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Rw2Xf9

[全职高手/ALL叶]假如叶修是个基佬之男女之事能说得清吗

作者:折桂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一声喊,众人全愣在当场。银贵往上一蹿,迎面就给了云水一拳,在没有一点点准备的情况下,云水结结实实地承受了一拳,这一拳打在了左脸颊上,嘴角冒血了。等银贵再打时,云水已经站起啦,如果反抗,银贵也未必是他的对手,他们俩都曾经是村里少林拳武术队的名角高手。但云水丝毫没有还手的意思,连躲闪也没有。银贵再打了两下,便被众人抱住了。梅姑看云水的嘴出血了,啊的一声操起了一个酒瓶砸在了银贵的肩膀上。

“贵叔!你咋突然间回来了?这是干啥嘛!有什么话就说。”

芬芳气得脸通红,拿起一个酒瓶也要往银贵的头上砸,被小娟她们拉住夺了下来。

“芬芳你不能砸,他是你男人……”

此时的芬芳气急败坏地高叫:“我没有这样的男人!呜呜呜……偷偷摸摸的回来不让人知道,一来到这里就打人……这算咋回事吗!王八蛋……银贵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芬芳,你自己做的事你知道,说什么清楚,男女之事能说得清吗?”

大伙听出了门道儿,梅姑叫上梅扬、小山子,把银贵拉到另一个房间里,几个人细细地说着话。

楚幻用纸巾给云水擦嘴角上的血,一边擦一边心疼地落着泪。楚梦也气呼呼地坐在一旁,手里也握着一个酒瓶,估计有机会时,她也要砸银贵的脑袋。过一会儿,楚梦大声说:“云水,你咋不给他打呀?我不相信你打不过他。你……软蛋,人家还以为你与芬芳之间真有什么事呢!”

芬芳气得红了双眼,此时泪流满面,呜呜咽咽,幽忧而伤怀地看着云水,既深情又胆怯,因为有楚幻在一旁,心疼也轮不着她。

“你自己细想想过程,我们都可以见证云水与芬芳之间绝对没有任何故事,绝对是清白纯洁的乡情友谊,白天偶尔一起去严小兵家,还是他们俩的时候少,有我或其他人,三个以上的时候多,因为是我们集体在帮小兵一家。晚上夜里云水是绝对没有踏进你们家门一步过,这些人都可以作证,况且云水的女朋友楚幻,都快结婚了,形影不离,你自己可以看看。听我们的话,有坏人在陷害云水,就因为云水为咱们村做了几件实实在在的好事,碍了谁的眼!你可不能上当被坏人利用,助纣为孽啊!”近一个小时后传来梅姑在门外的说话声。

楚幻拉着云水来到门边,指着银贵说:“银贵,你等着,我不管你听谁的啥话,无缘无故把云水打一顿,这个仇我一定要报。你等着我爸爸手下人的棍棒吧!”

“正常值夜!”云水牵着楚幻的手走向停车子的地方。

梅姑紧走几步赶上云水说:“最近打给银贵的一个电话是镇上的座机,就是这个电话告诉贵银咱们在这个饭店里正吃饭。从两天前就有个电话打给银贵,告诉他芬芳在家如何如何,与你怎么怎么样,特别告诉他来家一趟亲眼见一见事实。据银贵说,声音有点熟,但就是想不起来是谁。这明摆着是诬陷与挑拨。”

“以芳婶儿的脾气回家还得闹,两口子再打起来怎么办?”

“唉……人家夫妻的事,你别操心了。外人越掺和越不明朗,会越麻烦!”

“啊——”云水仰天长啸,声音嘶哑中溢满伤情,也有淡淡的怒与恨……“我云水一定要拆除滩口村里放着的这颗臭弹!”说完话飞车蹿进黑暗里。

“云水哥!等我……”楚幻忙驱车赶去。梅姑喊住她,“楚幻,回来!让他一个人静一静,理理头绪!”

