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事了拂衣去

作者:东一方 来源:17K小说网

铃兰全株有毒,皆可入药,一般夏季采摘,除去泥土晒干即可,且铃兰本身散发的香气能够抑制环境中细菌的滋生,又十分耐寒好活,实在是种颇为实用的好材料。朱绣一边采摘一边在心里复习铃兰的功效作用,不出所料又得到了不少熟练度。不过采摘铃兰要特别注意,其保存鲜花的水都有毒。

叶子是铃兰毒性最大的部位,朱绣自然只要叶子。明日就要分派差事了,若不尽快解决了这事儿,一旦上了差想出二门就难了。

小院里只剩下她们三个,花珍珠又跑去外头钻营了,正好方便了朱绣行事。

来不及晒干铃兰叶子,朱绣就用木棍儿把叶子捣成糊状,加了水在茶炉子上熬出汁液来。幸而这土陶的茶壶不曾裂开,朱绣用破布头将壶嘴微微塞住,茶房大开,免得先把自己药倒了。边捣边熬,捣好的叶糊子就加到茶壶里去,小半个时辰不到,那一丛铃兰的叶子就都变成绿汁子了。

等到汤汁子变得浓稠,朱绣便将茶壶拎下来,仍旧用那块布头包住壶嘴儿,小心地把黑绿的汁液滤出来,通共得了一小盏。

笑眼儿坐在小院门槛上做绣活,不时抬头向四下里看看。

朱绣把熬药的土陶茶壶砸的稀碎,连同布头、叶渣子一起,在茅厕旁边的花丛里挖坑埋严实了。

做完这一切,已是近了晚食的时辰。常跑腿送饭的媳妇从大厨房把她们的晚饭提过来,朱绣便拉住那嫂子,笑道:“嫂子和我们一起吃吧,到这时辰珍珠没回来,想是又不在这里吃了。老宋妈妈上午还说因着明儿要派差事,以后我们就不归她管了,说要叫厨上给做些好吃的送送我们,也表一表情分。”

笑眼儿也笑道:“是这话,晌午吃的寻常,可见晚上这顿是好的了。”说着,掀开提盒,果然晚上的饭食要好得多,足有三菜一汤一饭,一碟子菘菜炒猪肉,一碟子荤油豆芽菜,竟然还有一条不小的鱼。

那媳妇看了这菜,确实不是她常能吃着的,不免有些馋,又见两个丫头殷殷切切地留她,也不再推辞,坐下与她们同吃。

边吃边说些闲话。

那媳妇夹了两筷子鱼,话匣子也打开了,一会儿说这个一会儿扯那个,朱绣和笑眼儿说话软和好听,捧得那媳妇眉开眼笑,越发得了意。

朱绣便道:“我们明日分派差事,听说是谢妈妈管这事儿,好嫂子,您与那谢妈妈可相熟,若相熟,替我们讨个情分派到好地方如何?我们定记着嫂子的好。”

那媳妇便笑了,“说是谢妈妈掌这事儿,实则还不是看上头的脸色。实话说罢,我是没门路的,只能成日累死累活做些粗活,若有门路,早就谋到里头去了,还用受这些闲气!”

又耻笑谢婆子,“她如今越发没个体统了,我刚过来的时候她和她那好儿媳吵嘴呢,两个人呛呛的厉害,她儿媳妇一口一个‘下|贱’‘毒妇’的,这哪像个儿媳妇,倒是个祖宗。偏她那儿子实在不争气,畏畏缩缩的,只管自己灌得烂醉,老子娘的死活全然不在意。”

朱绣便笑:“她家怎的也不关我们事,只是谢妈妈严厉的很,我们且怕着呢。”

“你们怕什么!好不好明儿就进去侍候了,又不归她管着。她如今混口饭食罢了,不过白担个掌事的名头。”

朱绣便看出这媳妇实际与那谢婆子并不和睦。便着意引她说话泄愤。

那媳妇拉拉杂杂说了一通,朱绣心下便有数了。也是天有眼,那谢有嗫又喝的烂醉如泥,别人都厌他酒臭不愿理会他,他老娘和儿媳妇又吵翻了天,惯常不吵到上夜的来喝止是停不了的。

