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重生种田日常之共有的秘密

作者:苏佑蓁 来源:晋江文学城

“阿谱,快起床,吃早饭啦。”

李谱迷迷糊糊地感到自己被人轻轻摇着,他勉强睁开眼睛,看见晨娴笑盈盈地蹲在他的旁边。

“早上有茶叶蛋吃哦!对面的伯伯给我的!”她开心地对李谱说道。

她这般乖巧又可爱的小女孩,被叔叔阿姨伯伯奶奶之类的喂食是经常的事。像兔崽子李谱就没这种福分了,还好小娴向来会分他一半。

昨天因为太害羞,晨娴有闹一点点小脾气,不过这对青梅竹马向来是不会把脾气留过夜的。不需要道歉沟通之类的麻烦事,自动就又好了。

少年楞了楞神,大概是因为被吵醒,脑子里的记忆有点残缺不全。但他还依稀记得一件事。

他抬起自己骨折的手臂,五指握了握,又轻轻挥了挥拳头。最后用力砸在了自己的硬脑壳上。

“我勒个去……”李谱脑门红红的,他倒抽了口凉气,“这只倒霉爪子真的痊愈了?”

阿哟喂!昨天那场扯淡到家的怪梦,难到还是真的么?

“哇!我要和你说件超匪夷所思的事!”李谱浑身激灵地一下就彻底清醒了,蜈蚣蹦似的弹起,抓住女孩的双肩用力摇晃,“你肯定不会信啦!不不,你一定要信我!”

避难帐篷区人多口杂,他拉着青梅竹马跑到没人的地方,才和竹筒倒豆子似的,从捡到银色符号,到晚上梦见的“交流”全部告诉了晨娴。

但这事实在是太过离奇夸张,就算一直很信任他的晨娴,也是一脸半信半疑的神情。

“你看,就是这个符号了。”最后李谱脱下背心,给女孩展示他胸口上的标志。

小娴睫毛颤动,宛若紫宝石的清亮双眸异常认真的观察少年的胸膛。最后甚至和小狗儿一样凑近少年的胸口,皱起琼鼻,轻轻地嗅了嗅。

“唔……没有特殊气味,也不像是画上去的呢。这就是那个“星猎者盟约”标志?”

女孩的气息在李谱的胸口皮肤上拂过,痒痒的,怪怪的。少年心跳难以言喻地陡然快了半拍,有点不自然地后退了半步,“嗯,比超人胸口上的那个“S”更拉风吧。哈、哈哈哈哈。”

“超人的“S”标志,是绣在衣服上的啦。而且那个S是super的意思。”晨娴晃着手指头,笑盈盈地订正道:“可你这个盟约标志,按照你之前告诉我的来推理——应该是“商标”吧。”

“呃……”李谱想了想也是。“斗神武装模块”本来就是那什么“泛文明商业联合体”旗下的畅销热卖产品。要用地球上的东西来比喻的话,这玩意比起那些高端大气不小心遗落地球的“超级决战兵器”之类,更偏向于便携型运动健身器材。

所以这个“标志”,且不谈性能差距,就逻辑上而言,在外星人眼里应该就和“李宁牌”、“NIKE”之类的品牌商标差不多。

这么一想,感觉好挫!顿时令李谱之前的兴奋情绪都稍稍有点败掉。

“被你打击到,我还是穿上衣服吧。”少年正想套上背心,但女孩握住他的手。

晨娴小心翼翼地用手指碰了碰李谱的左手手肘,看李谱没反应。又稍微加大了点力。经过反复确认后,她关心地问道:“真的不疼吗?彻底痊愈了?”

