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做梦都想和她离婚在线阅读第一章

作者:叶无枝 来源:晋江文学城

--序

很早就想写一个关于灵异的故事了,一直没有机会,最近刚失恋,碰巧有人出主意说转移注意力可以调节。我不想去画画,原因是某人也喜欢,所以改写小说。第一次写,故事架构也有了,还不是很完善,主要是根据《山海经》和我自己整理的《灵异见闻录》加之我自己的悲惨经历而整合改写。可能内容比较光怪陆离,嘛,只要开心就好。风格嘛,我定义的是轻小说,不会像国产小说那样中规中矩(又不会出售的说),所以吐槽什么的可能会更精彩。

总共三部,这是第一部。好了闲聊至此,先开个序!保证每日一更!如果你喜欢的话欢迎留言,一起探讨,毕竟开心最重要。

第一章异象初现

“柜山,为南山系之首,西临流黄,北望诸山,东望长右。英水出焉,西南流注于赤水,其中多白玉,多丹粟...”说话的是我们是先生,据说是黄酆氏国人,被流放至此。村里人多以为他很有学识,他也没说自己姓氏,所以只称呼为先生。每天他都在田边教我们读书识字,种庄稼。

“白菅,你有什么想说的吗?心不在焉的。”先生捋着胡子羊胡子盯着我。

我叫白菅,10岁,不是说姓白,我们这些穷人哪有姓氏,名字也都是些常见的花花草草。白菅草可以制席子,先生说想我们不要小看自己的才能,对了忘说了,名字也是先生给的。先生觉得这样方便单独叫我们。

“白菅!叫你呢!”我还在发呆时,先生就是一击手刀。

“那个,我还不习惯这个名字...”我揉了揉脑袋,“死老头,下手真狠,施虐狂!!!”当然后边的没敢说出来。

“先生,柜山之外是什么?有没有长着翅膀的人,或是会吞火的神?”回答的是我的死党--申,一个特会装好孩子的腹黑萝莉。

“先生,可以下课了吗,我们都10岁了,一会儿要去帮忙修葺哨岗和围墙了。我不耐烦的说。

在我们的世界,穷人,10岁就是成年人了,需要为生计、生老病死发愁。虽然先生会用丹粟制药,可是人身安全没法保证。我们是鹊山和柜山交界地,鸟兽虫鱼不计其数。时值冬季,鸟兽袭村抢掠食人都是常有的。

正当我以为先生会一顿长舌的时候,村长跑了过来一个趔趄跌在地上,我们哄堂大笑,村长却一脸愁容,拉着先生就跑,我们尾随到村口才知道出了怪事。

村长指着村口的两棵桂树“先生,树,树突然就苦了,不只是这里,田里庄稼也要干死了。今年的收成就指望这个了,先生您见过的多,你看我们是不是得罪神灵了。”先生走过去,看了地,问了问土,脸色一白,摇了摇头。

“什么狗屁先生,估计他也不知道。”我幸灾乐祸的说到。

“是魃!全员,立即收拾行李往鹊山走,那里的山神可以保佑我们。“

所有人为这个名字感到恐惧,魃是旱神,凡见到他必赤地千里.也只有都城的大祭司能对付,我们只能放弃村落另觅他处。回到家,我极不情愿的收拾这东西,申已经在门口等我了。我和申大小在一起,那年冬天,本来就饥馑的很,又遭到山里野兽的袭击,我和她就都成了孤儿。我以为她会和我一样,立志要去找那些吃人的东西复仇…

那年冬天,本就是饥馑得很,山里的野兽在一个寂静的夜晚侵袭了我们。我和申在那个夜晚成了孤儿,当时的我们都还是襁褓中的婴儿,好在有村长,一手把我们拉扯大。村长为人和蔼,就像我们的爷爷一样。还有连先生也是村长爷爷救的,当初在育婴潭里发现奄奄一息的先生,起初所有人都反对带先生入村,因为组训说是外族人进村必生祸端,何况那育婴潭还是祭祀用的神潭,最后巫婆奶奶说此人日后会是我们的恩人这才救下先生。后来先生就请求教导我们一些生活技巧,免得再有饥荒。本来一切进展顺利,若不是这该死的旱魃,我们早就生活殷实了。

“申,等我强壮些,我就去把那些野兽都杀掉,让村里人都过上安稳日子...”我边收拾行李边嘟囔着。“先生有说过,旱魃,名曰黄帝女魃。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这么说来着旱魃还是咱老祖宗了,可为什么人们都避讳呢?还有就是它要是活到现在得多少岁啊!!!!能诛杀蚩尤的人物为甚会来咱这?”

