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时医生是我的人第二章

作者:顾无痕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春景怡然,水榭花台掩映远处楼阁,蝶舞纷然聚拢在凉亭之畔。

亭中有人静坐研墨。

漆黑浓稠的墨,纤长如玉的手,动作闲适优雅,衣袖随之轻晃,可见得白皙漂亮的骨腕。男子微垂着眼,唇角轻挑起微妙的弧度,看人时神色三分多情七分凉薄,仿佛游离于世俗之外。

墨色在砚中渲染,那人的动作温柔款款,仿佛并非在研墨,而是在对情人温存抚摸。

琴儿来到亭外的时候,见到的正是这副景象。

她短暂地停了脚步,观察着亭中人的神色,低声道:“明光楼中的人已经快到齐了,不知公子何时前往?”

十来岁的丫鬟声音浅润,带着点和风的暖意,亭中的人因着这问话稍顿了动作,如云般缭绕的衣袖便因此垂落下来,不过这样的异样不过片刻,他接着动作,只没什么情绪地问道:“打起来了吗?”

“没有,众人还在商议此次鬼门之事。”琴儿小声应道。

“那就再等等,等他们打起来。”亭中人此时已经将墨锭放回了墨床,墨汁的浅香萦绕庭院,他拂开衣袖,从旁取了信纸置于身前,这才执笔浅笑道:“反正总要先死几个人,他们才会知道长进。”

容貌秀逸模样温润的公子,道出生死却是毫不关切的冷淡,他接着道:“总有人会先沉不住气。”

丫鬟琴儿似乎对此人的冷淡习以为常,她掌中捧着一粒明珠,安静地跨入亭中,最后来到了亭中人的身侧站定。

亭中人就坐在桌案前,桌上除了笔墨纸砚,还有一个形状漂亮的灯盏,只是灯盏是空的,上面有一个凤凰形状图纹,内中既无灯芯也无灯油。琴儿仔细擦拭了一遍灯盏,最后将明珠置入了灯盏之中。

顷刻之间,明绽出光辉,辉映着亭内亭外的景致光芒变得越来越强烈,最后凝成了一副画面,其间正是如今明光楼内的景象。

楼内此时已经挤满了人,来自各门各派的人们或相互寒暄或剑拔弩张,各大派别各方盟约,人们心事重重却又各有打算。

人们正在争执公子傅然此次借剑的目的。

亭中人在明珠置入灯盏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其后便再度低下头去,他一手执笔,端庄而沉寂,舒展着眉眼像是在认真考虑自己应是从何处落笔。

琴儿看着亭中人的动作,又看了一眼明光楼中的画面,忍了片刻,仍是忍不住小声问道:“这次公子会挑中谁的剑?”

庭院无声,亭中人像没有听见琴儿的话。

明光楼中的争执还在继续,其中一名不知是何门何派的老者站了出来,铁青着脸道:“傅然的剑,只能是乾元峰的剑。”

人群中另有人冷笑一声:“想不到乾元峰如此急不可耐。”

“倒是比不得你们天武观。”

“真是不巧,这趟我们玄阳派也是势在必得。”

明光楼中霎时的安静很快被打破,从相互客气的寒暄到争锋相对不过短短刹那,琴儿看着这幕眼神恍惚,再扭头去看亭中写字的人,才发觉那人已经写满了整整一页。

那人放下手中的笔,将信纸晾了片刻,始终没有抬头,却短促地笑了一声:“热闹好看么?”

琴儿摇头:“都看腻了。”

“如今天下就是这样,天天都有戏看。”那人唇角的笑意没到眼底,看起来冷冷淡淡却又不失温和,“这池子水看起来清澈漂亮,但一点风吹就能够将它搅浑。你就在这看着吧,选谁的剑不重要,重要的是——”

这声音至此忽而停下,琴儿微微一怔,若有不解的看着那人。

那人正摊着手,掌中躺着一朵柔弱雪白的花,应是方才自亭外树间落下,那人盯着花看了片刻,忽而挥袖扬手,长袖如流云回雪,那朵白花轻飘飘便落在了亭外池水之中。

顷刻间满池涟漪,阳光入池遍庭碎金。

那人笑道:“明光楼的地面是雪翘灵石所铺,映上血色,定十分漂亮。”

琴儿跟随此人多年见怪不怪,面色不变心中却仍暗自咂舌,她接着透过明珠看那楼中的景致,冷不防却听见人群中一个声音道:“诸位当真打算遂了傅然的愿,在这里大打出手?”