一时半刻用完了饭,那鱼还剩下一整面未动,那媳妇直道可惜,朱绣和笑眼儿便劝她拿了家去,喂猫也好。

送走送饭的媳妇,朱绣便端着小盏出了门,一路避着人走,她耳朵好使,远远就能听见说话脚步声,还未见面就躲开了。

如此这般,也用了一刻钟时候才寻到谢有嗫和他娘在荣府里的落脚处。

那谢老嗫满身酒气,瘫仰在木头榻上,事到眼前,朱绣反不害怕了,上前去推那谢有嗫,看他动静。

谢老嗫迷迷糊糊地看见眼前有个小美人,以为是自己做梦,半起身伸手来抓,嘴里不干不净地胡沁。

谢老嗫打小就一副畏缩性子,旁人都看不上,虽托着老娘的情面谋了差事,却不受重用,有油水的活计管事的从来不叫他,又脏又臭的反倒想着他,还给他取了个‘老嗫’的诨名。好容易娶个媳妇,媳妇又打又骂得,时常不能近身。时日一久,他便只常在后街无差事的小子丫头群里发些威风。那些人想进府里来又没门路,有些油嘴滑舌的还会奉承他,偶有一次他趁着酒胆儿揩油摸了两把,那人还不敢吱声。谢老嗫便得了趣,时常做些这勾当,也愈发觉得不够劲儿,但后街上都是家生女儿,他也不敢真过分了。到太太要把珠大爷房里的香溪发嫁出去的时候,他才把香溪的丫头香豆儿弄上手。

头次还罢了,谁知昨儿趁着酒劲儿,竟失手把人弄死了。谢老嗫心里害怕之余竟然兴奋的不得了,心里头只像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眼睛熬得赤红也睡不下,只得又灌了些黄汤。

谢老嗫这般情况,心里的野兽一旦出来,就再也关不住了。

朱绣见谢老嗫起身,灵活一躲,手上快狠准的打到他后颈上,谢老嗫霎时栽倒在榻上不动了。

朱绣手微微发抖,拿起方才搁在地上的小盏,给他灌下去,一手按压住穴道,使他能吞咽……

朱绣回去时,有些魂不守舍,幸而不曾被人撞见。安安生生睡下不提。

————————————————

次日一早,三人便梳洗打扮好,等在院中。

谁知快到晌午,也没见谢婆子等人,就连老宋妈妈,也不知在哪里。

花珍珠坐立难安,片刻就要跑到院门处,扶着门梆子探看。

过了晌,三个人饿得肠子疼,因她们今天就要搬出去,茶房里也没留下干粮,只能硬挺着。好容易等着人,为首的正是那日带她们给王夫人磕头的吴新登家的。

吴新登家的耷拉着个脸,心里大不痛快:她早知道当家的和谢有嗫的媳妇好上了,只是她这些年没能生出儿子,仗着太太在外头还罢了,在家里腰杆子实在挺不起来,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糊弄着过日子。谁知吴新登竟然赔了谢老婆子家十吊钱,可把吴家的心疼坏了,只是不敢说。昨晚上谢老嗫不知灌了多少黄汤子,没醉死反倒闹将起来,像被鬼追似的又打又骂,那谢家的小|娼|妇竟然有脸找到她家里去,好容易在家一回的吴新登搁下茶碗便跟着走了。吴家的又气又恨,挨不过脸面硬是跟着了,可巧就看见谢老嗫脸上身上起了红斑,吐得一塌糊涂,吴新登家的正犯恶心呢,那谢老嗫一头栽倒,竟是死了。可不就晦气极了么。

偏偏谢老婆子先是被他打的头破血流,见儿子没了就要死要活,疯魔了似的,险些就惊动了太太,还是上夜的婆子们合力把人捆上堵住了嘴。

谢老嗫媳妇被吓晕过去,吴新登家的心里只觉便宜了那小蹄子。偏生谢老婆子这边不中用了,宋老妈子那里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一晚上竟然也病的起不了身。倒是得劳动她这陪房管事的嬷嬷亲自来过问几个毛丫头的去处,可不叫她窝火么。

吴新登家的没好气的边骂:“一群不中用的!疯的疯病的病。”边不耐烦的对三人道:“珍珠去上院里,妞子先去正院听使唤。”又指朱绣道:“你去大厨房里!大厨房后头住满了,你先和这妞子住一间,等挪出空来你再搬。”说毕摔手走了。

下剩的自然有各处管事的妈妈照管。三个都是光.身.子进来,也没有衣裳行礼要收拾。倒是正院的嬷嬷对笑眼儿道:“你这名字也忒土气,到时候妞子妞子的,谁愿意使唤?你自己先改个名儿,日后有造化出了头,就有上头的姐姐们给你起了。”

