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Rw2Xf9

楞严一笑第一章

作者:导归 来源:纵横中文网

九月初的云城,夏日里的暑气还未完全褪去,被蒸腾了一白天的城市,到了夜晚,热浪更加嚣张。

沉沉的夜色里,一辆深色的宾利行驶在从机场通往市区的高速路上。车内,冷气开的极低,坐在后排的男人眉眼微垂,正慢条斯理的解下袖口上的黑宝石袖扣。

车里的灯光偏暗,映出男人轮廓深邃的侧颜。仿若一块上好的白玉,被一点点精雕细琢,通身透着玉质的冷白和矜贵。

“傅总,明天早上九点TPS收购案第三轮谈判,下午三点约了A.C.的德尼尔先生。后天晚上,在温莎中心有一场慈善拍卖晚宴,其中最具看点的是一条红宝石手链,起拍底价预计在1800万左右。”

副驾驶上的助理陈扬微顿,用他跟在傅老爷子身边七年的特助经验和随侍这位太子爷两年的虐心经历,在第一时间做出判断——后排的这位主子,并不在乎什么慈善晚宴以及这1800万拍品背后的意义。

做出这个判断,陈扬只用了不到0.5秒,然后继续公式化的说道:“老爷子的意思是,傅总您刚刚回国,这些应酬暂且不必理会。晚宴的事情,可以先让小傅总代劳。”

老爷子什么时候这么说过?老爷子昨晚明明是敲着拐杖叮嘱他,无论如何,都要让傅家这位许久不出现在上流圈子的长孙,借着这场晚宴,一鸣惊人!

后座上的男人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手中虚拢着枚袖扣,一层一层的将深蓝色的衬衫卷到手肘,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车内的行程安排继续,直到二十分钟后,陈扬汇报完毕,合上平板。同时,属于职业特助的大脑继续飞速运转,检索着有没有遗漏什么重要信息。

然后,傍晚时一条看似稀松平常的信息跳进陈特助的大脑,他回头看了眼后排座椅上的男人,十分贴心的问了一句:“傅总,还是回星湖湾?”

刚刚下飞机的时候,傅斯尧就已经告知陈扬,今晚回星湖湾。

这一问,实属多余。

傅斯尧把玩着袖扣的手微顿,抬眼去看陈扬。男人的面容清隽,墨色的眸子幽邃。

陈扬心中一跳,职业素养告诉他,这个时候,他需要马上给自己的老板一个合理的解释,解释他为什么会……这么多嘴。

“今天是简宁小姐的生日。”陈扬迅速回忆了下几个小时前在朋友圈看到的照片,谨慎斟酌了一下措辞,“太太大概率会留宿在简小姐家中。”

换言之,太太今晚不在家,星湖湾只有一幢空荡荡的大别墅。

距离傅斯尧上一次回云城,已经过去了一年多。陈扬觉得,作为一个合格的特助,不应该让老板独自一人面对这种“许久不回家,一回去却发现老婆夜不归宿外面嗨”的凄凉。

或者,可以换个热闹一点的地方?比如,傅老爷子住的鹤山公馆。

可惜,助理的贴心,傅斯尧并没有体会到。

不在家?

他想起下午在微信里看到的一条朋友圈,某个小姑娘说今晚在家里画画,配图是一张夕阳里的星湖湾,湖面上,两只黑天鹅交颈,满屏的岁月静好。

男人微微挑眉,唇角牵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新鲜有趣的事情。那张对TPS收购案和1800万拍品都无动于衷的脸上,终于多了点生动的表情。

陈扬一转头,就对上自己老板这副似笑非笑的模样,心头不禁突突的跳。一般情况下,老板露出这个表情,就意味着有人又要倒霉了。

为了不让自己成为那个倒霉蛋,在死亡注视来临前,陈扬果断掏出手机,点开朋友圈,双手递到傅斯尧面前。

屏幕上,是两个贴着脸的姑娘,一人手里捏着一个高脚杯。右边的那个扎着丸子头,穿着件黑色的露背小礼服,削薄的肩骨和纤细的手臂*.露在外面,被幽暗的灯光衬出牛奶般的光泽。

姑娘一双眼睛又大又圆,眼角微翘,眸光澄澈,笑得明艳无双。

身后的背景是喧嚣的夜店。

唇角噙着笑,傅斯尧用舌尖抵了低后牙槽。

“去夜笙。”

陈扬一愣。

夜笙?是云城那个最大的夜场夜笙?这,是不是过于热闹了一点?