“白菅,快点,都收拾好了,先生说晚了必生祸事!”申急切的看着我完全不把我的问题放在心上。

“申,咱们再去看看还有谁没收拾,先生说了这叫乐于助人。”

“白菅,还是...不要去了...”

我背着自己的百宝袋,拉着申就向门外跑去。说来也怪,这才几月份啊,刚祭过句芒神1,婶婶们也刚刚才举行过“咬春2”,今年的鞭春2还是我带的头,没有寒意不说还热的糟心。走着走着就看到周围的草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发黄,一瞬间我有种被猛兽盯上的那种恶寒。我分不清头上是冷汗还是因为天气异常,还是早点带着村人离开的好。

“白菅,看哪里,有个光头的老妇人!!!”顺着申手指着的地方,我看到一个坐在地上,身着青衣的老妇人。

“走去看看,这么热当天,也没人管,估计是空巢老人!走献爱心去!!!”这是先生教我们的,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感觉他知道的很多,现在有事连巫婆奶奶的和他商量。

奇怪的是,离老婆婆越近就越热,仿佛她就是一堆篝火,而我就像是晒蔫儿的韭菜一样瘫软在地上,在倒地的一刹那,我看到了老人的眼睛,紫色的,幽怨,愤怒,魅惑,孤独...

之后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带着妻儿,手执武器和一群野兽搏斗,时值冰天雪地,妻儿在我身后,我唯一的信念就是让他们活下去,渐渐的我累了,不记得被咬伤多少次,拿着矛的手也被野兽吞下了。也许我要死在这了,可是我好恨,恨的是凭什么人就要被野兽宰割,凭什么我祭祀的神灵此时不再庇护我,凭什么.死的人是我,而不是身后的两个累赘,我要活,我要活着,我红着眼,一步一步走向妻儿,用尽全身的力气踢向眼前的垃圾,我狰笑着,我不知道我身上的血是我的、妻儿的还是野兽的....

“菅儿,此时不醒,更待何时!!!”

突然眼前豁然明亮,我的妻儿,凶恶的野兽都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先生正用一直红笔点在我的额头。

白贱(菅)人申扑到我身上,眼中含着泪。

“我...怎么了?”刚才的景象那样真实,让我一时间不知所措。

“菅儿,你被旱魃勾起了人性最黑暗的一面,哎,时也命也,该有此劫,不怪你。”

先生将手中的笔交给我,示意让我贴身携带,继而转身对村长说道:“村长,菅儿,凶星已起,如若还在和你们在一起他日必成祸害!!!”

村里人立刻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我,生怕我此时就会扑上去撕咬他们一样,村长颤巍巍的说:“那,依先生之见,菅儿当如何...”

“要不,杀了吧!!!”先生若有所思的说道。

“死老头!!!你真狠!!!我不就是平时淘气了点嘛,我做什么了你要宰我,小爷我可是要成为英雄的人物,不就是一旱魃嘛,我这就去宰了他!@!!!!!”听到要杀我,指着先生鼻子就是一通臭骂。

“先生,不要,白贱人虽然嘴贱,但是很尊敬你,他把您教的都熟记于心,请您想想办法。”申立刻跪在先生面前。

“菅儿,不得无礼,等先生说完,先生不会无缘无故的取人性命的!!!”村长爷爷一边安抚我一边焦急的看着先生,生怕他真的会结果了我。

先生看着众人,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们知道旱魃是什么么??我给你们讲讲他的来历,之后菅儿的生死就交给你们定夺。”

第二章旱魃旧事(明天更新)

@@@@@@@@@@@@@@@@@@@@@@@@@@@@@@@

第一章总算赶上了,有些东西需要整理的,我都会一一注释。作为我最喜欢的志怪小

说,我肯定会让它很有趣。

句芒1:

