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娇花映琉璃在线阅读第6章

作者:李宛 来源:晋江文学城

虞鹿鹿到现场的时候,队伍已经排了很长,她先是去抽了个号,发现自己是52号,正觉得自己不太幸运的时候,她听到了后来领号的人夸张的喊了一句,“卧槽?207号?我这是要排到猴年马月?”

有个男人接话了,“呜呜,你别说了,我比你还惨。”

“你多少?”一听到比她惨,这姑娘的问话声都带了几分雀跃。

“321啊~。”

虞鹿鹿,“……”我可真幸运。

虞鹿鹿转道去了等候室,看了一下密集的人海。她随便找了个角落坐下等着叫号,正想着拿出《仙灵》再看下。就听到身边几个女人在不停的小声嘀咕,她们觉得声音挺低的,但其实虞鹿鹿听得很清楚,这项技能也是在养了团子之后练成的。因为害怕他磕着碰着,她只敢在他附近活动,有时候离开了也不会忘记关注,时间久了,她辩听的能力开始变得出色。

“咦,她是不是那个虞鹿鹿啊?”

“真的是她啊,她黑料这么多,也敢来参加海选呀。”

“就是说,换我都怕丢脸呢。”

“既然是钢琴家就混钢琴界好了,非要来**圈凑热闹。”

“对了,有个关于她的内幕消息你们知不知道?”

“什么啊?快说!”

“她和家里人闹掰了,就半个月前沈家的宴会上,闹得可凶了。欺负继母和继妹,连自己父亲都骂。”

虞鹿鹿直直的看着他们,眼里是毫不畏惧。那几个女人也没想到她会这么大胆,一时间成了被掐住脖子的鸭子,顿时消声。

虞鹿鹿的视线在她们浓妆艳抹的脸上停留了两秒,像是想到了什么,淡淡一笑。

那几个女人被她看得浑身发毛,忍不住说皱眉,“切,得意什么呀?”

“就是,长得再漂亮还不是被消费的一点名声都不剩?”

……

虞鹿鹿先是看了下附近谁的号码距离她最近,确定了一个49的号码牌后,她便带上耳机,拿出《仙灵》复读。

不过说到底她只是个一流钢琴家,二流富二代,三流黑料演员。所以那些人也只是讨论了她一小会儿,便因为一个重量级女演员的现身,被吸走了全部视线。

“啊啊啊,是魏岚啊!”

“我的天,真的是她啊?她肯定是来试镜女主的。”

“这下我们要没希望了。”

“她……她朝我们走过来了。”

魏岚站在几人面前,爽朗的笑了一下,“你好,我看到这里还有个位置,请问我能坐下吗?”

虞鹿鹿正全神贯注的看着《仙灵》,忽然发现耳机的隔音效果忽然变好了,她下意识地抬头,这一抬便看到了面前站着的魏岚,整个眼皮都跳了一下,虞鹿鹿摘下耳机,“你好,我刚在听音乐没注意,有什么事吗?”

四周的人屏住呼吸,魏岚却没有在意,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虞鹿鹿往旁边挪了下屁股,“请坐。”

魏岚道谢,坐下后没多久便有人问她要签名,她也全部答应了,直到要签名的人越来越多,她才客气拒绝。人群也没闹,只是一步一回头的离开,远远观望着。

魏岚这次是一个人来的,她先是无聊的看了会儿手机,随后目光自然地落在身侧的虞鹿鹿身上,见她始终安静的看着书,这才好奇的多看了两眼,这一看便看出了名头,这本书是《仙灵》第二册,上面做了密密麻麻的笔迹。

魏岚撑着下巴,随意的说了一句,“千金散尽还复来。”

她靠的近,虞鹿鹿这次听清了却也更加奇怪,摘下耳机,“抱歉,你说什么?”