要知道李谱的左胳臂在保护她时严重受伤,粉碎性骨折。就算少年人身体好恢复快,也没有几天功夫就彻底痊愈的道理。

李谱笑了笑,忽然蹲下,用左手单手做了一个俯卧撑。然后跳了起来,用力地空挥了几拳头。他得意道:“完全好了!似乎还比以前更有力。不信来掰腕子看看啊。”

少年主动找女孩——而且是比自己年纪还小的女孩子比掰手腕,真是太欺负人了!但青梅竹马之间的嬉闹就是另外一件事。听到李谱的提议,晨娴开心地对少年张开双手,“那那~~我要两只手一起。”

二人随便找了一个石墩蹲下,李谱出一只左手,而对面的小娴左手握住李谱的左手,右手则搭在拳头上面加力。

“一二三~~开始咯!”比赛开始嗯,后,晨娴借着双手优势,一开始就占据了上风,但二人僵持了许久,她憋红了小脸蛋,变了好几个姿势,也没办法把李谱的左臂完全压下去。

“唔呜呜……呼。”晨娴上体育课时很灵活,因为从小就跟着李谱爬上爬下,体能在学校的女生中也算出类拔萃,可惜腕力实在不算出色,二对一还是赢不了李谱。一开始双手优势还蹦跶得挺凶,奈何角力之下渐渐的没力气了。一脸可怜兮兮地,眼看着李谱把她的双手一点点掰了回来,继而压到了水泥板上。

“都不让我呢。”晨娴甩着手腕,抱怨道。

“马克思说过——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李谱信心十足地回答。

“你乱讲,马克思先生才没说过这句话。”小女孩噗嗤笑出了声,她亲昵地捶了少年的肩膀一拳,“好吧,虽然你刚才告诉我的事情,听起来~~~超~~~离谱的,不过我相信了。”

“呃,你真信了?”李谱本来还以为要给小娴再多出示点证据,毕竟这事他自己都觉得太过离谱。要是别人和自己这么说,自己妥妥是回上一句:“您扯蛋呢?”

“嗯,是啊。”晨娴点了点头,解释道:“你手臂痊愈的速度太匪夷所思了。而且这个标志,还有刚才说的那些“泛文明商业联合体”、“星猎者盟约”的历史、特别是沙尔-沙戈关于宇宙普世价值的名言……实在不像是你能在一晚上想出来的。就算是乱编的,被你骗一次也没什么啦。”

“最最重要的是……”

女孩忽然深深吸了口气,仿佛要拥抱太阳一样张开双手,转了个身子,精致的脸蛋上浮现一对酒窝,犹如紫宝石的清亮双眸内透出愉悦,极开心地对李谱绽放出笑颜:

“这样的事,我非常喜欢——简直超有趣呢!”

李谱望着在晨曦照耀下,浑身散发着一层难以言喻的光芒的青梅竹马——她一直是那个有趣得有点脱离群众的怪女孩呢。记得幼时的夏夜,他们在田埂上抓虫儿和龙虾时,自己手持木棍,注视沟渠和草丛,妄想自己是捕捉珍兽的哈尔罗杰。而女孩就更喜欢仰着小脑袋,遥望群星、幻想百万光年外的一切。

“小娴,想学外星通用语么?”李谱抓了抓头发,忽然道,“这个斗神武装模块,已经可以进行地球语言和外星通用语互译了,我可以试着把通用语的原音字母与语法结构抄出来。”

事实上,“斗神武装”里除了类似“个人强化系统”的主加载模块外,其他还有部分附加模块颇有用处。只是李谱自己也没来得急认真看,而且李谱对这方面的东西也不是很感兴趣。但晨娴就不同了。

“真的?”小娴情绪很高昂,活泼得好像小兔子似的蹦了两下到李谱跟前,眼儿放光地牵住李谱的手,“我要学,今天就抄出来吧?一定一定哦!”

正常女孩子若是被说送宝石首饰名牌包包,才会这样撒娇,但小娴却是要学一种极复杂又不一定能派上用场的语言。李谱暗叹:实在太学霸!

李谱自然是当场满口答应。但几天不到就很快有点后悔了——这外星通用语为啥这么复杂!和汉语类似,属于分析语系,但发音转音极多,甚至还有大量人类的声带无法发出的音调。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李谱对照汉语的翻译,给晨娴写满了厚厚几大笔记本的资料表。

简直比写暑假作业还辛苦一百倍!李谱感觉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大坑……但他看着小娴期待的表情,又不狠不下心说不干。

不止是语言翻译,斗神武装的附加系统里,还带有简化的基础教育模块,介绍了星猎者盟约主要的一些捕猎目标,联合纪元的部分历史等等一系列知识。以及零零碎碎的一些外星科技和艺术。