《山海经海外东经》说:

“东方句芒,鸟身人面,乘两龙。”句芒之鸟身人面,说明居住在东方的大白皋部

族,原本是一个以鸟为图腾信仰的部族,而句芒神也许就是该部族的图腾神。春神句

芒是女性,抑或男性?没有材料可以说明。但神话中的大白皋部族,已经是个男权部

族社会了。还有材料说,句芒神的脸是四方形的。后世的句芒图,因受神话历史化和

男权社会的影响,除了头顶上还保留着一些被称为“芒”的毛发而外,几乎完全变成

了一个古代朝臣的形象。春神句芒,草木神、生命神,古书籍也有诸多记载

咬春2/鞭春2:燕京岁时记立春就有详尽的记载:“立春先一日,顺天府官员在东直门外一里春场迎春。立春日,礼部呈进春山宝座,顺天府呈进春牛图,礼毕回署,引春牛而击之,曰‘打春’。是日,富家多食春饼,妇女多买萝卜而食之,曰‘咬春`,谓可以却春困也。”迎春祭祀时,文武百官都要参加。以人扮句芒神,头戴面具,手牵土牛而行,叫土牛鞭春。

延伸阅读

亚克力游泳池加盟  http://www.onlinepokerseo.com/bk9g.shtml
苏州兴诚水族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亚克力的科研、设计、生产、销售、安装、维护为一体的企

席诺加盟  http://www.onlinepokerseo.com/yvyp.shtml
席诺布料总部始终贯彻“诚信为本,顾客”本公司经营品种之多(环保纸草布,草编墙纸,PP

龙威洋加盟  http://www.onlinepokerseo.com/n254.shtml
龙威洋工艺品是厦门龙威洋工艺品有限公司旗下产品,公司地处厦门市湖里区五通店里工业区,

家视界加盟  http://www.onlinepokerseo.com/aa76.shtml
家视界装饰装修是从事室内外装饰设计、施工、家居别墅装潢、以及各种建筑施工的企业。公司

ZT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onlinepokerseo.com/6syk.shtml
ZT汽车美容加盟品牌的问世,带来的不仅仅是一种全新的汽车服务,更是一种创业商机,作为

鑫缘饰品加盟  http://www.onlinepokerseo.com/nmyl.shtml
加盟信息:鑫缘饰品总部作为一家集生产、销售、批发服务于一体的性公司,始终秉持“诚信经

贝楒连锁酒店加盟  http://www.onlinepokerseo.com/swz2.shtml
贝楒连锁酒店加盟_公司简介贝楒连锁酒店是由山东盛威酒店管理公司管理的商务连锁酒店,酒

伊俪莎干洗加盟  http://www.onlinepokerseo.com/p9tn.shtml
重庆伊俪莎科技有限公司隶属于上海伊丽莎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从事电子技术开发、机械设

御美坊美容养生馆加盟  http://www.onlinepokerseo.com/seui.shtml
御美坊美容养生馆,是一家大型美容SPA养生连锁机构,采用良好产品服务和独到技法,结合

佰意加盟  http://www.onlinepokerseo.com/yacd.shtml
项目介绍:有30平米以上的店面,经销商满足进货额3万元,公司对其进行经营区域保护。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绝代风华之腹黑女宫主之玩转迪士尼

    舞台上的主角狮子王奔了过来,不断的舞弄身姿,到达萌萌面前的时候,狮子王中的演员压抑着自己的声音说:“Children,areyouafraidthatIeatyou?(小朋友,你怕不怕我吃了你!)”“嘤...”萌萌见到全场人的目光都望过来后,羞涩的藏在了张汉的怀里,怯生生的说道:“I’mnotafr

  • 煮蛇姑娘第十章

    小女孩耸搭着脑袋,眼睛盯着自己的自己的鞋子,好像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爪牙站在小女孩的面前,眼睛盯着她,面色阴沉地说:“小姑娘,你看我难道那么像坏人吗?”小女孩微微地点了点头,这是她单纯真实的想法,可是她突然又想到了什么,随即又用力摇了摇头。爪牙满脸黑线,这么明显的动作,怎么可能看不出小女孩内心的想