笑眼儿正拉着朱绣的手为两人能住一块儿高兴呢,听管事嬷嬷这样说就犯了难,小狗似的眼巴巴看朱绣。

朱绣想了想,道:“青锦,怎么样,青色的锦缎儿。青锦和朱绣像是成对的。”

青锦笑的眼都没了,忙回了嬷嬷的话,嬷嬷也点头:“不错,这名儿叫的出口。”

到了大厨房,并不让朱绣这样的小丫头摸摸锅铲儿,只吩咐她每日做些到各处送热水、收食盒等跑腿的差事。

进了大厨房不过几日,朱绣就把内院几处紧要的地方转熟了。贾母的上院、王夫人的正院自然是最要紧的,本来这两处的差事甭管大小都有人争着去,不料刚进了腊月,二老爷的姨娘赵氏就发动了一天一夜,生出一个小子来。二老爷上年腊月刚失了给予厚望的长子,今年腊月又得了个小儿子,岂有不喜的,当即起了名字叫贾环。赵姨娘三年抱俩,这一胎又是儿子,在屋里就作兴了起来,一日能要九遍热水,大厨房里其他人躲了,这事就多落在粗使小丫头身上。

朱绣心里还高兴呢。大厨房油水足,她们底下这些粗使丫头就算沾不上什么,吃的也好。只是这里头人多眼杂,各家亲戚联络斗法,躲出去倒清净,不过就是花一点力气的事儿。

这日,头天下了一夜雪,新晴,朱绣给住在正院西耳房的赵姨娘送热水时,当头碰上了被奶娘抱着裹成个红包子的贾宝玉。

这位宝二爷生的雪团似的,胖乎乎的十分可爱,朱绣提着热水避在一旁让道儿,那贾宝玉还从大毛披风里伸出手来,冲朱绣笑着叫姐姐,唬的奶娘和一众丫头婆子生生恐他吹了风,一群人簇拥着奶娘急匆匆走了。

朱绣听着脑子里叮叮咚咚一阵提示声儿,愣在原地。

延伸阅读

西德林橱柜加盟  http://www.lichtinsdunkelcard.com/h2o.shtml
西德林橱柜是西德林家居制造有限公司旗下品牌,中国橱柜行业十大品牌。多年来,西德林橱柜

考拉茶官奶茶加盟  http://www.lichtinsdunkelcard.com/b20q.shtml
考拉茶官奶茶加盟品牌介绍考拉茶官隶属于西安尚膳太平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考拉茶官奶茶标识

路易凯琳加盟  http://www.lichtinsdunkelcard.com/xelc.shtml
山西路易凯琳皮具护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加盟于上海洁士皮具护理有限公司,是山

玉美翠玉器连锁加盟  http://www.lichtinsdunkelcard.com/u4vk.shtml
品牌介绍玉美翠主要经营:翡翠饰品、翡翠挂件、翡翠摆件、翡翠手镯、玉器饰品、玉器挂件、

衣维雅加盟  http://www.lichtinsdunkelcard.com/pnnj.shtml
衣维雅干洗项目介绍:衣维雅干洗源自于法国的洗衣品牌,是研发洗涤设备制造与洗衣连锁为一

银久珠宝加盟  http://www.lichtinsdunkelcard.com/sk8g.shtml
沈阳市银久珠宝首饰有限公司的前身为正大珠宝,成立于1994年,在沈阳是具有历史的珠宝

安氏大地加盟  http://www.lichtinsdunkelcard.com/yynr.shtml
安氏大地吊顶是一种新型的建筑材料,随着我国现代化建设的发展,近年来已广泛应用于宾馆、

若翠珠宝加盟  http://www.lichtinsdunkelcard.com/gk0.shtml
若翠珠宝以珠宝为品牌的主打产品,若翠珠宝设计师队伍挥洒灵感,融入幸福与浪漫,打造富于

kimya加盟  http://www.lichtinsdunkelcard.com/puhk.shtml
kimya小饰品总部经销批发的礼品饰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

华诚超市加盟  http://www.lichtinsdunkelcard.com/bokd.shtml
华诚超市加盟详情南京华诚超市有限公司是全国重点连锁超市企业之一,下属直营店、加盟店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兄战+黑篮之可爱的养女之封妃(2)

    静候圣旨的这半个月,沈茉云的日子过得跟往常并无两样,真要说有什么不同,就是下人侍候的更小心,母亲程氏天天拉着她的手述说进宫后应该注意的事情,并且准备她入宫要带的物品。程氏性格温柔,相貌端庄美丽,跟沈茉云有几分相似,说话行事总是轻声细语,有条有理。她育有两子一女,长子沈重云在翰林院任修编,次子沈苍云外