可惜外星艺术什么的就算了,实用的科技资料却大多是些类似于科普读物的东西——当然这科普资料东一块西一块说的豆知识和地球相比,那就好像信息时代对比原始部落。李谱估计这些还是模块的前主人平时消遣的小读物,随手存放在了模块自带的数据库内。

这些和加载模块基本功能无关的东西,对现在的李谱而言,吸引力还不如斗神武装的主要功能。比如——他可以唤出一个只有自己看到的基本界面,上面及其详细的记录了自己的具体情况。从自身的体能数据、到隐藏的基因缺陷和优势、乃至生命蓝图的详密分析。

所有数据都归纳在一张基本蓝图上。条目非常之多,让李谱看得眼花缭乱,还好这台“斗神武装”果然是商业性质的产品,讲究的就是一个方便好用。“生命蓝图”甚至可以依据当前的加载者的习惯或爱好、理解力等私人要求,来个性定制化显示模式。

——————————————————————————————————————————————————————————————————————————

PS:关于超人的S,本书第一巻的时代背/景是90年代中期到末期,所以使用的是超人早期的世界观。不是21世纪后DC各种重启后乃至像电影【钢铁之躯】里那样的修正解释。

延伸阅读

重生末日之都之章真给穿越者丢脸啊  http://www.youdexiu.cn/sp10.shtml
就像是脱衣服一般,赫然将那层皮囊脱下,那皮囊虽然被火球炸得有些损毁,但依稀能够看出,

再也不想画漫画了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youdexiu.cn/ymjl.shtml
3月30日,一大清早白薇就从家向东京特洛比乐园。因为出发点不一样,她昨天就和夏目贵志

万古魔道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youdexiu.cn/6abi.shtml
如果不是两人距离足够近,近到没戴眼镜的月岛萤也能分辨出面前的人是星原灯里,他一定会下

魔尊,你家师尊不要你了!之莫宫,势力的重建  http://www.youdexiu.cn/n11k.shtml
凌霜掉落在一个村庄,看到这陌生的世界,她也有些失措,不过很快平静下来,她落下来时落在

奶狗前任上位指南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youdexiu.cn/nqtj.shtml
这件事吴月知道,应该就可以最大限度的减少损害了。通知完吴月后,陈明回到家里。陈明到了

王者荣耀之龙爵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youdexiu.cn/secg.shtml
零鸱的鼓舞声顿时传来:“他们离我们的距离还算比较远,估计他们只是碰巧遇到我们。给我的

南门密码之第三章  http://www.youdexiu.cn/u4z8.shtml
“鹤先生在说什么呢?”烛台切光忠微笑的说,“只是暗堕而已,很好解决的,——跟我们回去

西游之风月篇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youdexiu.cn/ufw.shtml
“该死的杂碎!”怒子冲单手捂住脖子,齿牙咧嘴的大骂一声,样子很是狼狈。“你怎么把他推

海贼:开局打爆正义之门之,幽夜森林(二)(5)  http://www.youdexiu.cn/n030.shtml
“安安!安安!”谣卿焦急地呼喊着,她怀中的元安却是分毫未醒。元安中了毒,却一点没有中

被首辅押着念书风华绝代  http://www.youdexiu.cn/p4bu.shtml
这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她的声音虽然威严,但更多的是灵动、飘渺、不可捉摸。当她走进石室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董家有婿在线阅读第一章

    大纲家教世界一周目1、按照剧情攻略云雀打探系统的情况和当前世界的真相2、根据所谓的任务奖励对比,确定在一群可攻略对象中找到男主角3、营造可爱无害的形象成为并盛的校花4、看着懦弱被称为废柴的纲吉身边出现一个近段时间看见过的实力最强的小婴儿,很有兴趣。5、被里包恩试探,因为并没有那么敬业,很直接的放了破

  • 影刹灭天之验尸(5)

    第二日义庄之内咔吧咔吧的声音在安静的四周响起,随着棺木的打开,一股腐烂的味道扑面而来,打开棺木的衙卫实在忍受不了,干呕了起来。“两位公子,我等实在忍受不了这种味道,先下去了”其中一位衙卫带头道。朝阳挥了挥手,几个衙卫匆忙退下。这是一种肉的腐朽味道,很难形容的恶臭味,让人忍不住有强烈的反胃感,喉咙干呕