  • 温柔直男的日常生活之上了陌生男人的床

    热……身体一阵燥热传来,莫菲本能的睁开眼,却只看到无尽的黑暗!为什么身体会发热?难道人死后是这种感觉?难道不该是痛吗?她以为自己从高空坠落的那一刻,会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疼痛,但是,为什么体内会有股难掩的燥热,而且这燥热的感觉还在不断的继续?甚至越发明显?眼前的黑暗,让她感到害怕,她本能的伸出手,想要抓

  • 我的极品萌夫在线阅读竹马笑(1)

    第十章郭敏这一病,拖拖拉拉六七天没有出府,已近年关,将军府上上下下都很热闹,她平日不喜欢的那两个孩子,又恢复了每日一安,时日一久,她天天见着,心也宽了不少。其实说起外室小妾这样的事情,不足为奇。男人多半如此,想到母亲的机遇,以及玉贵妃对她说的那些话,她更是对此深信不疑。还是表哥说得对,这么一想,住在

  • 离婚前怀孕了第3章在线阅读

    没想到的是,碧云和碧月听完欧阳萌憷的话,被吓得花容失色,跪地求饶道:“姑娘饶命,千万不可妄言,主人会打死我们的!”婢女的反映使得欧阳萌憷的内心一惊,看来这个储府的内控制度够严的,自己一定也要多加小心,千万不要引火上身才好。欧阳萌憷来到储府已经有几天了,对这里的一切也已经熟悉了,原来储府主要经营药材,

  • 大明最强老夫子之剃头转运!剃头匠手艺:洗眼睛!(新书求收藏求一切)(9)

    江无邪为沈若曦披上围头布,确保头发不会有一根掉在她身上。准备工作完成,江无邪手里的剃头刀贴着沈若曦发际线。“剃头是一门老手艺,剃头之前,老手艺人会先对你头型做到心中有数,下刀才能一气呵成。”江无邪说着,明晃晃的剃头刀贴着沈若曦的头皮,往下刮去。“无邪大师真下得去手,换成我,可不敢。”“绝色佳人没有了

  • 大唐从天策上将到皇帝心中的怪物

    惊雷之后是阵雨。雨水很快将大榕树上的火熄灭了。密林外的古绯松了口气。范思觉一个人走出密林。花雏怎么了?她为什么没出来?花雏飞去宇宙了,住到了星星上。范思觉这么欺骗着古绯,这么欺骗着自己。他们拿着搭窝材料回到木工店。老木匠修好了白衣女子的木偶。二人又带着白衣女子的木偶去龙王庙,把木偶放在龙王像下面。龙

  • 水落红莲唯闻玉磬第8章在线阅读

    消失已久的系统回来了。说实话莺莺并不觉得惊喜,反而还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系统重现先给了莺莺一波惊吓,它用莺莺熟悉又恐慌的声音温柔道歉:【很遗憾给您带来不好的体验,BUG暂时无法修复,接下来由我,系统002号全程伴您完成任务。】听着耳畔传来的柔和低音,莺莺后背发麻捂住耳朵:“你怎么和钦容的声音一模一

  • 嫁给秦始皇的病娇爹 [参赛作品]第四章

    “提涅尔。”男人言简意赅。其他两人秒懂。这就是大哥准备跟二皇子提涅尔说的那样,不直接从夺冠热门里面选择,而是自己观察这些蓝海目标,然后选择比较合适的对象进行投注。对啊。既然决定要来玩,那就好好玩一下嘛。要不然随便选一个,再随便提交上去,来玩的意义何在?这么想着,陆柴皱着眉,也是下了决定,“那我也跟着

  • 我在洪荒当天魔第8章在线阅读

    半个小时后,林非和路嘉回到法医检验中心,却发现方亚静早已等在尸体解剖室门口。“我叫方亚静,刚来刑侦支队,今天金鸿街的案子由我负责。”方亚静笑着把手伸过去和路嘉握了握,“我来学习一下尸检,你们不介意吧。”“不介意,欢迎欢迎。”路嘉连声说,顺手刷卡打开解剖室的门,做了个请进的手势。趁着准备工具器械的机会