  • 团宠不好当在线阅读第二章

    老者看着沉思中的周衍,一声长叹,继续喝酒,他没有说话。“我的剑,偏不走当代修士之路,我要破开那种种束缚!周衍哥哥,你相信我,我一定能找到让没有仙缘的凡境修士成就大道,问鼎苍宇!”“婉儿,我相信你!”周衍只是洒脱一笑。其实,平凡一生,活个百年,他已心满意足。只是,他实在不忍心耽误了夏婉儿的仙途,她资质

  • 生而为宠你之羞辱(2)

    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祁悦笑了笑,亦当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并不值得放在心上。只是这个小胖子,不知是哪一家子弟,这种场合都不知道收敛,想来非富即贵,只是未来的路怕是不好走哦,俗世的金钱权势在流云宗可不是那么好用的。所有人都排好队之后,那些流云宗的武士们便直接上手开始为大家激发潜质。只见他们的双手猛的抓住两人

  • 是时候和你谈风月之初见(1)

    浓重的雾气中一叶扁舟,缓缓前行,舟头一彩衣少年紧盯着眼前一行面无表情的生灵,突然小舟摇晃起来,少年慌了神,腰间铃铛不停响着,不知该如何是好,生灵的骚动声起,“忘川之水,沾着即灭”船夫粗壮而雄浑的声音响彻水面,生灵安静了下来,水面不停的翻涌着,小舟平稳前行着,少年随即也恢复了清冷之资,打量着他从不曾看

  • 瞳术天下意外

    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了,乞丐还是弄不明白怎样兽化。他只知道每当他看到矿洞里的夜明珠发愣时就会兽化。晚上乞丐独自出了宿舍,找了僻静的地方坐在凸石看月亮。月亮格外的明亮,当月光照在乞丐脸上,乞丐感觉身上暖洋洋的。体内又出现了那一股细小的真气,比以前又壮大了不少。真气游走全身,奇经八脉最后停留在了丹田。真气在

  • 有个偏执狂喜欢你在线阅读第3节

    时间回到喻松柏散魂之时!仙界内...某帝君:“昊,你这说话含含糊糊的,那底下的人如何听得明白?”“听不明白证明他们还修炼不到家,多简单的事。”“既然仙界要改革,那就敞开了搞嘛,你这样遮遮掩掩的不好”“那你要我怎么说?”“你就直接把来龙去脉很他们说说。”“我没空,你叫那小子,他闲!”.“帝君,何事吩咐

  • 听说余生有你在线阅读第8章

    “虽说是大餐,不过冥雪你能给个具体标准吗?”“这个嘛,满汉全席行吗?”“...想都别想。”“那你就看着做吧,尽量做一些比较高级的菜就行了。”“好吧,我尽了,不过在吃饭之前,我还是先进行召唤好了。”“哦,正好我也想看看具体是怎么召唤的。”“您现在要进行召唤吗?”“进行。”“召唤符文抽取中嘀嘀嘀滴滴滴滴

  • 无法错过的你在线阅读第四节

    出发当日,正门四开。管家张罗着小厮们将流水的箱笼装车,待一切妥当,又吩咐人到内院报信。约莫半个多时辰,府门前一众下人鱼贯而出,恭顺地侍立两侧。程沅沅记着扎兰泰临走前说负责护送的陕西总兵是个汉人,要她拿出格格的款莫要被小瞧了。所以她摆足气势扶着婢女的手款款走出,活像个昂首挺胸神气活现的小母鸡,连身后亲

  • 阿兹卡城堡之第一章

    第二章初中算是她的一个转折点。她不在那么懵懂,那么豪放。对于小学心心念念的和弟弟不在一个班的想法的没有实现,初中她还是继续着这个梦。不过,估计在她祈求的时候,刚好赶上上帝睡着了,初中跟她弟还是一个班。生无可恋都无法描述她的心情。不过胳膊始终是拧不过大腿的,生活就是抵抗不了只能接受这样一个往复的循环。

  • 封先生的宠爱百灵鸟女士

    你应该很容易想象得到,在高三这种紧张的氛围中,假期是一种多么神圣的存在。周日出门的时候阳光明媚,我狠狠地在心里折磨了那个叫张之瑾的小人,这种好天气正适合跟瑶瑶出去嗨皮,可怜我即将被迫遭受一场酷刑。见我来了,张之瑾一个眼神,意思让我坐在他面前。他转过去写字的时候,我随手翻开桌上的一张卷子,班长隋柔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