  • 暮色序曲在线阅读第8章

    不远处的李斯,看到这种情况,暗道了一声,“不好!”作为被迫做出防御的他,压根就没有想过要艾瑞莉娅的命,毕竟做错事情在先的人是他!艾瑞莉娅要如何向他宣泄自己的不满与愤怒,他也只能默默承受着!最多也就是稍微还击那么一小下,毕竟泥人也有三分性!但他压根没想到,自己的这次稍微一小下还击,既然能要艾瑞莉娅的命

  • 《何以笙箫默》my only sunshine在线阅读第七节

    次日乔蔓蔓起了个大早,为了能趁着没人偷偷把胃药塞进江封抽屉里,她设了个闹钟,六点不到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刷牙洗脸涂个防晒霜,然后提着书包下楼。张妈诧异的看着走下楼梯的乔蔓蔓,有些疑惑的转过头看了看客厅墙壁中央挂着的时钟:“……小姐,现在才刚到六点,你怎么起这么早?”“我有点儿事,得早点去学校,张妈快帮

  • 红雾地狱第二章在线阅读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刚刚从近百米长的废墟缝隙当中钻过去,脑袋一探,就看到一只小老鼠正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瞪着自己。小老鼠有人头大小,乌溜溜的小眼珠子不停的转动着,甚至,从它的眼神还有形态上,梁灿可以确定,这只小老鼠就是当初自己第一天来的时候,差点宰了自己的小东西。其实老鼠,也只是梁灿给它们起的称呼,只是

  • 佳人如玉黑脸大汉

    “若不出所料,那黄巾反贼不时定然会再来生事,老朽不在,还望少年小心应对。”老者对来到近前的凌晓寒低语道。凌晓寒有点感动:“谢谢您……不过我有点好奇,您是怎么让那些流氓突然就变成S……变得跟发了疯似的?”老者微笑:“若是你我二人有缘再相遇,到时再说吧。”凌晓寒问:“我都不知道您要去哪儿,怎么相遇啊?”

  • 我是一名情感操控师第7章在线阅读

    “嘭…”一声闷响,那黑人眼睛都凸了。这势大力沉的一肘将他的身体打得像虾米般弓起,向后弹飞,狠狠地撞在墙上。而另一个黑人也被林航一个勾拳打在下巴上,像是被疾驰的汽车迎面撞击,整个人都飞了起来,飚飞的鲜血中夹杂着几颗牙齿,这黑人也在顷刻间丧失了意识。“该死,还有一个!”“快解决他!”剩下几人惊慌大叫,手

  • 火影之死亡系统在线阅读第十节

    江沐其人,出身名门江家,一出生就是一张天使脸,资质如此优越,不去负责可爱,偏偏尽干些沙雕事。九岁那年,父母出国办公,她却认定他们是想撇开她去旅游,于是一头撞上自家大门,想碰个瓷让父母折返,结果头发缠在铁门上,硬是取不下来。鬼哭狼嚎中,隔壁家的少年救了她。那是她第一次遇到容川。容家有双子,哥哥容川,弟

  • 她看起来挺乖[电竞]在线阅读第3章

    把彩楼送回灵犀院后,她吩咐人给彩楼请大夫。然后又亲自挑选了一位信得过的车夫。坐上了马车,离开了寿王府,她有些心急如焚。到现在,她也不能确定她究竟是重活一世,还是身在梦中。但就算是身在梦中好了,她也要扭转乾坤,再也不能重蹈前世的那些挫折。记忆中,在这一天出事的,不光是她。还有她同父同母的亲哥哥,慕容泰

  • 刷爆三国系统!在线阅读第九节

    幻境的设置与现实相同,他回到了寝室,发现自己原本丢满草稿纸的桌面出现了一本日记。这种灵魂上的熟悉感使他感到十分不适,仿佛只要一打开它,自己,就不再是现在的自己了……“这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了,孩子。想救他,就打开它。”一个陌生而又苍老的男声忽然响起,压抑着沉重的疲惫。他没有再说话,静静地等待着希望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