人群顿时安静下来,众人自觉分开,说话的人便缓步走了出来,那是一名气韵温和的圆脸公子,看衣衫穿着是来自三门中的南门。眼见众人目光落在自身,那人无奈笑笑,颔首道:“在下南门弟子冉静。”

就在这番安静的功夫,始终懒懒坐在二楼栏杆处戴着斗笠的黑衣汉子也开了口,唇间笑意流露出毫不掩饰的嘲弄:“傅然玩得你们团团转,也就你们这群家伙还每次争破头上赶着让他玩。”

这次人们的视线又同时落在了那人的身上,若说先前冉静的话还十分客气,这人的话便十足是挑衅。

然而这黑衣汉子迎着人们视线里的敌意,却依然笑得从容:“傅然是什么人呐,这天底下什么事他不会参上一脚?装得道貌岸然清高莫测,事实上哪次流血哪次大战不是他搅出来的?你们当真还看不出来?”他顿了一顿,咧着嘴露出个灿烂笑意,“他就是个冷情冷血的疯子。”

琴儿怔了怔,没想到有人能将自家公子形容得如此精准,只是思忖间忍不住又拿眼睛瞥了亭中人一眼。

亭中人竟是在笑,笑得近乎顽劣。

这还是琴儿第一次在自家公子身上看到这样的神情。

但明光楼里的争执还没停下,吵嚷声中有个清脆生涩的,显得与在场众人格格不入的声音忽而自人群后方传来,近乎是坚持固执地不满反驳道:“傅然公子是个好人。”

明光楼的喧闹顿时安静了下去,亭外的风声不知何时也消止下来。

似乎不论是明光楼内还是亭台之中,都没有人想到有一天能从形容傅然的词汇中听见“好人”这么个简单朴实得可笑的说法。

琴儿几乎是整个人都愣在了当下,然后她本能地扭头去看自家公子的脸色。

亭中人脸上早已经没了笑意,他第一次抬头看了明光楼的情形,也看清了明珠所呈现的,说出这话的人的模样。

说出这句话的人是个模样青葱的少女,眼神清澈明亮,浑身裹着干净的气息,明媚得像阳光。她说出这句话来,人群里就有人开始发笑,但她走到人前,却有人认出了她的身份,面色顿时变得恭敬起来:“原来是君铃姑娘。”

君铃没有应那人的话,只是扬起脸看二楼栏杆上坐着的人,用最认真的模样与之辩道:“两个月前傅然公子通知十洲与北门去往青山,两派人马争执不下相互出手,正好引出那处的妖兽,两方合力勉强将其降服,众人只道傅然公子是要两方争锋相对,但若非当时那一战,青山妖兽祸世,无辜死去的人会比那次争斗更多。”

“半年前傅然公子在长善庄宴请宾客,天罡盟众人前往途中巧遇玄门高手,两方大战死战无数,但当时玄门正打算对霜城出手,与天罡盟的这次出手大乱了玄门计划,也救了所有郾城百姓。”

“还有三年前的魔门一战,傅然公子来迟害得不少人重伤遇险,但其实他在路上出手破了魔门大计,救了当时在七海深渊里的所有人。”

君铃的话音清晰落入众人耳中,她像是在做一件十分庄重的事情,顿了一顿之后才直视众人道:“我了解傅然公子,我知道他为中原做了许多事,他是个好人。”

有人嗤笑出声。

琴儿茫然片刻,才发觉笑出声的不是明光楼里的人,而是亭中的自家公子。

明光楼中这个小姑娘所说的事情,琴儿自然都知道,那些事情有的是巧合,有的是顺手,还有根本就是公子有意戏弄众人,不论是哪种,这位君铃姑娘所说的“好人”两字,都是绝对落不到自家公子身上的。

所以这时候亭中人的笑意自然是嘲笑,只是琴儿抬头看去,却发觉公子眼底还藏着更多莫名复杂的神色,那是一种她看不懂的东西。

明光楼中众人没有因为君铃的一番话而停下争执,不过片刻之间,已经开始大打出手。动手的是先前出声的乾元峰与天武观,不多时南门与玄阳派等人也跟着加入了战团,这天下三门七派五道十洲看似平静,但随着统领中原的天罡盟式微,早已经心思各异,大打出手也并不在意料之外。