魏岚笑着说,语气欢快,“二百二十三章,仙灵说的。”

《仙灵》中女主便叫仙灵,女主的机缘逆天,灵宝之类的从来不缺,但有个十分蛋疼的缺点,那就是散财太快。她好*!*运还奇差,找到的灵宝全部成了别人的囊中之物。‘千金散尽还复来’便是她性格变化时最重要的一句台词。猖狂又随性,女主性格更是简单到令人发指却又魅力十足。里面很多精彩的桥段,每每看到,虞鹿鹿都忍不住拍案叫绝。

所以《仙灵》能被封为某点的第一名女主修仙小说还是有原因的。

虞鹿鹿诧异,“你记得好清楚。”

魏岚哈哈笑了一声,“不清楚不行啊,毕竟等会儿对付的可是龟毛导演秦琦。”

秦琦是挺有名,尤其以严格程度直逼龟毛程度而出名,不过在他的地盘能有人敢这么说他的,还真的只有魏岚一个人了。

虞鹿鹿笑了一下,“他是严格,你也不错啊。”她没忽略,既然能记得这么清楚,那也一定是熟读了小说来的。

魏岚耸肩,“过誉了,我就是以前追过小说,现在要出电视剧我就来蹭个角色,就当是小说迷的福利了。”

这折转的虞鹿鹿有些始料未及。

试镜的人一个接着一个,有人哭丧着脸出来,还有人干脆直接面色惨白,让人禁不住好奇,这次的试镜到底是有多严酷。

魏岚随口问,“你也是试镜女主的吗?”

虞鹿鹿顿住,视线在她脸上停留几秒,四周有片刻寂静。众所周知,魏岚的父母是圈中老人,母亲是影后,父亲是名导,她要一个女主角不过分分钟的事情。如今她问自己是不是来试镜女主,也不知是不是话里有话。而魏岚在圈里人设就是爽朗和善,从刚才也都十分贴近,她知道人设不可信。

虞鹿鹿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不是。”

众人嗤笑,也对,一个黑料缠身的艺人跟魏岚抢女主?疯了吧。

魏岚顿住,她扫了眼虞鹿鹿手里密密麻麻的笔迹,然后是她精致的脸庞,沉吟了一会儿才弯唇说,“你有这个能力。”

嗤笑声不见了……

虞鹿鹿轻轻一笑,“谢谢。”

上午眼见着就要过去了,虞鹿鹿本以为轮不到自己,直到工作人员叫了51号。

身边的魏岚站了起来。

虞鹿鹿有些哑舌,下意识地翻开自己的号码牌52,于是魏岚也看见了,她也是一愣,忽然在大家没看到的角落里朝她挤了挤眼睛,“走咯。”

虞鹿鹿点头,看着她消失在门内。

十多分钟后魏岚出来了,面色铁青,不断咒骂,“我去……这哪里是龟毛?分明是‘极品’!”发现大家都在盯着自己,僵硬着脸皮走了。

虞鹿鹿原本心情还不错,结果现在……

要不,干脆选个被女主附身过的仙娥演演算了?

怀揣着一份不算太平静的心情,虞鹿鹿在听到报号时走了过去,“你好,我是52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仙界之主第一章在线阅读

    “前辈,我想我不能答应你的条件了。”仙灵大陆,惊雷派山门外的树荫下,十五岁的李和弦眨着眼睛说道。片刻之后,他的体内传来一个男人气急败坏的声音。“你是在和我开玩笑?要知道再过一个时辰,我这缕残魂就要彻底消失了,九黎血晶的血气也会散尽!这可是我用一条命做代价,才换来的远古传承!你跟我说不要?”男人语气相

  • 开局假冒钢铁侠之灵武门入门考核

    而就在这时,他那便宜老爹也来了,尘儿,快来半个月后就是灵武门的入门考核了,爹尽力给你送过去做个外门弟子,还在以后你也不被欺负。而就在这时一直对这个便宜老爹没感情洛星尘感动了,老爹他一直是关心他的,慢慢的他慢慢地融入了这片大陆。在便宜老爹走了之后他也开始修炼了,他可不想在半个月后一关系户的身份去当灵武