——

彼时的夜笙,正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作为云城最有排面的夜场,每每入夜,门口就停满了各式豪车。

进出者,非富即贵。

“心里的花,我想要带你归家,在那深夜酒吧,哪管它是真是假……”

夜笙七层的vip包厢里,一片哄闹。巨幅屏幕前,几个妆容精致的女孩子举着麦克风,跟着欢快的节拍律动。沙发里,吧台边,喝酒的、划拳的、满嘴跑火车的,****,纸醉金迷。

今晚是简宁的生日趴,来了不少人,彼此也大都相熟。

闹哄哄的包厢里,沈潇潇一个人窝在角落,手里捏着个玻璃杯,酒红色的指甲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透亮的杯壁,有些心不在焉。

“怎么?我们沈大小姐好像瞧着兴致不高啊。”一曲唱罢,简宁蹭到沈潇潇身边坐下来,亲昵的勾着她的脖子。

两人从高中时就是同学,相识多年,几乎无话不谈。

“宁宁。”沈潇潇凑近她,神叨叨的开口:“我这右眼皮,一晚上都在跳,我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简宁微微一愣,继而不厚道的哈哈大笑起来。

沈潇潇:“……”

“沈潇潇,我觉得吧。”简宁上上下下打量着她,“你就是独守空房太久了,导致内分泌失调。”

说着,简宁凑近她,眨眨眼,笑得不怀好意:“待会儿别走,还有个局,姐姐带你去见见世面,顺便纾解纾解。”

纾解?纾解什么?

沈潇潇懒得理简宁的胡话,兀自端起酒杯,含了一口。棕色的酒液入喉,刺激着味蕾,被酒精麻痹的大脑也被一激,回光返照般的得了片刻清明。

只可惜,这清明太过短暂,她没能抓住。

脑子里有些混沌,沈潇潇摆了摆头,放下酒杯的时候,几点酒液不小心溅在了胸口。黑色的真丝一沾即湿,晕染成一小片。

沈潇潇皱眉:“我去处理下。”

——

“沈小姐,麻烦您稍等片刻,前台已经按照您的尺码订了礼服,二十分钟后就能送到。您要不要先去休息室休息一下?”女侍者端着得体的微笑,力求为客人提供最周到的服务。

沈潇潇低头看了看胸前的水渍,真丝的面料,晕染的特别快,干了之后还会留下皱巴巴的印子。

“你们这里还有别的衣服吗?能遮一下水印的就行。”沈潇潇瞥见服务生身上的小外套,“你身上这样的还有吗?”

服务生:“啊?”

片刻之后,服务生就找来了崭新的工作装,只是让客人穿工装,到底还是不太妥当。服务生有些为难,沈潇潇却毫不在意的接过衣服,说了声谢谢,利落的套上。

圆领的设计,刚好可以遮住胸口被打湿的部分,沈潇潇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弯了弯唇,满意的点点头。

走廊里传来清晰的脚步声。夜笙的地毯铺的很厚,能发出这样的动静,显然不是一个人。

沈潇潇低手洗完,又一点点擦干手上的水珠,对走廊里的声音毫不在意。直到她转出洗手间,与一群人正面撞上,整个人才愣在了原地。

迎面走来四个人,皆是西装革履。为首的男人短发微垂,五官清俊,深色的衬衫和长裤勾勒出精瘦的身型,清贵矜敛,气质斐然。他身侧站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男人,其余两人是夜笙的工作人员。

沈潇潇觉得,自己今晚是不是喝多了,不然怎么好像看见了她那已经失踪了17个月的老公?

可是,她认识傅斯尧已经快二十年了,又怎么会认错。

刚才在包厢里的片刻清明渐渐清晰,上周末她回沈家,好像是有人跟她提过,说傅斯尧下周回国,似乎就是今天。她当时还在琢磨,他不是在拓展公司的海外业务吗,怎么就突然回国了?

要知道,即便是今年春节,他都以工作忙为由,没有回来。所以,这是海外业务顺利拓展,终于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了?可一回来就这么急吼吼的奔赴夜场?

呵,男人。

一行人在沈潇潇面前站定。见到眼前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夜笙新来的经理不悦的皱了皱眉头,见到客人,居然连招呼都不打,连最基本的礼貌都没有吗?

经理觉得面上有些挂不住,抱歉的向身边的男人开口:“傅先生。”

傅斯尧勾了勾唇,似乎对“服务生”的无礼并不在意,只好整以暇的看着面前的小姑娘。

被他这样直勾勾的注视着,沈潇潇觉得有些不自在,却也执拗的不肯回避他的视线。

身边的经理哈着腰,给傅斯尧赔笑:“傅先生海涵,新来的员工,不懂事,回头我就把她开了。”

沈潇潇:恩?

