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守护甜心之Gypsophila在线阅读娇娇

作者:绯月雪 来源:晋江文学城

左娇从卫国公府出来之前,九皇子纪时艽的马车就已经停在卫国公府的后巷了。

纪时艽素来喜怒难辨,就是贴身伺候了他十几年的小太监随喜也摸不准他的脾气。

对于纪时艽下令将马车停在卫国公府的行为,随喜摸了半天脑袋,最后小心翼翼的问道:“九殿下,可是要奴才去卫国公府送张拜帖?”

九皇子如今已是年满十九了,随喜琢磨着,九皇子是想娶媳妇儿了,听说今日卫国公府正好举办赏花宴,来了许多上京城的贵女呢。

可纪时艽狭长的眸子只睨了随喜一眼,一张俊脸表情阴晴不定,等了半晌才幽幽开口说道:“去,去门口给我守着左国公府的左娇。”

随喜恍然大悟,原来九殿下早就选好了目标,真真儿是深谋远虑啊!

没想到左国公府的左娇姑娘还没到离席的时辰,就先行出来了。

随喜连忙跑到纪时艽面前邀功领赏:“九殿下,左姑娘出来了,上了咱们前头那辆马车。”

纪时艽眸中掠过意味不明的笑意,他低垂着狭长的眸子,瞧在随喜眼里,宛如地狱修罗,让人两股战战。

“跟上。”纪时艽薄唇轻吐了两个字,清冷如寒冰坠地。

随喜也不明白九殿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你喜欢人家就追上去啊!

但马车依旧只是慢慢行,跟在左娇的马车后头。

不多一会儿,马车停下来了。

纪时艽掀开帘子一侧,随喜马上低头禀告:“九殿下,前头有人闹市纵马,惊了左姑娘的马。”

“她可有事?”纪时艽掀了掀眼皮,神情有些慵懒。

随喜当然明白纪时艽问的是谁:“……奴才刚听前头丫鬟的呼喊声,似乎左姑娘受了轻伤……”

随喜话音未落,纪时艽的脸色就已经沉得滴水,嗜血的眼神冷得不能再冷:“杀了。”

“……”随喜抹了抹额角的汗,九殿下在北寒之地就视人命如草芥,不是说好到了上京城要温柔的吗?就算护犊子也不能这么随便的杀人吧?

随喜还想再劝几句,一直守在马车一侧的严默就已经一剑出鞘,将那醉酒的纨绔子弟干净利落的削了脑袋。

严默是个哑巴,他黑白孤寂的生命里永远只有一件事——听九殿下的话。

“……”随喜欲哭无泪地看着严默还在滴血的剑,青石板上行人们正在尖叫逃窜着,而左姑娘的贴身丫鬟背对着一地血泊在身子发抖,面无血色。

完了,九殿下这样,估计娇滴滴的左姑娘连同他说话都未必敢,更别说嫁给他了。

随喜跟了九殿下这么多年,从未见他对哪位姑娘上过心,终于见九殿下开了窍,正为九殿下的婚姻大事操碎着心,却见左娇的马车缓缓动了,连忙催促着车把式跟上。

随喜更想不通的是,九殿下就这么跟了一路,直到左姑娘回了左国公府,除了杀人,九殿下再也没有旁的行动。

“……”难道杀人就是九殿下追求姑娘的方式?随喜战战兢兢地看了一眼纪时艽,“九殿下,咱们现在……”

“回去吧。”纪时艽淡淡地开口,又恢复了慵懒困倦的神情,懒洋洋倚在软垫上。

随喜刚心情复杂地松了一口气,又听到纪时艽轻飘飘说了一句“夜里再来”,差点没崴了脚。

……

左娇回府后换了衣裳,便倚在廊下的美人靠上,不知发了多久的呆。

无论是卫国公府不应出现的卫慎清,还是提前一年半回京的九皇子,都让她觉得心里很不踏实,总觉得有些事,或许与她上一世知道的不一样了,冥冥之中已经有什么不一样了。

但她看不清,也摸不透。

暮色四合,绚烂的晚霞透过廊间挂着的碧纱洒下来,映得左娇肌肤雪腻娇嫩,秋水盈盈的眸子里淌着宝光,仪态斐然。

这般美得画儿似的景象,让匆匆走过来的秋霜脚步也慢了些:“姑娘,老夫人那边传话过来,晚膳已经备好了,让姑娘赶紧过去呢。”

这是左国公府的规矩,每逢初一十五,一家人总要聚到老夫人那用饭,让老夫人享享天伦之乐。

左娇站起来,理了理绯红的百褶罗裙裙摆,轻声关切道:“秋霜,你怎过来了?今日你受了惊,我不是让你卧床歇息一天么?”