云水来到鹿角河头,夜里能听到河水的流淌声,在平常从来没有听到过这里的水流声,因为这里河床窄、河水浅、水流缓慢,今夜他却听得很真切。听着流水,望望黑黢黢的一个个小山包,云水很自然地记起了中学时老师让背的课文:“水是一个高妙的化妆师,几笔点染,山的丰姿便跃然眼前。那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有时甚至更胜一筹。名山往往助长浮躁,而只有这样平平常常的众山,才真正让你的心沉静,让你宠辱偕忘。”

“说的多好啊!平平常常才是真。”云水想着,往前走着,“生活待我不算太薄,如同四季,有热烈就有冷寒,有鲜妍也有寂寞。安定生活中偶尔点缀些许的忧伤与苦难,我也应理所当然地去承受,哪怕是再多些再猛烈些再残酷些,我也要担当下来,决不服输!相反地,我要主动迎上去,竞争、战斗!”

巡夜到荷花塘子以北小关楼时,遇到了派出所的两位民警带着六位协防队员。云水灵机一动,给两位民警递上烟,离开人群轻声说:“我们从大路往回走,请你们悄悄地绕这个大山包转一圈儿后,再回来查一遍这个小关楼,以前这里多次发案,村庄小、人住得松散,况且这个小庄的人也比较富裕。辛苦你们了!我没多带,就这两包烟让兄弟们分着抽吧!”

云水他们大张旗鼓地走了,眼见得民警们也转过了山包。

第二天一早,云水没有休息就赶到镇上去了。壮壮在那儿也认识不少人。他找到壮壮让他帮自己去电话厅查询了两个电话,一个是街边的座机,一个是名为李江的手机号。

“李江,李江,怎么这么熟呢?”

“就是二黄毛儿!你忘了?小学时和我们同过一年班,他是个老留级油子。”壮壮说道。

“哦!我想起来了……我的电话……喂!楚梦,什么?真的?你确定是二黄毛儿?……村长、主任都去了吗?……嗯,我知道该咋做了!我马上去派出所……就这样!”云水收起手机一脸的严肃,略一沉思,拉起壮壮说:“走,陪我一块去趟派出所。”

季所长已经与云水很熟悉了,证实了二黄毛儿昨夜撬门行窃时被抓的事实后,云水向季所长反应了两件事:一是二黄毛儿与村长有夜里在一起的事实;二是挑拨离间、陷害他的电话,都是二黄毛儿给银贵打的。“所长!我怀疑二黄毛儿与村长的勾结绝不是去做好事,联系我办公室里的点写笔、口香糖纸的不翼而飞,您想办法撬开二黄毛儿的嘴,肯定能扯出一个老狐狸来,还说不定是田鼠一样的一窝呢!”

“这个吗,你放心吧!我知道你急着想洗清自己曾经被诬陷的名誉,你还在为上次的事耿耿于怀。”

“确实,上次对我的陷害,那人忒毒辣、太小人……”

“我一定会让二黄毛儿开口的,现在先熬着他。你们村长已经来过,说是误会,没人理他,他也无趣地走了。”

“他见二黄毛儿了?”

“没有!哪那么轻易让他见?我对他说今早就送县预审室去了。这会儿正熬着呢!三天后再开审他。”

云水与壮壮从派出所出来,村长打来电话说:“云水啊!你别睡觉了。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做。楚总,就你未来的岳父,已把咱们附近三个乡镇的鹿角河水文监测站、开渠修路的工程拿下来了,你做好配合,把该征的土地、该搬迁的人家做通做好做到位工作,马上落实!”

“赔偿问题不明确,这工作怎么做?”

“土地国有,政府征地还谈什么赔偿条件!”

“那人家没地方住了,盖不起新房,没有土地耕种了吃不上饭,怎么办?政府不问吗?”

“这些个事儿人家承包商不管,人家只管征地施工。”

“可咱们得管呀!政府是干啥的?”

“咱们这一级政府管个屁,管得了谁?就只有一个任务,那就是做好土地征收的配合工作!”