经理转头瞪她,“愣着做什么,还不说话。”

哦。

沈潇潇看向傅斯尧,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然后学着刚才的女服务生,扯出一个八颗牙齿的职业假笑,“傅先生,晚上好。”

女孩子一双大眼睛亮澄澄的,笑起来的时候,清纯又无害。可傅斯尧却偏偏从这双漂亮的眼睛里,看到了几分故意,像个故意捉弄人的小狐狸。

“傅先生?”他低眸,有些玩味的咬着这三个字。

这个称呼有什么问题吗?

毕竟是夜场,她是正大光明来给简宁过生日的,傅斯尧来做什么,就不好说了。总归,男人来这种地方,带着老婆会有太多的不方便。虽然两人的结合,谈不上什么两情相悦,可到底还是要给彼此留一点余地。不然以后漫漫婚姻路,还怎么各玩各的?

沈潇潇觉得自己光明磊落又善解人意,昂了昂小下巴,神勇的和傅斯尧对视。

“画画好了?”

男人的声音带着磁性的轻哑,一圈圈在耳边荡开。沈潇潇微愣,旋即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

她那设置了仅他一人可见的“朋友圈”,岁月静好的朋友圈。

翻车总是来得这么猝不及防,让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前一秒昂首挺胸的神勇小鸡仔秒怂,沈潇潇咬了咬唇,偷偷去看傅斯尧。

男人那张好看的脸上依旧挂着笑,沈潇潇却十分狗腿的看懂了这笑里想要表达的意思:别急着开口,想好了再说。

狗男人。

可总归是自己糊弄他在先,沈潇潇挣扎了一下,果断放弃抵抗,可又有点不甘心。

她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短暂酝酿了一下情绪,然后嘴巴一瘪,一头扎进傅斯尧的怀里。

傅斯尧被她带得直接后退了小半步,微怔的瞬间,还是下意识的抬手接住了扑过来的小姑娘。姑娘头顶毛茸茸的丸子蹭着他的下巴,耳边是小丫头刚才委屈巴巴却明显故意的一句话——

“老公,你终于回来了!”

众人:???

众人:!!!

不是,你们有钱人现在都是这么玩的?

老婆打扮成夜店服务生迎接老公回国?

这特么是什么令人羞耻的夫妻.**!!!

延伸阅读

科大视力加盟  http://www.unviajediferente.com/67p3.shtml
科大视力隶属于安徽科大视力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视力保健技术研发、视力保健产品生产销

何碧勇加盟  http://www.unviajediferente.com/acjh.shtml
何碧勇工艺品总部经销批发的重量级绒沙金摆件,纯金纯银礼品,镀银礼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

三燕彦加盟  http://www.unviajediferente.com/gjth.shtml
三燕彦床上用品总部是一家以传统手工艺、现代化科学管理及设计开发、生产、销售各类中/重

帝企鹅加盟  http://www.unviajediferente.com/d610.shtml
公司品牌为芭西娜帝企鹅。我们是专职的床上用品公司。作为专职的床上用品公司,公司定位为

富阳凯合空分设备加盟  http://www.unviajediferente.com/ym7m.shtml
富阳凯合空分设备有限公司位于孙权故里富阳市。距杭州15公里,紧邻新320国道,交通便

青青宝贝婴儿游泳馆加盟  http://www.unviajediferente.com/gae0.shtml
青青宝贝作为深圳婴儿游泳行业一线品牌,专业提供0-3岁的婴儿游泳服务。目前深圳十家分

吉莱仕汉堡加盟  http://www.unviajediferente.com/66jo.shtml
吉莱仕汉堡隶属于上海欧龙投资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创始于2005年,吉莱仕汉堡充分融合

爱拓升加盟  http://www.unviajediferente.com/btmx.shtml
爱拓升加盟详情余姚市爱拓升电器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是集开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

华彩琴行加盟  http://www.unviajediferente.com/gvoi.shtml
上海,中国钢琴制造业的发源地,已有百年历史。上海华彩乐器厂汇集乐器工业的精英,经过不

P2PCAM加盟  http://www.unviajediferente.com/nskz.shtml
P2PCAM防水机以为目标,市场为中心,管理为支柱,人才为根本,坚持艰苦奋斗、团结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盗墓:从西沙海底墓开始在线阅读第6节

    林泉难得的睡了一个安稳觉。他担心林家奇怪的遗传病症加重,他只敢定时三个小时,还是系统再三保证不会出事,他才勉强答应改成六个小时。兴许是情绪放松的原因,林泉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坐在房间看书,他不记得书里的内容,环境却是他熟悉的环境。那是林泉的家,他穿到这个世界之前居住的地方。林泉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发

  • 星起紫云末在线阅读不灭金身-龙神功!

