月光怎么破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db588.cn/s1d5.shtml
告别了老人,回到旅店后,关道存一直在喃喃自语---这个老人的实力实在太过恐怖。但是,

卷轴传说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db588.cn/ur8p.shtml
于是一路上都是都是梁静萱一个人自问自答着。“你们渴不渴?要不要喝水?”“不渴啊,我有

求你别苏了[快穿]之无法修炼  http://www.db588.cn/6jce.shtml
测试大会结束之后,罗家大厅【罗威这是怎么回事?】大长老沉声问道。罗威做在首位,低着头

春秋中华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db588.cn/b4rw.shtml
“你个死变态,离开我的房间。”柳如月这下是彻底的爆发了,她再也忍受不住了。“这不是我

一杯酒,一杯故事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db588.cn/y62k.shtml
秋冬村,一个坐落在日本众多乡村的小型村子,顾名思义这个村子只分秋与冬。但这件事情却发

江湖严禁秀恩爱(女尊)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db588.cn/u6e8.shtml
阴尸宗正殿内。宗主与十二位结丹期长老都到齐了,各位长老名下的亲传弟子,目前在阴尸宗内

太始洪荒录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db588.cn/6irv.shtml
慕容佳玲在马路上飞奔,诸葛景文追不上,就站在那心理诊所的门口喘大气。呼延丽梅站在诸葛

[刀剑乱舞+阴阳师]鬼切之第九章(9)  http://www.db588.cn/y2ju.shtml
济南的冬天,没有夏忆所在的那个城市寒冷,但是再暖和也毕竟是冬天。夏忆一个人安静的走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力量无敌第5章在线阅读

    撑完了第一节课,大家都感觉身心疲惫,倒不是知识有多么难,而是那原妈妈一边讲课一边对着他们流口水!下了课又是午饭时间,大家一边往食堂走一边讨论着已知线索。很明显,原妈妈就是这所幼儿园的主人,而看她的样子,应该是个鬼怪NPC。这就有点麻烦了,因为在不违反规则的情况下,鬼怪是可以撒谎的。“现在有一个情况,

  • 阴阳师玩转世界曼珠沙华

    罗裳打电话给经纪人,叫她准备好车子将三个人接到了长白市的大大酒店之中,罗阎的家交给装修公司收拾了。于小瑜这个是终于是出现了,她一脸惊讶的看着罗阎:“阎王大人,这....您怎么伤的这么重啊?”罗阎瞪了她一眼,“昨晚上有鬼怪上门,被我打跑了,受了点伤。”“哦。”于小瑜点了点头,“崔判官找您有事,教您赶快

  • 【镇魂同人】镇魂女孩之第一章(1)

    其实事情还是要从童二小姐死的那天开始说起。按街口算命的老瞎子的话说,那日天克地冲诸事不宜,根本就不应该选在这个日子出殡,然而没人相信他的话,结果还真就出事了。棺木刚刚准备抬出灵堂,里面却传出了敲击声。抬馆的张家小伙以为自己听错了,毕竟跟着师傅抬了这么多棺,还从来没遇到什么邪性的事。然而里面传出来的“

  • 龙灵武纪在线阅读第7节

    成年的第一天,阿什就被恼羞成怒的奥布里一路追赶回了村子。阿什在前头努力地跑。“你给我站住!”后面是奥布里。“奥布里,不许欺负阿什!”再后面是莎安娜。村里的人一边看一边笑,还一边奇怪着:“哎,今天的阿什跑得可真快啊。”阿什也发觉今天的脚步分外轻盈,他还有余裕,能时不时回过头去,纳闷地看一眼奥布里。今天

  • 被全星际追捕云上学院来人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万众瞩目的城中大比即将来临!每年的九月份康武王国的最高学府云上学院都会从全国各地选拔天分优秀的青少年们成为新一届的学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进入云上学院就意味着光明的未来!即便是那些大家族的子弟和贵族们的后辈也都希望能进入镀镀金。云上学院会分配给全国大小不同的城市数量不等的录取名额。

  • 重生之灵草也修仙之就他妈没有特例

    第四章就他妈没有特例一个月后,西北军区司令部的高级会议室里,许海川正在汇报“狩猎者”特殊作战部队的组建计划,听得几个老家伙们频频点头,不住地称赞其是将门虎子。对此,许海川的亲爹,西北军区副总司令许春安却置若罔闻,俩眼聚精会神地盯着放在他桌前的预选名单。正当许海川讲到最慷慨激昂部分的时候,许春安大手一

  • 剑出北冥初来乍到

    天景园九号别墅。云姨起床正准备开始做早饭,突然听到院子里有风声,拉开厨房窗户,就见韩云磊穿着宽松的运动服正在练功,手脚挥动之间隐隐有风声传出,轻轻挥出去一掌,不远处的一棵枇杷树的叶子无风自动。云姨看了一会,感觉韩云磊的武功路数有些熟悉,像是有父亲的影子。韩云磊没来之前,早上起床她都是一个人做饭,偶尔

  • 弑天阴阳诀在线阅读第一章

    “今年全国程序设计大赛在A大举办,我们公司将作为主赞助商投资此次比赛”,打扮精英的男人快速说道,“相关事宜的确定暂时安排于下月中旬,老板您觉得可以吗?”头戴黑色鸭舌帽的男子几不可见地动了下脑袋,从侧面望去,只能瞥到皮肤白皙、曲线优美的下颌。“好,那我——”“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当家~”桌面上

  • 绘苍生桃花

    这几日,缠绵的阴雨天气总算慢慢过去了。早上林玥在一阵鸟鸣声中醒来,拉开窗,看见的就是花枝满园的绚烂景象。乌云消散,阳光倾洒,香气扑面而来,夹带些雨后泥土和草叶的清新味道。余倦全消。“跟预报里说的一样,是个晴朗的好天气啊。”她推开落地窗,坐在露台边上修剪新裁来的花枝,拢成一束插到客厅的白瓷花瓶里。犹带

  • 异能APP在线阅读不靠谱的治法

    房中烛火摇曳,水汽氤氲,烟雾妖娆。……弥弥漫漫的水汽,再加上舒适的水温以及具有舒缓疲劳的药材,无时无刻不在催眠着菲菲神经,纵然眼前景色大好也是无心观赏。迷迷糊糊中似是做着好梦,嘴角口水潺潺,不时还会咧嘴嘿嘿一笑,纵然笑的有丝傻气,却也不失纯真可爱,令观赏之人为之兴趣盎然。而这个所谓的观赏人正是刚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