云水心里这个气呀!只与开发商沆瀣一气想法赚钱,不管农民的权益,甚至死活。更让云水生气的还有,小梅林在鹿角河的河背上,不应该安放观测点,观测点应该放在河头或河口等要害处。可是,村长说那开发商楚老板请来的专家定在了小梅林安观测点。这是什么狗屁专家,这是为了省材料多赚钱,不是专家不能危害这么大,那河背只是开水渠的好地方。

云水刚挂了电话准备去河头处实地去看看,电话突然又响了,这一次是芬芳打来的。她说她和银贵没事了,他是被人怂恿和利用了。“男人真的是臭、贱,都他妈的一个德性!”云水不自觉地把自己和天下所有的男人又都给骂了一遍。芬芳告诉他,严小兵出师不利,第一天无人问津,第二天好不容易接了一个活,还没高兴完,人家扔给一元钱说有事就走了。几天来,严小兵不再愿意出门,郁郁寡欢。

“芳婶儿,你抽空继续去劝他,有必要的话可以做他媳妇的工作,让他媳妇要挟他,我这边再想办法……就这样……嗯!”

云水还真想了一个绝妙的办法,一能激起瞎子的干劲儿;二能再拉瞎子一把,说不定这是最后一拉,他从此就登上岸了。

延伸阅读

薛记炒货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6dl6.shtml
在济南,提到吃炒货,大家一定会想到薛记炒货。薛记炒货品种很全,很丰富,各种干果和炒货

金科压瓦机械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dteb.shtml
泊头市金科压瓦机械有限公司本着“依靠科技、尊重人才、求真务实、开拓创新”的发展理念,

博砺跆拳道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shwt.shtml
博砺跆拳道加盟采众家之长,立行千里之志,我们始终坚持把纯粹的素质教育献给可爱的孩子,

枇杷园火锅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6ijv.shtml
枇杷园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提倡绿色、健康、营养的餐饮经营理念,坚持走多元化发展之路,在餐

智慧书法教室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byvk.shtml
杭州卓冠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2011年,总部位于浙江杭州市萧山区,是中国书法产业研究

金銮殿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6mje.shtml
厦门市湖里区金銮殿汽车用品厂成立于2006年,位于旅游胜地--厦门市湖里区旗山工业区

竹管家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gpfb.shtml
安吉享竹竹纤维有限公司坐落于中国美丽乡村,中国生态县,中国竹乡---浙江省安吉县。安

华派座垫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xt5w.shtml
河北保定华派汽车装饰用品厂是一家生产批发汽车用品的民营厂家,建厂以来,在全厂职工的共

派立洁移动洗车机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scuj.shtml
汽车普及率越来越高,洗一次车往往要排队等很久,派立洁移动洗车机是广大车主的福音,让洗

天博钢铁贸易加盟  http://www.agence-evolution.com/dxru.shtml
天博钢铁贸易是一家集贸易、加工、配送于一体的钢材贸易公司,经营镀铝板、南韩冷轧板等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渔夫的宝可梦在线阅读第9章

    “我,我,可以吧?”王宥林说这句话的时候十分谨慎,他是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又说错话。“太好了,谢谢你。”李安晓兴奋的说道。见她脸上露出了笑容,王宥林那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幸好这次没有在说错话,否则他就真的要就地找颗树撞上死算了。相比王宥林,李安晓现在的心结可是放下了,只要今晚能把她老爸给应对过去,

  • 总裁邪魅一笑说第3章在线阅读

    下午的时候,杜子钰就被爷奶催着快点回去,担心又碰到上星期被打劫的事。杜子钰知道爷奶担心,只待到傍晚就重新坐地铁回到租住的地方。回到家里,杜子钰进去卧室后,将背包挂好,就走到电脑桌前坐下,将戴着的眼镜摘下,放在一边。打开电脑,登录一个雇佣网站。有未读的邮件,杜子钰点开查看。是之前帮一个小公司修补的软件