    烈日悬空,阳光无情地烘烤着大地,空气中充斥着一股呛鼻的焦臭与浓重的血腥味。树林里,尸横遍野,血肉横飞,一处空地上,扭扭曲曲地躺着数百士卒,在周围,是一群身穿黑甲的士兵,他们的刀枪和盔甲上都沾着血,刚刚经历了一场惨烈厮杀,浑身上下翻涌着血腥和肃杀的气息。“禀告少将军,共歼黄巾贼372人,缴获340匹战

  • (花千骨)挽清风之第三章

    玛格丽特坐在梳妆镜前,拿起了梳子。她瞥了一眼手中的象牙梳,这把梳子造型优雅,尾端还有细致精美的彩绘,一看便是价格不菲,与简陋的梳妆镜和整个温馨却疏于建造的房间格格不入。不过玛格丽特好像一点儿也不在意,她抬起眼,从镜子里看到了加文走进来的背影。她的丈夫轻手轻脚地关上门,动作之小心,和他高大的身形呈现出

  • 幸运草的约定第六章在线阅读

    上班的时候,老是能想到树族,马傫是越来越感兴趣了,小飞蚁也只知道它们在一千二百多年前就消失踪迹,完全没有任何渠道可以打听到他们的消息,就连树族族人这么多年也不曾出现过,小飞蚁还笃定的宣称树归是他这么多年他见到的第一个树妖。然而人间的图书馆也只能找到一些百科知识,而红月,不,红公子那样的工作狂都查不到

  • 忆为想皆为念第3章在线阅读

    虽然花了大价钱买了房子,但是涩泽并没有真的住进去,反而和敦敦一起住了员工宿舍。想想都知道买房子只是涩泽的一种套路而已。毕竟刚买的房子就算有装修也不会太完善,想要买了房子就拎包入住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而买下房子花费的钱虽然在涩泽看起来不算什么,但是对常年贫困的中岛敦来说就是一笔巨款了,若是让敦敦发现花了

  • 豪门爹妈抱错崽[穿书]之我有一颗药

    “既然如此……”此刻的朝清也没有心思追究什么了,“便开始吧,救悦儿要紧。”贺南裴双手在袖子里紧握,他抬头看了一眼十五年没见的大师姐。师姐的样子没有变,还是十五年前微笑着蹲在他面前,摸着他的脑袋喊他小豆丁的样子。抽干浑身血液算什么,他是愿意救师姐的。只是师姐从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如此冷漠让人心寒。宋

  • 戏可汗岁月

    “叮咚。叮咚。。。叮咚。”不二站在黑子家门口按了几次门铃都没有人来开门,“看来哲也的情况有点儿严重啊。恩,我记得备用钥匙放在。。。”不二在记忆里的地方摸索了几下,“啊,找到了”。拿到了钥匙,不二开门进了黑子家,熟门熟路地打开了卧室的门,果然在床上找到了一只发烧到39度5的黑子牌小蓝鸡。虽然不二现在很

  • 萧凌传在线阅读第4节

    我靠,真是不要脸!熊齐暗骂一声。连自己都看不上她这种千人马奇,万人压的货色,居然敢肖想他敬如兄长的老大,真是不知死活。连恒看着眼前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还妄想攀附自己,一想到莫言就是被她害死的,内心的恨意再也压制不住,收住异能,拼劲全力一脚把她踢飞,林雅琪呼吸一窒,不愧是九阶异能者,即便没有使用异能加

  • 极怨之【刘备荀彧】荷缘(一)(5)

    1.病虎当初刘玄德霸徐州,又得吕布相投;曹公眉间隐忧,他却微微一笑,用一如既往平和而自信的语音道出两虎竟食,驱狼吞虎这计策。他的计策成功了——他又何曾失手?建安三年十月,这曾经盘踞一旁的猛虎跟着曹公一同归返许都,兵马全无,爪牙磨尽。曹公曾唤他“吾之子房”,并不只是溢美之词。他在曹公府门前,恭恭敬敬地

  • 诸天世界求道记狭雾山时期(三)

    次日,临近六点时,准备好完毕的泽原律一郎回到房间替昨晚过来睡的两人盖好踢开的被子之后,便拿着刀出了门。狭雾山是一个总是被雾围绕的山,在这个季节的时候这里天还是黑的。寒凉的冬风刮过少年的脸颊,吹起几缕微卷的鸦色发梢和青色的流苏。会下雪吗?律一郎茫然地想。他调整好呼吸,抬脚向西边的竹林跑去。“来了?”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