“姑娘,奴婢没事。”秋霜扯了扯嘴角,明显能从她苍白的脸色中看出她的心有余悸,“奴婢只是觉得九皇子也太……”

草菅人命、冷酷无情、心狠手辣、凶神恶煞、众叛亲离……左娇的脑海里登时冒出无数个世人曾用来形容九皇子的词。

她上辈子没同九皇子打过交道,但却总听人提起他,就连卫慎清也在府中跺着脚痛骂过九皇子。

左娇微微叹了口气,想起上辈子九皇子在乱葬岗自刎的场景,只有她飘在空中看到了他眸中浓烈的绝望与悲伤。

他不过是一个可怜人。

左娇换了身桂子绿齐胸瑞锦襦裙,端丽大气又给这寂寥的冬日添了抹新绿,想必老夫人见了也欢喜。

左娇到老夫人那的时候,父亲和母亲都已到了,老夫人笑呵呵地端坐在楠木交椅上,直朝她招手。

“娇娇来了,几日不见,祖母瞧着咱们娇娇又美了几分。”老夫人最宠左娇,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真真是都把她宠到了骨子里。

左娇见了祖母,心里一暖,亦有些发酸。

上一世,祖母身子骨不好,她出嫁半年不到祖母就去了,她都没能好好尽尽孝,只盼着这辈子能寻个神医,想办法治好祖母的旧疾,她也不出嫁了,在祖母膝下多承欢几年便好。

左娇还有个嫡亲的哥哥,只不过在国子监念书,今日未到大休,不曾回府,至于柳小娘和左盈她们是没资格来这用膳的,老夫人见着她们都心烦。

所以左娇一来,人便算来齐了,也就老夫人、左国公、乔氏还有左娇四个人罢了。

老夫人特意拉着左娇坐在她身边,随后招了招手,便有丫鬟端着一盘茶过来。

乔氏用完茶,一面摆着乌金三镶银箸,一面问道:“娇娇,今日在卫国公府,你怎的先走了?身子不是大好了么?今日又有何处不适了?可要请大夫过来?”

左娇知道母亲也是关心她,微微颔首说道:“母亲不必担心,许是外出吹了些风,回府便已大好了。”

老夫人跟人精似的,哪能不明白左娇的心思,见乔氏还想再问,她便轻咳了一声,叫丫鬟们摆菜上来。

很快菜便摆齐全了,琳琅满目,色香俱全,小丫鬟们接连退下,端着漱盂、巾帕之物守在一旁。

老夫人夹了个鱼饼放到左娇碗里:“娇娇,你最爱吃这个,我特意吩咐小厨房做的。”

“谢谢祖母。”左娇抿了抿嘴,浅浅的梨涡绽放开来,也给老夫人夹了一筷子她最爱吃的笋豆。

老夫人微抬起眼皮看向左国公,轻哼一声:“怎的了?从进我这屋起就一直愁眉苦脸的,你要是不稀得来看我,就不必硬着头皮过来。”

自打左国公偏宠妾室后,颇有宠妾灭妻的迹象后,老夫人就看他哪都不顺眼,幸好左国公还是个孝顺的,不至于为了个妾和自己的母亲翻脸。

只是现在,左国公的脑袋耷拉着,一脸难色道:“母亲您有所不知,九皇子不顾圣旨,强行回了京,今日还在闹市杀了人,儿子正愁明日上朝皇上会发多大的火呢……”

老夫人气定神闲地往左娇碗里继续夹着菜,满不在乎的说道:“便是发火,也是发九皇子的火,与你何干?”