鲜血很快溅落在雪翘灵石铺成的洁白地面之上,正如亭中人所说,映出了瑰丽如火的漂亮色泽。

亭中人不紧不慢,不再看明光楼内的情景,仿佛什么事情都无法引来他的注意,他只低头将先前写下的信叠成了整齐的模样,最后装入信封之内,封好后递给身侧琴儿道:“送去四方城。”

“是。”琴儿将信接过,毫不多言,转身便往亭外走去。

只是行至半路,又回过身去。

亭中已没了那人的身影。

·

明光楼中早已经乱作一片,君铃那番话没能够打动任何人,也没能够阻止这场厮杀。

她在混乱中抱紧了手中的布包,小心地避开着四处递来的锋刃,她目光定定看着前方,看着此次到来的最大两个势力之间的交锋的,看乾元峰与南门两大高手的掌与刀正碰撞在一起,胜负与生死便在一瞬。

就在此时,明光楼的高台之上,地面朱红的纹路蓦然升腾起光亮,雪白的帷幔与纱绸无风扬起,那空无一人的所在,便在灯火与血光交织间多出了一道清隽身影。

君铃远远看着那道身影,心跳忽起,上前一步尚不及出声,便觉一阵巨力袭来,怀中的布包霎时脱手而出。

她匆匆后退两步,布包在空中被无形的力量牵引着破碎撕裂,一道清冷的剑芒便在同时闪烁开来,剑气如虹带着蛮不讲理的气势拨开人群直指那交锋中的掌与刀,乾元峰老者与南门冉静霎时分开大退数步,紧接着铮然声响落入众人耳中,直待尘埃与明光散尽,众人才看清方才两人所在的地方,正斜插着一柄通体银白的剑。

剑身上落着个娟丽秀雅的“君”字。

“傅某已经找到适合的剑了,诸位请回吧。”

高台帷幕后的人如是说道。

延伸阅读

雪浪加盟  http://www.queensboromc.com/andh.shtml
雪浪化工换热设备位于太湖之滨,无锡市南郊,交通十分便利。本厂是中石化总公司定点单位。

双和加盟  http://www.queensboromc.com/db41.shtml
双和机械经过几年发展,逐步完成了从单一化经营到多元化经营的转变,现为德国博世力士乐(

温馨加盟  http://www.queensboromc.com/xazs.shtml
暂无

灵境胡同京味儿火锅加盟  http://www.queensboromc.com/ug9n.shtml
火锅,已成为中华千年饮食文化里的标志性热食之一,传统的火锅文化不断被吞曦和改变.于是

皮之裕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queensboromc.com/xt7.shtml
皮之裕皮具护理是隶属于重庆皮之裕皮具护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专业、专注于各种

龙华陶瓷加盟  http://www.queensboromc.com/pa8d.shtml
景德镇龙华陶瓷工艺厂位于国内外的千年瓷都——江西景德镇市。景德镇制瓷历史悠久,文化底

科宏加盟  http://www.queensboromc.com/yn64.shtml
科宏保健食品主要产品有:减肥产品、男女保健产品、日常保健。美国强根美国基因190红酒

沃尔弘加盟  http://www.queensboromc.com/xvyy.shtml
沃尔弘发动机配件加盟总店主营:康明斯发动机配件,康明斯发动机四配套,康明斯发动机三偶

亚韩生态洗衣加盟  http://www.queensboromc.com/sjgd.shtml
亚韩生态洗衣(沈阳沃达丰洗涤设备有限公司)是韩国风尚与中国智慧的交融;是一家以经营干

众择福加盟  http://www.queensboromc.com/y5je.shtml
众择福汽车坐垫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修罗魔道在线阅读辞职

    “那这个是不是也可以把别人的护魂灵收了?”夏墨诚心中突然涌现了一个邪恶的念头。“可以到是可以,不过还是要看使用者的能力,刚刚传给你的法力也就勉勉强强的能帮你锁住自己的护魂灵”“额……”听到这话,夏墨诚顿时心灰意冷,不由的吧目标投向了自己的两个护魂灵。“这个怎么用啊”夏墨诚指着铜环问道“你先运气至丹田