  • 神界齿轮第五章

    王明明丢下板砖,拔下锁,开了门就直奔书架。搬开了零零散散的乐谱,果然看见了一整排各类皂。她果断地抠出来一盒消毒杀菌皂和清新柠檬味香皂,夹在胳膊下,把东西恢复原状,捡起门口的碎板砖和破锁,头也不回地下了楼。把板砖和破锁往墙角里一扔,拿着两盒皂就往主楼跑。等她终于在靠近自己班级教室的女厕所里,把弱鸡少年

  • 草莓味的她之投胎(2)

    林越峰从小就被父母遗弃了,一直在孤儿院长大,小时候林越峰很懂事,孤儿院只有一位女老师姓周,林越峰10岁的时候她就来了,那时候她刚满20岁,长相很甜美,大学毕业后出于爱心在孤儿院带小孩子,林越峰从小就很聪明,也很可爱并且十分懂事,所以周老师很喜欢他。日子就这样过去了,周老师一直在孤儿院生活了八年,林越

  • 我不是杨戬他妈gl[宝莲同人]缘,妙不可言

    月光下,赵瑄的脸因为喝酒泛起微红,谢非凡双手托住她,走到路边的长椅上坐好。秋夜微凉,赵瑄下意识的朝谢非凡温暖的怀里蹭了蹭,他鼻尖萦绕着她发间的清香,似一双刻意挑逗的手惹得他心跳加速。谢非凡哭笑不得,他细细看着她的眉眼,伸手将她被风吹乱的长发抚到耳后,她的长发穿过他的手指,光滑柔顺,像缎子一样细软。好

  • 在小新世界画漫画在线阅读第10章

    从飞机上下来,刘芒又见到了典狱长托马斯。不过这一次刘芒不再是一个罪犯,而是以神盾局高级特工的身份,和托马斯进行了亲切的握手。“我还记得你!圣诞节的时候……”托马斯道:“没想到这么短时间没见,你已经是一位神盾局的SanJi特工了。”刘芒道:“我想一定是典狱长在我离开的时候和我进行了谈话,才带来了这样的

  • 鹅哥威武[快穿神话]之章他就是个穷光蛋(8)

    但秉持着顾客至上的原则,他还是应声道:“当然是拉莎贝尔的,这位王先生刚才在我们店里买了些物品,我们是专程来送货的。”“而且王先生还获得了我们店的黑钻会员卡,如果您不相信的话,可以去官网查询。”一听这话,李青莲的额头顿时溢出一层冷汗。这些物件是真的也就罢了,竟然还有了拉莎贝尔的黑钻会员卡。黑钻会员卡,

  • 逆天神少交易

    身上穿着笔挺的西装,把头发梳的油光蹭亮的一个高个男人从国际机场大厅迈着悠闲的步伐走了出来,手里挎着一个黑色公文大包。从国际机场走出来之后,那个男人看了看表,最后径直走向了在夜里停着一排的出租车。“师傅,去市附属医院。”“好的!”出租车司机答应一声,发动汽车往附属医院开去。“哎哟朋友,看你穿着西装,挎

  • 剑火天下在线阅读命似蜉蝣(六)

    铜盆掉在地板上,热水洒了一地,淑子手忙脚乱的收拾,咬紧牙关将刚才不小心听到的秘辛牢牢压在心底。屋中的源赖光听到动静后,眉梢扬了一下,不为所动,依然保持着一个类似纨绔调戏良家妇女的经典姿势。“以后我说东你不能往西,我让你喝汤你绝不能吃饭,总之一切你都得听我的!”源赖光说着霸道的话语,俊美的面容上全是认

  • 龙神遗族卷一凤求凰 千金方

    痛痛快快哭了一场,似乎将十年憋屈的情绪统统发泄掉了一般,阿曛觉得自己通身畅快,连心底积累了十年的尘埃都被她自己的眼泪鼻涕洗涤得干干净净,包括那份她从十四岁开始对凤泫的所有的眷恋和爱慕,统统擦到了刚刚阿珂递过来的热帕子里,然后被她扔进了床边的痰盂里。既然重新来过,就好好的过下去,可不能再重蹈当年的覆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