“就是怕殃及池鱼啊……”左国公无奈地摇摇头,“唉,如今皇子众多,朝中势力错乱复杂,我一直不想站队,但只怕娇娇和盈盈一嫁人,我就得被迫划入某一股势力咯……”

左娇正打算说她可以不嫁人的,却被乔氏抢了先。

“对了,老夫人,偲郎,今日我带娇娇去卫国公府相看,有许多夫人看上了咱们娇娇呢。”乔氏说起这事儿都特别自豪,眉眼含光。

左娇真觉得乔氏夸大其词了,以她在卫国公府的病秧子表现,哪会有许多夫人看上她啊,顶多一两个纨绔子弟随便配一配罢了。

但是在左国公眼里,从小宠大的掌上明珠自然是顶好的,听乔氏这么一说,他脸上的愁容刹那消失,捋着小胡须开始得意洋洋的思索起来:“那咱们是得好好挑一挑,可得给娇娇寻个如意郎君。”

乔氏用帕子捂着嘴直笑:“偲郎觉得卫国公府的独子卫慎清如何?卫夫人似是有意让他和娇娇凑一对儿呢~”

“啪!”左娇的银箸直接掉在了桌面上。

延伸阅读

生存手册强无敌之第三章 异煞门  http://www.itaba.cn/d60b.shtml
四叔在三天之后,准时来到庄子带走李小刀,临时前,父亲反复叮嘱李小刀在外不要惹是生非,

玄幻:呼吸都能变强之三阶(5)  http://www.itaba.cn/nnfb.shtml
异种松鼠不敢动,可元祈敢啊。黄铜二阶的力量他虽然刚刚获得不久,但前世的记忆让他可以顺

机械大师[星际]之身陷画魂 意外被救  http://www.itaba.cn/pnlo.shtml
雨后山路湿滑,下山更是艰难,李拙两步一滑,几次屁股落地开花,浊泥溅身,连衣裳也破了好

妙手医王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itaba.cn/xen5.shtml
三劫粮本来我们以为我们的举动沉重地打击了财迷的劳伦斯。那天我们几乎毁了他的藏宝室。可

捡到一只Omega之第③章 烈焰焚身(3)  http://www.itaba.cn/tvb.shtml
不料,贾壮走到半路,猛然听到婴儿啼哭。“怪哉,难道?搞错了。”贾壮似有所悟,向闵干家

雪上枕 [参赛作品]之宝贝  http://www.itaba.cn/galf.shtml
“宝贝,你是一把锁,你老攻会来打开你!”侧躺在床上,蜷缩着瘦弱的身体,像是缺乏安全感

恶魔召魂在线阅读第一章 倒影里的人(2)  http://www.itaba.cn/x6jj.shtml
第一章倒影里的人(2)这个谜,甘雪凝直到三年以后,也就是自己12岁的时候才初晓端倪。

漫威之天才侦探之火麒麟魂  http://www.itaba.cn/becw.shtml
天山,高耸入云,乃天荫城一带群山之首,此处正孕育着一个威震武林的一代大帮!“天下会!

老王的奇遇人生在线阅读《天命》  http://www.itaba.cn/nbp0.shtml
邪魔,到底为了什么?无尽的战火,燃烧到了人间。它烧灭了人们曾经的执着、狂热的信仰。天

舞剑问仙之酒吧买醉  http://www.itaba.cn/akhc.shtml
赵桂蔓说了半天没有人搭理,有点生气,直接将林喏喏丢在一边了,恨铁不成钢道,“哎,你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国相爷神算在线阅读老猎手江善

    江善所在位置是个出口,却不是唯一出口,整个战区中,还有成千上万个出口与外部传送阵相连。这些都是据点都是空间学家在军队保护下设立的,过程不仅艰辛,更是危险无比,在战区中,随时都有遭受异兽进攻那一刻。江善父母就是在设立据点时遭到异兽袭击身亡的。出于对安全考虑,不仅仅是华夏,整个蓝星的其他大国,他们的传送

  • 缥缈仙鸿传在线阅读第6节

    楚笑离这一睡差点就没醒过来,当夜发高烧,连着烧了三天三夜。这三天,楚笑离是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大夫说是伤口引起的感染,再加上急火攻心,却又不知这急心打哪来。大夫只得开些安慰似的方子,楚笑离竟然就这样毫无预兆的昏睡了几天。开始有传言说楚笑离坏事做多,阎王爷要拿她的命来抵债,她怕是活不长了。楚笑离最后还