  • 总裁爹地太给力第5章在线阅读

    安牧宸此刻正是为了一件大事在与蓝季枢商量。他屏退左右,书房里只留他与蓝季枢二人。手上的信是方才蓝季枢给他的,他的眉宇紧皱,盯着信看了好几遍。蓝季枢坐在一边,把玩着手里的一只形状奇特的簪子,嘴角满是笑意。安牧宸放下信来,却见他笑得诡异,不禁打了个寒颤。摇头说:“是谁得罪了你,竟让你如此费心思?”他未回

  • 月待圆时之第六章

    小侍将凌曦月带到大堂门口。“请,大小姐。”凌曦月抬脚进入大堂,大堂正位,一威严男子端坐在上面,身着深蓝色的朝服,一半文臣大袖,上面精密的绣着纹路,一半武将紧袖,上面套着皮革的腕饰,国字脸上写满了沧桑,这是久经沙场的人脸上应该有的纹路,不怒自威,锐丽的眼睛此时就盯着凌曦月,这位应该就是凌曦月的父亲,著

  • 魔甲英雄之掌控群星之我还没有丹方

    后面又有好几个青年才俊滔滔不绝的讲着自己在炼丹过程中的一些感受和疑惑,当然,也少不了一些对大小姐夸张的赞美和极致的奉承之词。想听的都已经听到了,叶寒实在不想继续在这里看这些虚伪的嘴脸你来我去,自己还要抓紧时间为小龙寻找龙涎果呢。“好,大家如果没有其他问题的话,我们这次的炼丹交流会就圆满结束了,希望大

  • 轮回境开服前的热身(上)

    SH市江心小区边的一家理发店中,店内没有一个顾客,显得有些冷清,一个人影正懒散的靠在椅子上,手指轻击着电脑屏幕,翻阅着有关穿越火线的所有资料。这个人就是逆天四鬼中的第二鬼——柳随风。自从昊天暂停了**的人生,他和另外二鬼也同样退出了**的江湖。毕竟他们四鬼之间的情谊不允许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人去当独行侠

  • 金丝雀之第五章 霍家高手奇出动

    我心里一紧立刻问道“怎么了,难道霍大公子回来了!”司马大哥“那倒不是,霍大公子还没回来,少林寺离咱们这里千里之遥,就算霍家派人去通知霍大公子,这一来一回日夜兼程少说也得20天左右,现在离盗珠之事才过了半个月,霍大公子没这么快回来,我说的大事倒不是指这个!”我心中暗道霍天耀没回来就好,然后继续问道“那

  • 白云苍狗不老松之情真意切(3)

    天边已经蒙蒙泛起了白光,此时已经将近拂晓时分,而碧水河畔却依然喧闹异常,管乐丝竹之音不绝于耳,酒家客栈灯火通明,楼船竹筏穿梭往来,一片歌舞升平之象。盛夏的云啸城仿佛没有昼夜之分,只有醉生梦死。碧水运河五曲回转处,一家名唤“云溪”的客栈同样彩灯高挂,极为热闹。一楼厅堂之内,消遣作乐之人四五成群坐地满满

  • 王者荣耀之君临天下在线阅读第五章

    天凡跑到家门口,见到自己的爹躺在门口,一阵心痛,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只是理智告诉他不能冲动,因为前方的两个人散发出可怕的压力,让他无法靠近,两人表面上非常平淡,静如止水,实际上都各自散气息压制对方。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一身黑袍的神秘人就是他的仇人,天凡咬牙切齿,眸子发光,紧紧盯着那黑袍的神秘人,泪水已

  • 八零女配娇又怂我爹,魂天帝

    “少爷,少爷呦!族长正在找您呢!您怎么跑这里来了?”族中族人看到坐在花园测试台前小女孩打扮的孩子,当即眼泪汪汪的跑了过来。同时也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少爷被人带走了呢!“是魂玉啊,你怎么找到我的?”小孩拄着腮帮子,看起来大概有两三岁的模样,长相可爱,声音难辨雌雄,一双大眼睛定定的盯着人,真诚而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