  • [主家教]半花落世未知的可怕

    茅庐外,一片紫色海洋的世界,宛如降临古地的仙境,谷中风景优美,环境舒适宁静。而九曲琴与轩辕剑识趣都没有走进茅庐,静静的守在茅庐外,留给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机会,或者会是两人永世的绝别,无人打扰。此时九曲琴耐不住性子了,飞向轩辕剑身旁,急切的向轩辕剑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了嘛?为什么会搞成这个样子。”而轩辕

  • 不止嘴甜第10章在线阅读

    其实项羽倒没怎么虐待刘太公和吕雉,但三年之内,两人过着随时可能被杀的日子,日日胆战心惊。刘太公还在两军相持时被推到阵前,项羽扬言要把他给烹了,而他亲生的儿子不愧是从小无赖到大,居然对项羽说:“你我曾约为兄弟,我爹就是你爹,你烹了你爹,记得分我一杯羹。”若不是项伯劝说项羽,刘太公就真成一锅肉汤了。如果

  • 我才不想和你做朋友第5章在线阅读

    “真倒霉,被自己人把车子搞成这样,佐藤这个家伙也真是的!”蘑菇头一边跑一边抱怨着。他的秃鹫三号之前被佐藤误伤,虽然重新组装好了,但是明显还是有些问题,跑起来一晃一晃的,不过他还是坚持比赛。就在这时,他看到了前面同样奔跑的两个人。“佐藤大哥,我追上来了。”蘑菇头朝着二人方向招了招手。“藤井,你来的正好

  • 踏血而归第二章在线阅读

    季小咚拽着他赶到江边后,一阵疾风掠过,江面顿时波浪翻滚。他凄然一笑,心想:这回终于可以走了。唉,一个人降生,身体本来是洁净的,可是这世上太多的污浊,身体早被污染了。如今选择静静的躺在这江底,是自己最好的归宿,洗净一身污浊,灵魂就很干净了!韩小雪见他脸色愈发苍白得可怕,有些哆嗦的问他:“你怎么了?”“

  • 工具人反派的自我修养之残阳下的幽蓝小镇

    此时的公路已经完全没有了雾气,两旁翠绿茂密的树叶随着阵阵轻风徐徐摆动,空气中夹杂着不知名野花淡淡的清香。如果是普通人置身于这样的环境中,毕定感到通体舒畅,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大自然的SPA。但是对于刚刚经历了一番离奇恐怖经历的顾箫朗、秦梦两人而言,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心情。二人面上满满愁容,各怀忧心,有自责

  • 大佬你家夫人又拿你捞钱[穿书]之第四章

    冬日战士决定去找他。要顺利地完成这个目标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地下室很少有多少人,可这不代表九头蛇的整个基地里人也很少,因此他走出来没多久就遇到了其他的九头蛇成员,装备齐全,枪口朝他对着,面容严肃,这是对待冬兵惯常的武装数量。他停下了脚步。双方的人数根本并不对等,连武器也一样毫不公平,一方几乎没有任何

  • 求求你,闭嘴吧![穿书]在线阅读第七节

    第7章遇上克星了“来,小杨,吃这个。”“谢谢!郑奶奶、郑爷爷您们也吃,我碗里还有呢。”“小杨啊,你本科的知识早已学完了,有什么打算啊?你不会想按部就班的三年之后再毕业吧?”“咳咳,什么?杨远弟弟才大一?!”听见自己爷爷的话,郑苏苏一脸见到鬼的表情看着杨远,差点一口饭喷到桌子上。“你这孩子,慢点吃!”

  • 赵子龙异界逍遥之组队任务(10)

    膳堂包厢“奚浅,你快尝尝这个疾风兔肉,味道很不错,平时都没有的,幸好今天来得早。”沐雪说着把肉推到明奚浅的面前。“是呀!是呀!奚浅你快尝尝”南宫语笙和沐灵也跟着点头,“好,你们也快吃吧!”明奚浅给她们一人夹了一块后才开始吃起来。几人边吃边聊着宗门发生的事,也互相分享一些修练心得,反正包厢有隔绝阵,也

  • 群侠网游打我你就死第四章

    齐斐暄把镯子交给如宝,小声吩咐几句。如宝惊恐:“小姐……”“去吧,从后门走,别叫人看出来。”齐斐暄拍拍如宝肩膀,“你家小姐以后的活路,可全都在你身上了。”如宝被打发出去,齐斐暄才算是松了口气。那两对银镯是她唯一能拿出来的值点钱的东西,应该也能换点银子来。她要拿着这些钱,想办法做点什么攒够立身之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