  • 神级跑腿哥不就是两架飞机,赔他们就是了(新书求收藏)

    “那个不明飞行物已经逃跑,请求允许攻击。”那两架战斗机看着托尼的钢铁战衣飞了出去,他们马上就加快速度追了上去,并且已经在向指挥部请求对托尼动手了。“允许!”在指挥部的人允许对托尼的钢铁战衣动手以后,那两架战斗机也就锁定了锁定了钢铁战衣,然后两架战斗机驾驶员毫不犹豫的就按下了导弹发射键。“主人,我们已

  • 猎户出山告诉他我是谁

    就在男人准备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时候。“砰……”房门被撞开。来人正是顾念宸,杰西,还有几个穿着西装革履,浑身透着冰冷的男人。顾念宸的出现,无疑是在夏妆的意料之外,老男人因为来人,微微有些不满,毕竟自己到手的好事被打扰了,但还是起身,整了整衣服,看向来人,“你们是谁?”顾念宸无视了他的存在,走到床边,用浴

  • 云中之剑第5章在线阅读

    清晨温暖的阳光从窗户偷偷的洒进形成破碎的光影散落在蠕动着卷成春卷状的被子上,米诺羽卷成拳头状的双手揉着迷糊的双眸从春卷状的被子里钻了出来,眯着琥珀【色】猫眼,爱困的打了个大大了哈欠,懒懒的伸了个懒腰,揉着乱蓬蓬的头发,赤着脚下了床,眯着猫眼,眼角还挂着泪珠,迷迷糊糊的朝浴室走去,如有人看见这么一幕,

  • 刀宗里的剑骨头第10章在线阅读

    人和人是不同的,同样一件事同样的做法,不同的人来做,结果截然不同。例如...嗯~你讨厌......和......啊。非礼啊,流氓...所以有一句话说得好一切不分人看结果的做法都是耍流氓,一切耍流氓的行为都会被404。(别问开不开,飙不飙,有车就404,没车看心情404)刘全显然还不知道他一番话不仅没

  • 执导韩娱意外就是因为意想不到

    刀?那把已经碎裂的蛇骨刀?古风像卡壳的唱片一样,僵硬的转过身“我会赔给你的”说完古风就感觉不对了,尼妹,陪尼妹啊!古风内心有种抓狂的感觉,是对方先攻击自己的,自己只是防卫好么。下意识的回答后又不能把话收回来,自暴自弃的想就那样吧!反正不差多铸把刀。“啊?”蛇骨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发展,他只是顺

  • 众生寻仙在线阅读红颜争执

    皇上当然也需要一心一意啊,不管是谁,都只有一颗心。【3G书城】可是,说皇帝坏话的话就不是什么一笑而过的事情了吧?萧锦芸掩了眼帘暗自沉思。“萧姑娘怎么不说话了?”颜以亦步步紧逼,唇边却是漫不经心的笑容。他的笑别有深意,她是一直这么觉得的。无可奈何,萧锦芸抬头直视着他,正经说道:“皇上自然也是要一心一意

  • 夏玄月在线阅读第三章

    月朗星稀,乌云密布漆黑的夜色里弥漫着一种湖水般的冰冷。此时的黑风寨,在夜色中显示出一股骇人的寂静。鲜血染红了地面,无数的残肢断头散落在地,而在黑风寨的中央,十几具僵尸周身黑烟缭绕,正在低头啃食着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看上去好不惊悚!叮当~叮当悦耳的铃声在这死寂的黑风寨中响起,瞬间所有的僵尸都猛然回头,

  • 神医狂妃,废材三小姐进京谢恩

    益城地处西陵下游,西陵国为断益城水源,早年间曾在上游筑堤,为此,益城曾连年遭受旱灾,奏请朝廷相助也是音信了无。后仰赖历代南山王开私库,修渠造坝,蓄水灌溉,百姓方有安生日子好过。前几个月,西陵国连日暴雨,冲溃了堤坝,导致益城水位大涨。虽及时疏散了百姓,不至于出现大片的伤亡,然而,流离失所的灾民也达数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